1_修道程序_3_第十五章 文化與世道之利害關係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_修道程序_3_第十五章 文化與世道之利害關係


第十五章 文化與世道之利害關係

  

  文化之利害,關于世道之盛衰,國家之興廢,社會之潮流風俗之美惡,人心之良否,道德之存亡,莫有不關於文化之良否優劣,而左右之也,觀夫陳琳之一檄,操賊立愈頭風,此文章之警剔人之深矣。

  

  子房一篇散楚歌,八千兵散走奔波,此文章可以喚起情思者明矣觀數句童謠終為滅楚之功(隔壁搖鈴,只聞其聲,不見其形,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此歌謠足可動人情性者又明矣。

  

  如諸葛武侯,只費一篇言詞,便把王公大臣之王朗,罵死於馬下,只用片紙之書,一則氣死大都督周公瑾,一則辱死大元戒曹子丹,可見文化善能衝激人之無明,使其怒火中燒,可比勾魂奪魄之追魂咒耳,關睢之詠,使世世得見周文紀綱之正,王化之盛,又可知矣,雞鳴之詩,足見賢妃知禮,關懷於國家正事而不貪於私情逸欲,此詩一出風化全國婦女,化行俗美,所以大周之興盛,冠絕於萬古者,有自來矣。

  

  衛鳳鄭聲,詩樂淫亂,故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此非文化之荼毒歟。其他一言一語可以安邦定國,一詩一詞,可以旋乾轉坤者非無其人也。

  

  夫文化之警惕人心,激發情性,有如此深甚之利害,故吾人須知上天授我以真智,倉頡夫子教我以文字,五教聖人傳我以經書,周公約我以禮樂者其趣旨何在耶,蓋因天何言哉地何言,非假我人之明智,言語文字,詩詞歌賦文章言論等之文化用來化世利民代天宣化,覺頑化迷,上代 皇天,敦化乾坤,下助聖王湊理國政,維持世道,風範人心調和風氣,挽回天心,假使人人知道吾人日夜孜孜寒窗刺股,以求學問,卻是為何須知孟夫子所說「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耳」所謂放心者,乃言吾人之本心,由天所賦即吾們之本性,萬靈之命根,智能之源泉,一落後天,為氣稟所拘,物慾所蔽,昏迷暗昧。歧路亡羊,莫知所之,遂至迷真逐妄,不知天命之所在,使命為何物,堯曰不督命無以為君子也,雖讀聖賢之書,往往違背天命侮慢聖言,徒待筆鋒銳利,擅竊神聖典章,玩弄文墨,筆花果能吐焰,妄揮恬管孤毛勝似金鎗,信口雌黃,舌吐紅蓮,那管事之邪正曲真,任意言論,筆逞剛刀,焉知人之是非生死。

  

  因此使弱小者,蒙污被垢,含冤莫訴,負屈莫伸,因此使強梁者含血噴天,惡毒不止,唇氣莫過,因此社會昏暗污濁,善者無以為保壘,惡者無以為警懼。

  

  因此人心趨下反常,無道德可以依皈,無正軌可以遵循,末世風行,全面草偃,道德廢盡,綱常盡衰,冠履倒置,倫理反常,真心退避三舍,上帝忍淚讓權,人與人爭,國與國鬥,鬼與妖亂,魔與魔殺。天下凶凶,莫知所以人心不古,浩劫由來悉基於此也歟。

  

  此作俑者,其誰之過歟,誰可謂文化操券之文人而讀者之士子,亦難辭其咎耳,蓋因讀書者流,何以心志污下,若非專門著作淫詞艷語,描盡風情穢褻之小說者,就說無有趣味,天以貞之理為命,人物得之則為智之生。

  

  不足悅目騁懷,不肯寓目。若非博載攻人之短,謗人之非之雜誌者,他就視為無有魂膽,不足以快意舒情,不堪供讀,偶有賢書正傳詞嚴之書者,他則目為乾燥無味,不肯寓目而作者,只知逢迎顧客之歡心而不思波及社會人心之影響何如,誣民惑世,傷風敗俗,罪何可逭,自己喪失良心,損傷陰德,獨不知自哀也哉,噫!世風之頹敗人心之反常,此致禍之遠因不待喋喋為也,凡有涉獵於文教之文人士子皆難辭其責也,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

  

  吾人須知上天,命我們下東林者為的是來益世利民的,不是要來毒世誣民的,又命聖人傳我經書,仙佛留下,經典須知不是為吾們苟圖衣食爭名奪利而設也,非為破壞世道荼毒萬姓而傳也,勿以經書為求利祿之津梁,勿以佛典為圖口腹之牌照,莫以雄談闊論為亂世害民之兇鋒,莫以淫文艷語以戕世道人心之利刃,只要一言一語,可以匡扶世道人心。一字一句適足興邦利國,這才可以稱為「顧天之明命,克明峻德」之人也。

  

  古哲云「天賢一人以誨眾人之愚,而世反為所長,以形人之短」是吾憂也,顧我職掌文化之文人學士,善體天心,體上天好生之德聖賢仁愛之心,仙佛慈悲之念當為不辱,慈命之孝子,勿作侮慢文教之罪人,斯可也已。

  

  蓋聖經賢傳佛典道書,經中深藏玄奧,言下隱秘真傳在在妙諦,處處天機,自大道隱晦以來千餘年矣,其間博學之人高明之士,雖不可以車載斗量,但是不論任何明哲過人,學貫古今,亦只是空誦虛文只採皮毛而已,望梅雖能止渴,隔靴何能搔癢,真理妙義,極其隱微,誰能洞悉箇中之奧妙耶。

  

  際此人心反常,綱常大變,道德淪亡世道寢衰至此極矣,物極則反,末而還初,週而復始,天運循環,理固然也,今也三期末會浩劫將臨,真道降世,真理顯現,正法重光上天慈悲洩盡千古秘傳,三千年來聖經佛典之奧秘今日才得直探本源大闡真道遍傳天下,普渡三曹,分判玉石,辨別善惡,人心轉機,真儒復興,萬民沐德,五教歸宗,萬教平收在此時也。

  

  儒門士子各教門徒幸逢千載一遇之機緣,須知天命之轉移切勿固執門戶之成見,悔悟從來之謬見,速求真道,深究真詮,代天行道發揚文化,大闡宗風,化愚為賢,化惡為善,化眾生為新民,化娑婆為極樂,此乃儒門士子各教門徒操文化之機權者,建不世之奇功之時也,時乎,時乎,良機勿失,日月易逝,歲不我與,枕倫紙以待旦,抱管城以從我,庶乎使於東林不辱母命,方可謂之克肖令子也歟。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