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修道程序_2_第六章 無我無心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_修道程序_2_第六章 無我無心


第六章 無我無心

  

1.「我」「心」之意義

  我字起筆就是一畫,此畫就是人類有生之初,得天賦畀之本性,便是真我之表現也。若失了此一畫,便成「找」字,就不成真我,而變成假我了,真我既流亡,自不得不找了。

  「心」字,原是一直心,被後天之七情六慾所牽引,漸漸歪斜,遂變為勾心「心」了。只因正心,被物慾所迷,被情愛所溺遂失了本心之正鵠,便生出本心中所無的貪妄心、虛假心、巧詐心、毒惡心;種種不應有之偏心「、」出來了。此乃直心以外之另加一個的不正常之假心,這乃是不應有而有的心,故謂之多心,故心字就是直心變鉤,右邊加一點,「心」此即所謂人心、血心也。聖人製字,真是巧妙之極。

  佛經教人修道,必要「無我」、「無心」,纔能成道,若然則此我是為無用之物了。何以此處又說真我流亡,須要搜找,寧無矛盾耶,聖經立言,聖人製字,絕無有矛盾,似乎矛盾之中,恰是真理之所在,這才是佛學之真價哩!

  蓋因「我」有真我假我,真我無形,假我有相,此「我」字,左一「才」右一「戈」兩戈相向,非相戕而何。

  

2.何謂「真我」「真心」

  真心即真我,真我即真心也。真我無形,乃上天賦畀之真性,無有形象之可觀,無有聲臭之可聞,為造化之根源,為身中之主宰,即人之元神,具有五眼六通,備足萬能萬善,雖云無思無慮,而無不思不慮,雖謂無識無知,而無不識不知,人不能知,而我獨知,人不能見,而我獨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是為獨知之地,故中庸云:「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此即所謂無形之真我也。真我無形,真我無相。太上云:「內凝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真我既無形相,既無聲臭,視之不得見,聽之不得聞,空無一物,那有容戈之地,雖是「我」字有兩戈,他亦無所用其技倆矣!

  

3.何謂假我假心

  假心,即假我也。由太極之化工,四大假合之假體假心也。有形有相,有聲有色,為本性之旅舍,為元神之工具,即入之識神,佛曰人心假體是也。內蘊八魔,外結六賊,具有勾心鬥角,孤媚技倆,備足奸姣偽詐,十惡八邪,雖云有識有慮,實是無識無慮,雖云有知有見,卻是假知妄見,自謂聰明,實是惘懂,自謂無所不知,實是一無所知,是為無明之地。老子所謂「不知知病」,此即所謂有形之假我也。假我既有形式之可見,有聲臭之可聞,即有客戈之地了,「我」之兩戈,適足以用武矣。

  

4.無我

  上述「我」有真我假我,真我即大我,假我即小我也。佛教所謂無我者,是要無其有形之小我的觀念,而培植無形之大我之謂也。因為世人迷真逐妄,認真作真,只知有假我,而不知有真我。故認假體為最貴,識心為至尊,日日縈縈而亂思,夜夜渾渾而惑夢,為功名,為貨利,求虛榮,求福壽,造罪招愆,毀躬敗德,莫非皆為此假我而絞心血也。殊不知費盡精神,耗盡心力,損根害本,拔本塞源,未有枝葉能茂盛者,所以呂祖觀世人只為這個假我,日夜奔忙,勞勞碌碌,以致自戕生命,故曰:「生人尋死路」。

  由此可知這個假我,就是罪孽之淵藪,萬惡的怨府,損根害本的戈矛,輪迴種子的苗圃,故欲免生生死死,脫輪迴,登極樂,成仙成佛成賢者,必須無此假我,故曰無我。

  

5.無心

  心有真心假心,真心者,上天賦畀之佛性,即天理良心,乃人之元神也。假心者,即二五相交,三五凝結,妙合而凝之有形有象之肉團心,乃人之識神也。佛經所說無心者,乃無其假心,識神所生發之智識(外識、聰明)觀念,而培養真心之性元,常保光明,使其清靜之謂也。蓋因世人只認識神為元神,以血心為真心,不知別有無形之真良心,為人身主宰之元神在焉。故對識心奉若神明,對於真本心,視若陌路人矣!一在假心執牛耳,掌大權,胡思亂想,妄作妄為,意似溜韁龍馬,一霎時遍走六合,心如脫鎖猴猻,一觔斗十萬八千,雲馳電閃,一瞬千里,思名思利,市恩逞勢,貪功名,慕軒冕,逆天理,背人情,趨炎附勢,忘恩悖義,爭長競短,較雌論雄,人情勢態,倏忽萬端,此皆為此假我而害真我也。

  於此可見這個假心,就是生發妄念之淵源,招愆之館舍,造罪之型床,追魂之律令,喪名敗德之罪府,敲膏?之斧斤,故曰:萬惡惟心造,欲免流浪生死,要脫閻羅鬼關,超昇天堂,登彼極樂,位證蓮臺,證果仙真者,必須無此假心,故曰無心。

  

  正陽帝君

  可嘆蒼生錯認心,常將血肉當黃庭;

  三途墜落無春夏,丸界昇遷少信音。

  便向仙街了罪籍,遂從道路脫寒陰;

  吉凶兩岸無差錯,善士高昇惡士沉。

  

  重陽帝君

  道心惟微人心危,幾筒清清幾箇知;

  至善中間為洞府,玄關裏面是瑤池。

  猿猴緊鎖休遷走,意馬牢拴莫教馳;

  允執厥中涵養足,金光一道透須彌。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