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_律航法師文記—戒殺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61_律航法師文記—戒殺


律航法師文記 - 戒殺

  

律航法師著述

 

戒殺護生論

  

戒殺為救災之本

  

 

戒殺護生論

 

一、作論的動機和體裁

 

我自受了五戒以後,對於殺戒,特別注意。因此見有關於戒殺放生的經論文字,便喜閱讀或抄寫,所以食肉一事由心理漸漸影響到生理,先是對於肉食,不似一往有滋味,後來由不願意吃而漸漸厭惡。所以先吃花齋,後來絕對吃素。早想把此中道理,做一篇論文,公佈社會,今見《覺生月刊》通告二十四期出一次「戒殺護生」專刊,徵求這一類的文字,於是靈機一動,略加構思,方知大大不易。因為關於戒殺放生一類文字,都被佛祖大德們說盡了。舉其最著者,如來所說《華嚴》、《楞伽》諸經;祖師們如蓮池大師著的〈戒殺放生文〉、印光大師作的〈南潯極樂寺修放生池疏〉等,真是七寶牟尼在前,碔趺燕石,安敢獻醜?又經過一番考慮,倣照李圓淨居士《佛法導論》內〈世法篇〉殺生一段,由業因感果招致輪迴,乃至說到十惡十善,雖未明引經論,而道理卻與經論完全暗合,人們看看十分醒目動心。但恐我這支拙筆,不能如李居士的大作(《佛法導論》臺中瑞成書局重版一閱便知)婉轉曉暢呀!

 

二、人和其他動物的關係

 

人類和禽獸一切動物,形狀雖然不同,而本性則一致。試看水中魚蝦,地上爬蟲,大至金鵬象王,小至螞蟻蚊蠅,雖有種種差別,然而貪生怕死的心,以及繁殖自己種類的心,無一不與人類相同。這「個個本具」的心,就是不生不滅的佛性。人類與其他動物既同具不生滅的佛性,則身體變壞時,其靈性各自隨著業感而輪迴受生,上昇天人,下墮畜生,自己都不能作主!不惟不能作主,且因習性的欲樂或繫戀的關係,往往不離當地,便即轉生。古語說:「三界輪迴苦,孫兒娶祖母;豬羊席上坐,六親鍋肉煮。」人們果明此理,則對於其他動物的肉,不惟不敢吃,也就不忍吃了!

 

三、吃素的面面觀

 

中外人士,吃素的很多,其觀念不甚盡同,我往年曾和素食大家李石曾先生(早年在法國創辦豆腐公司組織素食總會,現在歐美遍設素食分會支會)談及吃素的事,他問我吃純素幾年了?我答四年。我問他吃素幾年了?他說四十年。我很慚愧的表示,真是「小巫見大巫」了,順便請教吃素的道理。他說外國人吃素的很多,有吃科學的素、有吃宗教的素、有吃哲學的素。何謂科學素?是分析動物被殺時,因驚怕惱恨的關係,肉內都有毒質,常吃一定受毒,為各種瘡病之源。何謂宗教素?是完全基於慈悲因果的關係。何謂哲學素?凡動物肉內所含的養份,植物上都有的,所以與其在動物身上取養份,不如直接由植物身上取得,也免了多繞圈子,不潔淨。他是自命吃哲學素的,所以講的特別詳細。總而言之,無論科學家、哲學家、宗教家,對於吃素的觀念雖然不同,而不殺生命,則為共同的觀念。人類雖千差萬別,但是誰能逃出科學、哲學、宗教的範圍之外,為甚麼因貪口腹而殺生害命呢?蓮池大師所謂:「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者也。」

 

四、殺生和放生的因果報應

 

殺生得惡報,放生得善報,經論上所載的,和古今傳聞的,真是指不勝屈。暫不談善惡果報,先體會被殺被放時的心理,便知懷恨和感恩之大。本身雖未被殺過,但偶然身上位一小口,就覺疼的了不得。試想豬羊雞鴨被宰殺,魚龜蝦蟹被烹煎,若設身易地一想,則此仇恨千載難消。古詩上說的:「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真是實語呀!我回想前年因僧難被押在拘留所,僅僅失去自由,一聞釋放,喜不可言。試想動物被捉囚繫,將臨宰割,他的恐懼和掙扎的心情,萬一被放,或海闊天空,或消遙自在,那感恩圖報的心,也難用言語形容了!

 

五、護國息災必先自戒殺護生做起

 

年幼時讀《孟子》,至「天下一治一亂久矣」。便懷疑天下為甚麼循環式的治了又亂,亂了又治呢?老師們也講不出所以然來。後來看佛經,明白了眾生同具佛性,又知道了三世因果,六道輪迴,才恍然大悟:天下太平,人豐物阜,便縱口腹,暴殄天物,殺生日多,怨氣沖天,暴厲蓄積,發為災疫,掀動刀兵,於是天災人禍,相繼而來,豈不大亂?待到冤怨相報,人心悔禍,復現清明。這仍就同業共感而言。試約地方言,那處都會殺生最多—南京、上海—即那處兵災最多最慘,個人別業更歷歷不爽了。今日世界將到最嚴重的末日,戰地之廣,兵器之烈,恐非第二次世界大戰所能比擬。吾人若欲護國息災,非念佛不能消過去的宿孽;非戒殺不能絕未來的新殃。唉!天地之大德曰生;人類之大惡曰殺。古詩上說:「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又說:「欲免世上刀兵劫,除非眾生不食肉。」真慨乎言之!人們生在天地間,如少體好生之德,即不忍食其肉,若恣意口腹而祈禱和平,何異南轅北轍呢?

 

六、糾正世俗對於吃素戒殺的誤解

 

常聽到朋友們說:「吃素也好,但恐營養不夠。」不知肉食只能增加肥胖,與身體強弱並無關係。試看鄉下人和城中人比較,誰強誰弱?便知營養不在肉食了。又說:「若一概戒殺,恐怕豬羊雞鴨,杜塞了道路,魚鱉蝦蟹,充滿了江海。」真是無稽之談,不值一辯。總之,人們好吃肉的原因,自上古茹毛飲血以來,已成習慣,其後來雖產五穀菜蔬,百姓日用而不知其非。聖賢為隨順人情,以禮限制。所謂:「天子無故不殺牛;諸侯無故不殺羊;大夫士庶無故不殺犬豕」又:「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君子所以遠庖廚。」對於一切動物,何等惻隱懇切,但不如佛教大慈大悲的徹底普遍。自古「取法乎上,僅得乎中。」所以應當絕對吃素戒殺。

 

七、吃素確能卻病延年

 

人們誰不想長壽,卻要其他動物先喪生命;誰不願卻病,反要其他動物先受慘報。既於理不合,即於心不安。所以肉食求卻病延年的人,反而孱弱促壽,富貴人家,比比皆然。我往年多病,尤患眼疾,年年必患,自五十歲信佛以後,發願絕對吃素,現已十年,眼疾永不復患,身體亦漸強壯。此是實在經驗,決不敢妄語,致墮地獄。

 

八、練習吃素的次第和方法

 

常聽到朋友們說:「我知道吃素好,也願意吃素,但肉食吃慣了,沒有肉吃不下飯去。」我告訴他這是業力和習慣的關係,並不是一定不能改變,其方法甚多:

 

(一)吃十齋,或六齋。先吃三淨肉,家內不殺生,漸漸再吃全齋。

 

(二)常閱讀《楞伽經》〈遮食肉品〉、蓮池大師的〈戒殺放生文〉、印光大師的〈南潯極樂寺放生池疏〉,及有關戒殺護生一切文字。由心理上轉變生理,自然不願吃肉而厭惡吃肉。

 

(三)自己或親屬,代為在佛前懺愧宿業,懇求佛力加被,積誠日久,感應道交,自然業消智朗,障盡福崇,永不再願食肉。

 

九、勸人喫素戒殺功德最大

 

弘揚佛教的方法,固然很多,但於人們身心最密切的,莫過於飲食。若能勸一個人不食肉,假定平均一日可救一條性命,無量無邊,不可計算。社會吃肉的人日少,則屠業一定不景氣,自然不戒殺而無殺,不放生而自放。誠如印光大師所云:「能如是,則雨暘時若,穀麥豐登,人民安樂,天下太平矣。」

 

十、戒殺護生當回向法界求生極樂

 

戒殺護生,當然因果分明。《書經》上說:「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經》上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與佛所說的三世因果,六道輪迴,正相符合。但實行護生的人,應該回向一切眾生,同生極樂,不可希求人天福報,仍在輪迴!茲恭錄蓮池大師著的〈戒殺祝願〉,和〈放生祝願〉,普告同胞,聊報佛恩。

 

(一)戒殺祝願

 

若能一月不殺,至月盡夜,或次月朔,且對佛像前至心禮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我遵先佛明誨,今行不殺,已及一月,以此功德,願我罪障消除,冤愆釋解。所修善根,日益增長。命終之際,身心安穩,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極樂國。七寶池內,蓮華之中,花開見佛,得無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曠劫所殺冤命,以及十方被殺眾生,悉得度脫,成無上道。願佛慈悲,哀憐攝受。發願已,念佛或百聲千聲萬聲,隨意多少。

 

(二)放生祝願

 

放生已,至佛像前至心禮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我遵先佛明誨,今行放生已得若干善業,以此功德,願我罪業消除,冤愆釋解。所修善根,日益增長。命終之際,身心安穩,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極樂國。七寶池內,蓮華之中,華開見佛,得無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所放一切生命,以及十方無盡有情,盡得度脫,成無上道。願佛慈悲,哀憐攝受。發願已,念佛或百聲千聲萬聲,隨意多少。

 

戒殺為救災之本

 

——八月廿九日講於臺中慈善寺地藏菩薩法會——

 

諸位法師、諸位居士:今天是本寺地藏法會的第三天,我在這個開示的時間,提供一個意見,作諸位參考。

 

近兩個月以來,颱風、水災、地震一連串的發生,全臺灣所受的災害為六十年來所罕有。據官方專就水災統計,人民之死亡與失蹤和建築物倒塌,農作物及財產之損失,其數字至為驚人。至颱風地震,幾無法估計。當此全國正努力求恢復社會秩序,賑濟災民,處理善後,人們從驚惶恐怖中清醒過來,災民在清理廢墟,重建家園的時候,劫後話災情,無不痛哭流涕,喟然太息!檢討這種天災大劫之原因,有人謂:「天胡不仁」,降斯浩劫,無法抵抗。有人謂:「政治、教育、社會種種過失,致使災情慘重。政治、教育、社會應負其責。」以上兩說純為怨天尤人,都不是問題的中心。

 

就佛教理論的觀點而言,此種災禍,純為「共業所招感」。既非天命,亦非人事,簡言之,亦即共作共受。所謂「共業」者,乃貪、瞋、癡為種子,殺、盜、婬為現行的三惡業。在三者之中,盜業非人人所共犯,婬業亦非人人所共犯,唯有殺業實為人人所共犯。諸位亦許認為這話太過火,你說「殺」為共業,我是吃素的,殺業與我何干?不錯!你現在是茹素的,但你未學佛以前,未必吃素,即令今生沒有吃過肉,前生是否吃素,又是問題。我們吃齋念佛的人尚且如此,其他社會一般人更不用說了。所以說共業中,殺業為最大,並非誇大其詞。

 

臺灣地區,在殺生上尤為造惡,這話怎麼說呢?臺灣在日本統治下五十年之久,政治嚴酷,奴役臺胞視同牛馬。但為籠絡人心,特別提倡「拜拜」藉以緩和臺胞反抗嚴酷統治之情緒。由是鼓勵臺胞每年分地區舉行拜拜,日本人既可安頓民心,又可得一筆稅收,臺灣同胞由此養成殺生「拜拜」的惡習。但我們要知道被殺之生物,如豬、牛、羊、雞鴨、魚蝦,無論大小都有靈性,其貪生怕死,求食愛子,與人無異。被殺的動物,本身無力抗拒,亦無處申訴,然怨氣所結,愈久愈深。古詩上說:「千百年來碗裡羹,怨深如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乖戾之氣充塞,則感天災之報。所以每過若干年即爆發一次地震、颱風、水旱災,殺機不滅,則刀兵劫亦難倖免。我們要知道天災人禍之所由來,實「共業所感」,而共業中尤以殺業為重。故為挽救天災,拔根塞源之法,特別在「戒殺」。政府有見及此,已採禁屠措施。但人民有好肉食之積習,雖法令規定禁屠,然私宰決不可免,所以唯一良方,即在人民革除肉食之惡習。假令人人都不食肉,則屠戶及漁獵等人無利可圖,自然改業了。究竟如何可以達到人人不食肉之目的呢?第一方法固須政府大員以身作則,極力提倡,風行則草偃,上行則下效,絕非一紙命令所能奏效的。同時,佛教徒必須聯合起來,由政府聘請法師到社會各處及各級學校,廣說殺業之害和食肉之不當,使人人皆明白此理,力改舊習。並講述儒家民胞物與之偉大精神,再以佛教六道輪迴之理,因果報應之事,切實證明,則收效一定很大。縱不能做到完全戒殺,亦可少造殺業。我們須知各種動物形體雖殊,而靈性無二,今生墮入畜生道,原為過去世所造殺業感招之果。如果我們今天造諸殺業,復入畜生道,輾轉相殺,無有了期。此理雖然幽微,然在佛眼觀之,真實不虛。古時有一位證果的阿羅漢,到一處結婚人家去托缽,作一偈云:「三界輪迴苦,孫兒娶祖母;豬羊席上坐,六親鍋裡煮。」如果明了生佛一體,及六道輪迴、三世因果的大道理,自然就「不可殺,不忍殺,不敢殺」了。怎麼說「不可殺」呢?因為人與其他動物,形體雖異,而靈性則同,平等殺害,法既不容,情亦乖舛。怎麼說「不忍殺」呢?若六親們未了脫生死,則畜道中自不免有自己的六親眷屬在內,若殺而食之,豈不自食父母眷屬的肉嗎?怎麼說「不敢殺」呢?佛菩薩為度眾生故,常在六道中隨類出現,殺生自不免殺佛菩薩。經上說:「出佛身血,墮五無間地獄。」上來所說,非危言聳聽,不可以肉眼一見而等閒視之。

 

社會上一般人說:我吃肉已成習慣,每日非肉佐餮不飽。若以此為理由則造殺業,遭慘報為貪口腹,太不值得。一切嗜好,既由漸而成,亦可由漸而斷。或有人問:如果我們大家不食肉,操殺生職業者,豈不是失業嗎?我說:以殺生為職業者,究竟不多,社會百般技藝均可謀生。如果有人說既不殺生,就不養畜生,老百姓和國家豈不少一筆收入嗎?我說:屠宰稅之收入,總不及災難之損失和救災之支出為大,豈可只顧目前而不計後患耶?

 

肉食殺生為社會之積習,若說根本戒殺談何容易,但我們祇要配合政治、教育、宗教各方面的力量,共同提倡,竭力去行,若人人能去殺勝殘,自可感格天心,頤養泰和,國界安寧,兵革消除,風調雨順,人民安樂,當然不祈而至。我們既深知天災人禍之源,即在我人共業所招感,如是因,如是果,真實不虛,務祈悲心人士,廣為宣說戒殺之真義。普望父母教子弟,賢者導愚蒙,此為護國息災之根本辦法,功德自不可稱量。《佛說因果報應經》云:「世間欲免刀兵劫,除非眾生不食肉。」由此可知災患之興因於殺生,刀兵之作由於食肉。今人食肉之心變本加厲,屠殺之器愈出愈奇,故所感之果,亦越演越慘。是故連遭颱風、大水、地震種種果報。聯想刀兵瘟疫之無已,豈可下警醒覺悟嗎?切盼今天現前諸善友,及閱斯文之讀者,向廣大社會群眾大聲疾呼:以萬物同體之說提倡素食;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心量護生。仰上天好生之德,愍眾生惡死之念,從事救世救生工作。斯乃護國救災密旨,決非老僧常談,諸位善思量之。(蕭楚英居士記)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