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_關聖帝君戒淫經 - 註解 - 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53_關聖帝君戒淫經 - 註解 - 1


關聖帝君戒淫經 - 註解

  

  

 

自序

 

社會潮流日趨變態,尤以淫風為盛,因社交公開,家庭之中,男士每喜拈花惹草,自命風流;婦女紅杏外遇,自詡高尚。青年男女受洋風所染,好讀色情書刊而心搖,喜觀歡愛影劇而神飛,情難自禁,越軌頻傳,一旦難以結合,則悲劇屢生,不幸也哉!神聖人倫,淪為獸慾;又多不肖,凌辱婦女,奸淫無辜,其罪不赦,地獄色鬼最多,犯者豈可不猛省回頭乎!

 

再觀通街鬧市,各種色情行業林立,有明目經營,有暗地銷魂者,雖官方嚴禁,而業者魔高,利慾薰心,不惜以身試法,好色之徒,又趨之若騖,流連忘返,不惜花錢傷身。不幸者染毒遺患,子孫受累,因而琴瑟失和,家庭破裂者多矣。新聞不斷,醜事連篇,妨害風化案件,琳琅滿目,甚且釀成命案,或因畸戀而遭殺身之禍,淫慾害人甚於洪水猛獸,由此可見一斑。古云:「萬惡淫為首,死路不可走」,豈可不信乎!

 

關聖帝君戒淫經(註解)

 

帝君曰。

 

帝君說。

 

淫為萬惡之首。

 

嫖娼宿妓為淫,姦通別家婦女亦為淫。萬惡,指萬般惡事。首字,作第一件看。言世間惡事雖有萬般,總以淫人妻女,壞人名節,為第一件大惡。

 

孝乃百行之先。

 

善事父母曰孝。孝,順德也,即是侍親順親,事事順承得其歡心之謂。百行,指行百般善事。先,是宜先做此。言人生在世,總要先行孝順以報父母劬勞,其餘應做的百般善事,都可放在孝字後頭做。孔子孝經稱五刑之屬三千,罪莫大於不孝,一見能孝則功德極大,不孝則罪惡極大。論語學而第一篇,即言孝悌為人之根本。仙佛垂訓,第一條即是敦孝悌以重人倫,皆是千經萬典孝悌為先之明證。

 

淫人者。殺其三世。

 

凡妻女被人姦淫,是人間第一醜事。三世,指三輩人。淫人者,上則害其先人含羞於地府,中則害其父兄丈夫無面見人,下則害其兒女出頭無路。此等壞人名節,使人祖父子孫宗族,一齊受辱蒙恥,其罪大惡極,實較殺人之罪為甚。

 

一經敗露。醜態遍傳。

 

敗露,是通姦之事被人訪查出來也。醜態,不好之聲名也。遍傳者,有者報紙一登,各鄉各地有人傳此事,各縣市有人傳此事也。

 

父不以為女。夫不以為妻。子不以為母。

 

凡婦女犯淫,其父其夫其子,業已含羞蒙恥,無面見人,惟恐遮蔽不及,誰肯前來認女認妻認母呢?

 

甚至刀懸頸項。男女並亡。

 

凡淫人妻女,被人知覺,常演成兇殺案件,有者奸夫淫婦為此喪命。

 

拋尸露骨。辱及宗親。

 

兇案發生,人命既亡,必請官府來相驗,豈有不拋尸露骨之理?他人問是何族的人犯姦被殺?其宗族親戚亦無面目見人。

 

問誰家之女流。全無教誨。問誰氏之男子。竟類馬牛。

 

無教誨,是無家庭教育。類馬牛,是同於牛馬畜牲,不知禮義,不知羞恥。他人問是誰家之女,誰氏之男?一家一族,莫不含羞。

 

一或贈芍采蘭。兩情更密。

 

或摘芍藥花,或采蘭草花,暗地贈送情人,事甚周密,不令人知。

 

致使藥毒親夫。問成勦罪。

 

凡淫婦欲與姦夫長久相好,勢必暗買毒藥毒死親夫,一經罪證告發,官府必照例嚴辦,處以極刑,以懲淫亂之罪。

 

極刑定讞。魂散魄消。

 

殺人償命,淫罪不赦,法官審判,定讞死罪,一經判決,宣佈死刑,至此時候,無不魂飛魄散,難於超生。

 

父子悲號。母女抱痛。萬人笑罵。悔何及焉。

 

父母來到法場,見其兒女死於嚴刑,亦惟有悲痛號哭而已。還有千萬人或笑或罵,都說謀夫的淫婦姦夫,該當如此,雖有悔心,已無及矣。

 

而好淫者恬不知恥。

 

恬,安也。恥,愧恥也。言好淫的人,反以為安穩無事而不知愧恥。

 

本名教中人。甘為敗常亂俗。

 

讀書明理的人,乃名教中人。常,即仁義禮智信之五常。俗,是風俗。言讀書明理的人,也有知法犯法,姦淫別家婦女,甘願去做傷風敗俗的事。

 

或兄佔弟媳。弟姦兄嫂。

 

弟的婦人為弟媳,兄的妻子為兄嫂。強取曰佔,私淫曰姦。若為兄強取弟媳,為弟私淫兄妻,此等弟兄,真是名教中罪人。

 

或叔因姪婦而起貪心。姪以嬸娘而成苟合。

 

或亂倫,或無禮之配合,皆為苟合。或叔見姪媳貌美,心起邪念而去姦淫。或姪見叔娘貌美,設法去成苟合,皆是衣冠中禽獸。

 

兩下歡娛。只顧眼前快活。

 

歡,是喜。娛,是樂。快活,是安逸。言男女以得通姦淫,兩人歡樂,然只知有眼前的安逸,全不顧後來的破敗。

 

半生潦倒。那知身後傾頹。

 

半生,半世也。潦倒,事機不順也。傾,敗也。頹,墮也。言好淫的人,常至身敗名裂,生前半世既不順遂,及至身後,子孫亦必家敗人亡。

 

不是斷絕香煙。便是流為乞丐。

 

子孫為老人的香爐腳,絕了子孫,即是斷了香煙。化糧乞食為乞丐。好淫者即有後人,亦必流為乞丐。

 

不是妻女酬償。便是子孫落魄。

 

酬償,還債也。言好淫的人,自己妻女,必定替他還淫賬,甘受別人姦淫也。落魄,即時衰運退,事事破敗,而落魂喪膽之謂也。

 

孤墳野鬼。孰化紙錢。

 

人死曰鬼,封土為墳。好淫之人既死在他鄉 ,埋在荒山,成了孤墳野鬼,那個人來與他燒錢挂紙?

 

浪子輕狂。孰施菜飯。

 

言輕狂子弟,浪蕩好淫,必多絕後,生辰年節,那個來與他獻菜飯?

 

言念及此。能不悲哉。

 

言,說也。念,想也。帝君說到此處,想到此處,亦十分替人悲傷。

 

更有作苦田家。身成佻達。

 

田家,是耕農的人戶。佻達,是輕薄不耐勞苦的意思。言士子而外,莊塚人戶子弟,亦養成輕浮的習氣,不肯勞身下苦。

 

不思孝親敬長。反來鑽穴踰牆。

 

不思,不想也。親,父母也。長,是長輩。穴,孔也。鑽穴,是將牆壁鑽穿,成大眼小孔,偷看鄰家婦女。踰,越也。甚有翻越過牆,淫人婦女者。言輕薄子弟,不講孝悌二字,反去做些姦盜邪淫的事。

 

南畝東郊。變為枯槁。

 

南畝,是南邊田。東郊,是東邊地。變,改變也。枯槁,禾苗不長而死的意思。言處處禾苗,因無人鏟草施肥,先茂盛者,後亦變成乾枯而死也。

 

秦樓楚館。莫問春秋。

 

秦樓,是秦國的樓臺。楚館,是楚國的館舍,均是住藏娼妓之地。言農家子弟迷於花街柳巷,久而忘返,不知有春有秋也。

 

賣祖業而債償風流。父母之供給盡廢。

 

廢,罷休也。供給,即供養父母的養膳穀米也。債,賬也。風流債,即因相交娼妓花費銀錢,借來的賬債也。欠債既多,只得將祖業賣盡,遂致父母的養膳穀米一齊罷休。

 

當嫁奩而醉飽朝夕。兒女之煙火久虛。

 

當,抵押銀錢也。嫁奩,妻子陪嫁的衣服首飾也。因日夜在娼家醉酒飽食,早將嫁奩當盡,遂使家內斷絕火煙,無米下鍋,兒女亦從此受凍餓。

 

床頭金盡。孽病隨身。

 

床頭,枕邊也。金盡,是將銀錢用完也。孽病,是在娼家染到梅毒、淋病,或色慾過度,得吐血枯癆等病,跟隨其身。此為自作之孽,故曰孽病。

 

倒臥街前。親朋掩鼻。

 

好淫者既因宿娼,染起毒瘡冤孽等病,那時娼妓拒絕往來,揮之門外,又不能行,只得倒臥街前,穢氣難聞,親戚朋友過往此地,個個都掩鼻。

 

命延片刻。故舊酸心。

 

命,人之性命。延,留也。片刻,不到半個時辰也。故舊,多年的親戚朋友也。酸心,傷悲之意。言好淫者,雖性命稍留片刻未死,故舊見之,莫不替他傷心。

 

遙憶當年。何堪回首。

 

遙,遠也。憶,追想也。當年,前曰也。何堪,不忍也。回首,掉頭也。言由此時追想當年未遭惡報之時,是何等快樂,真有不忍掉頭相顧者。

 

如此下落。勿庸嘆息。

 

如此,這樣也。下落,下臺也。無庸,不必也。言好淫者遭了惡報這樣下臺,也是該當的,不必為他嘆氣而憐恤之。

 

他如良工巧匠。應守規模。

 

工、匠,都指手藝人。如各種工業技術人員之類。良,精美也。巧,奇妙也。規模,規矩法度也。言學有技術的人,理當守其老師所傳的規矩法度,萬不可去貪淫好色。

 

或師訓不遵。暗許棧宿之約。友言弗聽。頓懷月下之歡。

 

師訓,教技術的師傅,原教徒弟莫貪淫好色。不遵,不依從也。暗許,是暗地邀約他家婦女客棧或旅社會面以便姦宿。朋友勸他莫貪淫,他也不聽,偏要從月光之下,去勾引別家婦女。

 

任爾俊女嬌娥。難逃鐵網。管他花容月貌。放下金鉤。

 

俊女,是俊秀的女子。嬌娥,是嬌嫩的婦人。花容,是容貌好看如花。月貌,是容貌粉白如月。鐵網,是鐵絲做成的網,網著禽獸走不脫。金鉤,是銅鐵打成的鉤,鉤著魚鱉走不去。言貞節婦女,多被風流漢,或設巧計網羅,或用銀錢鉤引,常有落其圈套,被污辱而壞名節者,言念及此,令人切齒痛恨。

 

少婦含羞。有意懸樑自縊。紅顏被辱。甘心跳水投河。

 

少年婦人為少婦,少年女子面搽紅粉為紅顏。一旦被人污辱,壞了名節,無臉見人,常有懸樑吊死,投水淹死,避人笑罵而已。

 

惡氣難消。轉向鬼門哭訴。冤魂不散。竟來地府呈詞。

 

哭訴,哭泣告訴也。呈詞,投呈告狀也。鬼門,陰司的關口也。地府,冥王的衙門也。言婦女被人污辱含羞而死,死不甘心,其滿腹冤情,始而結成一種怨氣,繼而變成一種惡氣,必欲變為厲鬼,活捉姦夫以雪其恨。若不泣訴於鬼門,呈詞於地府,求冥王許其報怨,這口惡氣,如何能消!這段冤情,如何能白?似此冤鬼報仇,或使姦夫自縊自殺,或擊殺姦夫使他七孔流血而死,此等案證,多見於歷代科場異聞錄中。

 

五殿森羅。法不容緩。

 

五殿,陰司第五的衙門也。森羅,指閻羅王的法律極其森嚴也。言犯淫之人死到陰曹,閻王即照萬惡淫為首之罪斥之,決不徇情,焉能寬緩一刻。

 

銅錘鐵鍘。血肉淋漓。劍樹刀山。形神零落。

 

以銅為錘,將身體打爛,以鐵為鍘,將身子鍘斷,其血肉豈有不淋漓拋散之理。甚或拋於劍樹,投於刀山,其形骸將必飄零於地獄,神氣將必墮落於苦海也。好淫者,如此結局,豈不可憐!

 

一念之差。終身莫贖。

 

差,錯也。贖,將物買轉來也。終身,平生也。言當初起錯了一個念頭去犯淫,遂至一生不能買贖前愆,而逃地獄的惡報。

 

彼其之子。情何以堪。

 

彼其之子,指這個人。言這等色鬼到這個時候,其情怎麼想得開,其心怎麼悔得轉?

 

所恨者。貿易江湖。揮金如土。

 

貿易,是做生意。言最可恨者,是在三江五湖貿易的人,好淫通嫖,用金銀如用糞土一樣。

 

挾妓女以調情。那計更長夜短。

 

妓,是賣娼的婦女。言以手摟著娼妓,借飲酒歡笑以調其淫蕩之情,日夜流連不歸,即不暇計其夜之長短也。

 

戀風花而快意。渾忘月落烏啼。

 

戀,貪戀而不捨也。風花,風中之花,動態迷人,令人起貪淫之心。月亮落土,烏鴉啼聲,是天色將明之候。言只知春眠風月,貪戀塵女為快樂,忘卻天色將明,猶不肯分散。

 

久別家鄰。魚書鮮寄。長依遠地。雁信難通。

 

魚書,古人有借魚腹以傳書者。雁信,以家信繫於雁足,傳回家鄉,是漢朝蘇武的事。言貿易在他鄉遠地,迷戀妓女,不問時日之長久,亦不寄信回家也。

 

水敗先天。服藥而藥弗效。病成後悔。求神而神不靈。

 

先天腎水精髓,既因貪淫好色而敗盡,勢必至形容枯槁,病成不治,服藥不效,此時纔悔,縱求神許願也是枉然的。

 

哭向天涯。孰來顧盼。

 

天涯,猶云遠在天邊也。顧盼,有人來看望也。言此時染病在身,雖對天涯而涕哭,有誰人來看望你呢?

 

死作他鄉之鬼。終為異域之魂。

 

既死於他鄉異地,其魂其鬼,必久留於異域而不歸。域,亦地也。

 

千里河山。誰憐枯骨。一堆荒草。莫覓親朋。

 

一架枯骨,既葬於千里之外,誰人來憐恤他,送他還鄉?其墳只有一堆青草而已,既無親朋來看望他,又找誰人來憐恤他,給他燒錢挂紙,並禁止牛馬踐踏其墳?覓,找尋也。

 

報應昭彰。絲毫不爽。

 

昭彰,明也,言報應十分顯然,一絲一毫不會差錯。

 

吾也。叮嚀誥誡。囑望四民。

 

吾,我也,即帝君。叮嚀,諄切之意。誥誡,曉諭也。四民,是士農工商。言囑爾等改過遷善,切莫好淫。

 

果能涵養心性。不犯邪淫。

 

果,決斷也。涵,有如水浸潤之意。言果能以仁義道德調養其心性,不為色慾所迷,自然不犯邪淫首惡。

 

則詩禮傳家。倉箱有慶。名成利就。壽考維祺。

 

並能以詩書禮樂傳為家法,教訓子孫苦讀勤耕,一則千倉萬箱可以致富,一則功成名立,得享福壽。壽考,是壽高。維祺,是福厚。

 

門楣煥彩。居然富貴之家。

 

門楣,門上橫枋也。煥彩,是有金字匾額,光彩可觀,居然是富貴氣象。

 

閭里增光。不愧棟樑之器。

 

閭里,是族鄰的門閭里巷。棟樑,是做大官的人,好比國家的棟樑一般。里中有此等人,家家沾光,無上光榮。不愧,是配得住。

 

庭前生瑞草。蘭桂騰芳。

 

庭前,階前也。瑞草,即香草。言蘭草桂花滿庭,俱有香氣,惟富貴之家有此氣象。

 

戶外起祥煙。椿萱並茂。

 

祥煙,是吉祥之氣。椿榮比父在,萱茂比母存。言父母雙全在,戶外常有祥瑞之氣繚繞也。

 

推原其故。半由戒中來。

 

推,考查也。言考查其原故,多半是不犯邪淫中的人,其來由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而古來好淫之輩。亦不乏人。

 

不乏,不少也。言自古以來不乏貪淫好色的人。

 

夏桀無道。寵妹喜而敗壞江山。商紂不仁。愛妲己而摧殘社稷。

 

夏桀,是夏朝的桀王。妹喜,即桀王的妃子。商紂,是商朝的紂王。妲己,即紂王的妃子。江山、社稷,天下之別名也。言桀紂俱因貪迷女色而喪失天下。

 

齊莊公因棠姜廢命。慘不可言。陳靈公為夏氏亡身。醜不堪問。

 

莊公,是齊國之君。棠姜,即齊臣棠公之妻。齊莊因淫棠姜而被弒。靈公,是陳國之君。夏氏,即陳臣夏徵舒之母。陳靈因淫夏氏而被弒,其情慘、其名醜,均不堪問也。

 

其餘新臺牆茨。濮上桑間讀其詩。未有不指為禽獸。

 

邶風新臺之詩,是刺衛宣公父納子媳。鄘風牆茨之詩,是刺公子頭姦通國母。又衛國濮水之上,有地名桑間,其俗淫亂,不知禮義,實與禽獸無異,故讀是詩者,莫不指為行同禽獸也。

 

往事堪追。一至於此。

 

往事,指以上桀紂齊陳已過之事。言其好淫至於行同禽獸,皆可追想也。

 

且吾在漢室。寸心可白。

 

帝君言我為漢臣,一心匡扶漢室,我的心事,無論一寸一分,無不可以表白於天下。

 

秉燭待旦。無意曹瞞。

 

旦,天明也。帝君言昔年保著皇嫂同行,被曹營攔住,曹操意想離間我君臣,用一間房屋,將我叔嫂關閉一室,欲使我叔嫂亂倫而背皇叔。我乃不肯安寢,秉起燭火坐觀春秋,等待天亮,以我無意於曹瞞,故不肯中其奸計也。

 

斬將奪關。尋兄護嫂。

 

其後辭了曹營,過五關、斬六將,保護皇嫂去尋兄長皇叔,即是我一心為漢的情形。

 

柳下惠坐懷不亂。何等清高。魯仲連閉門不納。何等意義。

 

柳下惠,是列國時的聖人。當年遇一女子來奔,坐在他懷內,他的心不妄動,其清高難比。魯仲連,是戰國時的賢人,當年遇一婦,因夜雨屋漏來借屋躲雨,他竟把門閉了,不肯收留,其意氣難比。

 

吾願少年英俊。保重丹田。

 

英俊,即英雄俊傑有才的人。但此等少年,多因好色而損壽,故帝君願有才的人,定要保其丹田以養精神。丹田,即是精神藏蓄之處在臍下一寸許。

 

不為色慾所傷。壽期耄耋。不為裙釵所誤。德被兒孫。

 

色慾,指好色的私慾。古人稱傷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必傷身,人若不為色慾所傷,自可望有八十九十及百年的上壽。八十曰耄,九十曰耋,皆是壽高的人。裙釵,指穿羅裙戴金釵的美女。誤,指男子誤入色坑被他迷惑,犯了首惡,子孫不昌。人若不被裙釵所迷,其陰德極大,必能被及後人,使子子孫孫皆昌達。

 

入不聞寡婦之悲。天長地久。出不見鰥夫之慘。鶴髮童顏。

 

人既不傷於色慾,其男女必皆同於天長地久而享上壽,自然入其門,不聞有傷心之寡婦。即其男子出外,亦不見有情慘的鰥夫。又上壽的人,髮白同於白鶴,故曰鶴髮。然其臉上顏色則仍紅潤,如兒童的臉,故曰童顏。

 

一室太和。不知老之將至。

 

一室,一家也。一家之中,男女皆無病無痛,有福有壽,只覺其和氣致祥,老人安樂,故老人亦不覺其老之將至也。

 

夫知弟者莫若師。知子者莫若父。

 

弟,是學生。師,是老師。學生的性情,惟老師知道的。兒子的嗜好,惟父親知得明確。

 

吾見為人師者。讀書而外。決不教以保身之學。

 

保身之學,即保重丹田不迷女色之學也。我見為人師者,除教學生讀書而外,並不教他戒淫以保其身,實屬可惜。

 

或因子弟聰明。聽其飛揚浮躁。

 

飛揚浮躁,是輕狂的子弟。趾高氣揚,浮氣未脫。此等學生,本宜諄諄誥誡以歸厚重,奈何因子弟聰明伶俐,姑息不教,遂聽其輕浮而不加管束也。

 

或因東家愛惜。任他蝶戲蜂狂。

 

東家,東主也,家長也。愛惜,是護短的意思。蝶戲蜂狂去採花,是言輕狂子弟去走花街柳巷。因家長愛其子弟,遂任他狂妄好淫,不肯認真教戒他。

 

情竇初開。天良漸失。

 

情竇,是生情慾的孔竅。初開,是初被人引誘,興起好色的念頭也。既起好色的念頭,遂不顧壞人名節,淫人妻女,而喪失其天理良心也。

 

本是玉堂人物。弄成邪僻兒郎。

 

玉堂,是翰林的衙門。邪僻,是邪淫偏僻的事。言英俊子弟,本是一個翰林的人品,忽因貪淫好色,誤其前程,遂變成一個貪花浪子,以終其身。

 

無論磊落奇才。一定功名偃蹇。

 

磊落,是開通出眾的意思。奇才,是奇異的才學。偃蹇,是遇事陰錯陽差,謀為不順遂的意思。言子弟雖有奇才,一犯邪淫,事業、功名定不順遂。

 

庸師之過。害人不淺。

 

庸,俗也。言鄙俗的師長,不以保身之學教子弟,聽子弟好淫而誤功名,皆庸俗師長之過也,其為害於人,豈淺鮮也哉。

 

吾又見為人父者。溺愛不明。慢加懲責。

 

溺愛是過於姑息也。慢,是怠慢遲緩之意。懲責,是訓戒打罵之意。帝君言常見為父的人,見理不明,每每姑息子弟,遇子弟有過失當加懲責,反遲緩而不責之,非溺愛不明而何?

 

稍有一知半解,逢人便說佳兒。些微薄技片長。到處爭誇令子。

 

一知半解,是略知一二之意。薄技,是淺薄的手藝。片長,是有一點長處。佳兒令子,均是好子女。言子弟稍有一點好處,遂在外面逢人便誇獎,顯他有好的後代。

 

不是成家之器。視為席上之珍。

 

器,是動用的器皿。席珍,是席上擺的珍珠美玉。言這個兒子,不是守成家的器皿,他偏當作席上的珍寶,溺愛而姑息之。

 

從此蕩檢踰閑。越禮犯分。

 

檢,是檢查子弟的行為。閑,是防閑子女的過失。禮,是分別男女內外的禮節。分,是綱常倫紀的名分。蕩踰越犯四字,均是不依規矩禮法之意。

 

習就一身輕薄。尼姑寡婦任意酣眠。

 

尼姑,是出家的女和尚。寡婦,是守孀的寡母子。言子弟一身習慣的,盡是輕狂刻薄的氣習,任意去鉤引尼姑寡婦,貪圖與他同眠取樂。

 

裝成滿口糊言。柳巷花街隨心喜悅。

 

故意裝瘋賣傻,口中盡說糊塗言語,無論花街柳巷,隨其心之所喜,任意去遊蕩。

 

謂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於正。

 

夫子,指其父親。正,正路也。未出於正,是未走正路。言其父教他走正路,他反說他父親亦未走正路,全不聽其教訓。

 

忍氣吞聲。如何結局。

 

結局,是下臺。言為父者素來姑息兒女,事事護短,將兒女的性情養壞了,今以正路教兒子,兒子反以惡言抵觸他,惟有忍氣吞聲而已,似此如何下臺!

 

吾思名山大川。何地無高明之客。

 

名山,是出名的山。大川,是極大的河。帝君言我想這些地方,都有識見很高明的客人。

 

而談及戒淫一事。鮮有不以為難者。何也。

 

鮮,少也。言說到戒淫這一件事,人多以為困難,不以為難者實少。究竟是何原故?

 

大抵意馬難拴。久被塵緣牽罣。心猿未鎖。卻為色界羈纏。

 

意馬心猿,是比人三心二意,胡思亂想,如馬亂跑,拴之不住,如猿亂跳,鎖之不了,大半是久為塵世的孽緣所牽罣,世界的美色所羈纏,故覺得難於挽回。

 

利害未分。執迷不悟。

 

言好淫者當其報應未來,尚不知分別利害,任意胡為,及至入了迷途,有人勸戒他,反固執己見而不知悔悟。

 

豈知芙蓉白面。困了無數英雄。且看美艷紅妝。傷了許多豪傑。

 

芙蓉白面,是女人面白好看如芙蓉花。美艷紅妝,是女人艷妝,搽了胭脂紅粉愈覺好看。英雄豪傑,俱是大有才能的人,其所以誤前程者,實被美色所困所傷,舉天下不知凡幾?

 

戒之戒之禍伊胡底。

 

戒之戒之,猶云一定要戒的口氣,如不戒而犯之,其惹禍招災,何時得止息?胡,何也。底,止也。

 

天下紛紛倫類不一。

 

天下之人,紛紛甚眾,其等倫,其類數,不能一樣。

 

也有少孤失怙。削髮為僧。

 

怙,恃也。幼而無父曰孤,即無所仗恃,只得削髮入廟為僧,仗恃神靈保佑。

 

也有學道名山。離塵脫俗。

 

又有看破紅塵,不願與俗人同居。只得訪尋名山,學煉仙道以求長生。

 

理應心如鐵石。緊閉禪關。

 

既為僧道,理當心如鐵石之堅,緊閉禪堂的門戶,不與婦女往來。

 

何期飲酒茹葷。私破從前齋戒。

 

僧道重齋戒原不可飲酒茹葷,何以一旦破了齋戒,此事出人意外,真令人不可解。

 

顛鸞倒鳳。圖快今日心胸。

 

鸞鳳二鳥不亂配,可比婦女不亂偶。今遇僧道好淫勾引良家婦女,或謀夫、或私奔,折配亂偶,有如顛鸞倒鳳一般,其心只圖一時快活而已。

 

污穢蓮池。天神惱怒。

 

蓮池,是廟中蓮花池,乃清淨之地,今被僧道在此姦淫,一定將清淨聖地污穢了,天神豈有不惱怒嗎?

 

打入孽海。永墮沉淪。

 

孽海,苦海也。永,長久也。墮,落也。沉淪,淹沒也。言僧道既把蓮池污穢,天神必將此人打入地獄苦海中,長久沒溺而不得超生。

 

地獄門前僧道多。豈虛語哉。豈不信然乎哉。

 

地獄,是地府的牢獄。古云地獄門前受罪者,多係僧道輩,其語既非虛言,其事更覺可信。

 

晚近以來。洋風新潮。凌襲中土。

 

晚近,最近幾年。洋風,西洋輕浮的風氣。新潮,時髦的玩意,好像新來的潮流。凌襲,侵襲。中土,中國土地。言近年來,西洋輕浮放蕩的不良風氣,吹襲到中國,讓我們受了甚大損害。

 

男女變相。衣冠怪異。廉恥盡拋。

 

變相,形態不同。怪異,即不倫不類之奇裝異服。言男女把忠厚貞淑本相變換,身穿奇裝異服,人不像人,將面子羞恥之心置之不顧。

 

有以暴露招搖。亂愛種孽。未婚失貞者。

 

招搖,不穩重,搖晃過市。亂愛,不正當的愛情,男女亂交朋友,玩樂為常,以至於亂。種孽,結下孽種,如未婚已先懷孕,或輩份不配,但已越軌藍田種玉,皆是造孽緣,往往產生無限的不幸。失貞,男女失去童貞。言穿著暴露衣服,炫耀自己肉體,或倫常不顯,亂談情愛,及尚未結婚,即已發生越禮關係,失去了清白貞貴身體。

 

或經營百業。耍千奇花招。

 

百業,各種行業。耍,變化。千奇,即千奇百怪,形形色色。花招,讓人眼花潦亂之招數。言現代有許多人經營各種行業,不以正當手段賺錢,卻耍一些花樣,所謂吊羊頭賣狗肉,外面招牌明亮,暗地裏經營著變相的色情花招,下流至極。

 

明現春光妖浪。暗藏誨淫迷渦。多少志士淪落其間。無盡學子遊蕩忘返。

 

春光,迷人笑容。妖浪,妖嬌秋波。誨淫,引誘人淫亂。言經營變相的淫業商店,表面裝設著五顏十色,美女雲集,現出妖嬌媚態,欲陷人於巨浪漩渦下,暗地裏藏著引人淫亂漩渦,害人不淺。不知多少有意志有前途的人士沉淪墮落在那裏。也把許多青年學生引誘,遊蕩於風花雪月場所,不知讀書向學,犯淫且又不孝之至。

 

萬商可營。淫業孽重。阿鼻慘刑嚴罰。子孫惡報臭名不斷。

 

萬商,各種商業生意。淫業,經營賣淫事業。阿鼻,即阿鼻地獄。言什麼生意都可做,獨經營淫業萬不可做,否則罪孽深重。死後必被禁在阿鼻地獄受盡嚴刑,子孫必受到惡報,人問起你祖先作何事業,若答經營淫窟,一定是臭名沖天,貽羞萬年的。

 

莫謂徜徉銷魂。尋歡可樂。

 

徜徉,放蕩自如。銷魂,靈魂迷亂。尋歡,尋找刺激歡樂。言勿說放浪形骸,被女色迷惑,到處尋找刺激歡樂,自鳴得意。

 

縱以銀錢交易。靈性難免污穢。雖無旁觀耳目。暗室自感虧心。

 

交易,買賣。靈性,靈魂本性。污穢,不清潔。暗室,背地裏。言雖然尋歡探艷,是以金錢買賣,可是自己靈光已蒙塵垢沾污,雖然旁邊沒有外人觀看,暗地裏也會感到不安與難以見人。

 

邪思既起。惡念滋生。身家喪失清白。心田毒苗生根。

 

邪思,不正的思潮。滋生,繁殖也。身家,本身與家庭。心田,即心地、靈山。毒苗,有毒素的業樹罪苗。言淫思既起,邪惡念頭隨著發生,理智一失,亂倫敗德之事敢為,身體與家庭無形中失去了清白潔譽。也種下了不淨含毒的惡樹生根,遺傳給後代。

 

萬世孽業從此糾纏。累劫輪迴無休矣。

 

萬世,生生世世。糾纏,纏身不放。累劫,即歷經多少劫難。言生生世世的罪業,從此隨身不放;不論經過多少次災劫,一次再一次輪迴受到報應,多可怕啊!

 

幸而迷途未遠。今是昨非。

 

猶幸誤入迷途,行走不遠,心中即明白了,始知昨曰所走的皆非正路,要今日另走正路纔是道理。

 

有志聖賢。改過不吝。

 

吝,慳吝也,怠惰也。聖賢教人以改過為先,如於改過一事,不怠惰,不慳吝的是有志聖賢了。

 

則彌天之罪。一悔便消。

 

彌天,滿天也。言雖有滿天的大罪,只要肯悔過自新,即能消除罪案。

 

倘畏難苟安。一日便深一日。知味不舍。今年緩在明年。

 

倘以改過為難,偷安度曰,則其罪必一日深過一日。既已知淫慾中無甚趣味,而又不肯舍棄。即有人勸他今年急速改悔,他偏說我要等待明年再來。

 

百折不回。身猶未了。一棺長蓋。除死方休。

 

言好淫者雖遇百般挫折,猶不肯回心轉意,其身仍然貪迷淫色,除非死期已到,一棺長蓋,又豈肯罷休?長蓋,是永遠蓋於棺木之中,不能復活也。

 

惡名永傳。千古流為話柄。

 

惡名。不好的臭名也。話柄,話把柄也。言其惡名越傳越遠,如水之長流不息也。千古,即千年。

 

惡跡難掩。四方播為美談。

 

惡跡,淫惡的事實也。難掩,難於遮蓋也。言東西南北四方的人,俱將此淫惡事實,當作美好的新聞,而談論不休也。

 

生兒不像賢。不如無後之為快。

 

言所生的兒不像其父有賢德,此等不肖之子,只知貪淫好色,喪敗祖宗之德,常常令人憂氣,不如無此後人,反覺暢快也。

 

無如江河易改。本性難移。

 

本性,是生成的習性。難移,難於改變也。言江河猶有變遷改流之時,獨此生成的惡性難於改移。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酒在壺中,原不能醉人,因人自己好酒貪杯而醉,非自醉而何?別家美色婦女,本未來纏迷人,因人自己好色貪淫,去勾引婦女來迷,你非自迷而何?

 

吾也現身說法。望爾革故鼎新。

 

帝君言我今顯化身說法語,無非望你眾百姓改革好淫的故態,而自新其德,做個新民。

 

如遵聖訓是行。吾當保爾箕疇五福。

 

帝君言人以此經訓戒他人,或以此經自己遵行,我當保爾享箕疇之五福。箕疇,即箕子所講的洪範九疇也。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

 

如其不支不蔓。吾當保爾頌祝三多。

 

支,離也。蔓,延遠也。如能遵守此經而時刻不支離,或不拋棄此經而朝夕必讀,我當保你受三多之祝,多福、多壽、多男子,謂之三多,是華封人祝堯之語。

 

如其美玉無瑕。定許天台接引。

 

美玉,是好玉石,無瑕是無瑕疵破綻。天臺,是仙人所居之地。言世間男女如不犯淫,即是無瑕美玉,到功德圓滿,當保有仙佛來接引他同登極樂。

 

如其潔清自好。定許地府來迎。

 

潔清,是如水之潔淨清白也。自好,是自己以好善去惡為心也,言此等人死到地府,而各殿冥王必下位相迎。

 

水火刀兵。全家盡免。蟲蝗瘟疫。一概潛消。

 

潛消,暗地消滅也。言遵行此經的人,能免水火刀兵一切劫運,即蟲蝗瘟疫等災,亦一齊消滅。

  

《 往下一頁 - 繼續閱讀 》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