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修道程序_1_第十一章 苦海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_修道程序_1_第十一章 苦海


第十一章 苦海

  

  世間怎說是苦海,現在這個世間,人智大開,文明日進,百工俱備,器用日新,千奇萬異,巧奪天工,何物不有,何事不足,到處山明水秀,芯月樓臺,千般佳景,萬種風光,明明都是花花的世界,各各都是錦繡的江山,怎說是苦海呢,試觀世人,上自天子,下至庶民,三教九流,公子王孫,梨園子弟,托缽丐兒,誰能保得千日好,一生免了百歲憂呢,雖然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但是為國民,內憂外患,日夜汲汲思危,未嘗有一日安,日日長吁短嘆,雖山珍海味,羅列滿前,終是苦不能下咽,這不是苦海而何。公侯將相,官高位重,事上接下,他每日的起居動作,處處要如臨深淵,步步如履薄冰,終歲戰戰兢兢,畢世憂心耿耿,這不是苦海嗎,田園萬,頃大廈連雲,家財萬貫,米穀如山,心為利慾所驅,身為財神所使,東奔西跳,晝夜奔波,爭名奪利,招惹是非,休何嘗有一日無憂患在心呢,權貴富豪,尚且如此,其他三教九流,貧窮乞丐,更不待言矣,總而言之,尊有尊之危,貴有貴之險,富有富之憂,貧有貧之患,誰能得一日無事,而作小神仙呢。

  

  不論地位高低貴賤,住居都城市,肆鄉村角落.總不能逸出這個憂煩苦悶的圈外,故曰。世間是苦海。

  

二、苦海何來

  什麼謂之苦海,苦海在那裡呢,原來這苦海是無有形象,亦無有一定之廣狹大小,可以言的,大是大至無有邊際的,小是小至一步可以登彼岸的,因為造苦海是由於人心妄念,自造出來的,就是在人人之方寸寶田中,要大要小,皆可從人之所欲,放大之,則無邊際,一生找不到岸的,故終身落在苦海中,隨波逐浪,不能登彼岸,收束之,可以納之芥子中,一步便可超出苦海,這個苦海,乃人人私有的財產,除了聖賢仙佛以外,不論誰何都有的,只因人心離道已久,本心失真,莫辨是非真假,遂致認苦海為福田,以為必爭之地。

  

  所以愈權貴,其苦海的領域便愈大,愈豪富,苦海就愈廣闊了,因為強橫的人,為要爭名奪利,持勢凌人,千方百計,施其狡猾的技倆,侵佔他人的境界,他自以為要擴張自家的福山,卻不知倒把苦海的區域,坤張起來了,弱小者,心有不甘,亦自團結起來,與他相抵抗,那知爭的不是福田,卻是苦海,所以這世間,遂變成苦海爭奪戰的戰場了,愈爭愈紛亂,區域境界,愈分不清,終至有些人覺起悟來,遂把各私有的苦海財產,提供出來,聯合起來,組織一個「世界大苦海」,共營的有限責任的大公司,自數百年以來,各股東互相努力,開疆拓土,業務可算長足的進步,成績頗有可觀,自數百年前,已經開始紅利的分配,雖有數次實施,但還是屬於預告的,小規模的配當而已,(例如雷劫之頻繁,瘋犬之怪異,風災水患,瘟疫瘴氣,草命劫,掃滅劫等等)

  

若要正式的配當,須待將來小混沌大開幕,大浩劫降臨的時候,那時自然按照各人認股多少的實積,公平分配,絕無循私,決無遺漏,但上天悲世憫人真道降世,道德重光,有先見的人,明了聖理真道,發現了方寸寶田,心機一轉,把從來的心思念頭,掉轉頭過來,在所有的嗜欲趣味,一變看作沖淡了,貪名圖利的心,亦變為灰冷,把富貴功名,亦視作浮雲,虛花假景,亦知是夢幻泡影,漸漸知道這個世間,乃是一個迷魂陣,太極圈,不是久戀之鄉,苦海這途的生意,實屬破家喪命的死路,所以決然把苦海公司的權放棄,毅然脫股者,頗不乏人,公司自然發表聲明,退股人,今後已經無有權利可以再受分配給了,所以近年來,苦海公司的社運,漸漸陷入衰竭的景象,他日若再經過一番小混沌以後,這「苦海大公司」不旋踵也要遭逢倒閉的機運,這是可以預斷的。

  

  蓋因人人若經過造小混沌受了意外的配給(槍林彈雨,砲片,瀑風,死傷,癘疫,水火刀兵等等)當得猛省,自然悔悟從前錯用心機,本為求名求利,求福求壽的打算,殊不知反出這樣可哀可怕的結果,大失所望,驚駭欲絕,不用說,還有人要保留這樣財產嗎,股券自然變成廢紙,還有人希望嗎,只好把自家的苦海,廢耕,把他填平起來,此外那有什麼辦法呢,到那時,苦海公司還不倒閉,更待如何呢,從來愛河本與孽海相通的,苦海原是與地獄毗連的,孽海市場的繁華,都是來自愛河的顧客,地獄裡這些主顧,都是由於苦海中來的貴賓,苦海公司,即告倒閉,苦海即已填平,交通路絕,顧客絕跡,地獄也就無有人問津了,十殿閻君,也要回歸天庭,享受極樂的天福,從此以後,愛河,苦海也填了,恨天、怨府也補了,地獄也歸於無何有之鄉,陽世化為蓬萊仙境,荷歟盛哉,願勿以斯言為河漢,斯可也已。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