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_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 – 第一集 - 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45_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 – 第一集 - 1


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 – 第一集

  

雲鶴教授著

 

一、前言

二、行善團體的緣起

三、周先生的奇蹟

四、柯太太的親身經驗

五、詹教授的奇蹟

六、王姓學生的遭遇及筆者的實驗

七、幾個不可思議的實驗

八、劉女士命運的轉變

九、葉教授的故事

十、陳老師的善報

十一、何老先生的善舉

十二、磚瓦工廠的發達

十三、歐住持眼疾的痊癒

十四、春風化雨社社員的善報

十五、何同學的中舉

十六、仁心社社員的見證

十七、行善對後代的報應

十八、惡有惡報的顯例

十九、慧深法師的證言

二十、讀者的迴響

廿一、對林博士來信質疑的答覆

廿二、後言

(附錄一)多行善事多得善果—黃明德

(附錄二)兩件值得深思的奇事—陳侃

  

 

一、前言

 

筆者過去曾在國外(美國)進修,目前在國內一所公立師範學院服務,擔任教授一職,自認受過高等教育,以及現代科學的洗禮,因此對於許多「怪力亂神」的種種傳聞,往往認為荒誕不經,不屑一顧,尤其是所謂「因果報應」的理論,則認為是一般宗教家蓄意編造藉以宣揚教義的一種技倆,因此始終未能加以重視。不過近幾年來,由於一再目睹和經歷這類的事例,因此在親身感受、客觀觀察之餘,深深感覺到宇宙間的確存在若許多目前科學所無法解釋的一些神秘現象。

 

筆者由於上班的需要,在民國六十六年全家遷居於嘉義,不久便發現嘉義地區極為複雜,有名聞遐邇的黑道入物,然而也有不少熱心公益默默奉獻,令人十分敬佩的善心人士。由於鄰居好友的介紹,我們了解了嘉義地區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慈善團體,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經常在舖路造橋的「行善團」,據說會員目前共有一萬三千多人,大家經常出錢又出力,在窮鄉僻壤的鄉間興築橋樑,目前已經築好了一百四十多條,裨益至大,因此贏得了各地居民以及政府的交相稱讚,除了行善團之外,尚有一個默默行善較不為所知的團體,稱為「行善堂」,規模也很大,他們大約每兩個月便發動一次定期佈施的活動,對象主要是孤兒院(目前均稱為育幼院)或養老院(目前均稱為仁愛之家),最近每次佈施的總額大都在白米六千多斗以上,折合現款約九十多萬,會員人數也有兩、三千人,目前佈施的範圍也已經遍佈了全省各地區。此外還有「仁愛慈善會」經常以財物救助許多一時遭遇不幸的人,他們服務的項目除了「急難救助」之外,還有「貧困扶助」、「施米」、「施醫」、「施棺」、「災變濟助」,及仁愛之家之類機構的慰問等等之外,並且還時常翻印大量佛經和善書,免費贈閱,以勸化世人,真是功德無量。由於辦理熱心,成效卓著,因此目前會員人數亦極為眾多。可見嘉義的居民實在名符其實極富「義」氣,善行實在可「嘉」。筆者了解之餘,不勝感佩,因此也在他人的介紹下參與了一些有意義的活動,同時也因此了解了許許多多令人感動的事跡。

 

二、行善團體的緣起

 

在花蓮據說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一件事:幾個山胞抬著一個患急症的病人,徒步跋涉了八個小時的山路,好不容易才達到花蓮市區的一家醫院,沒想到因為無法繳約入院的保證金,醫院竟然拒絕加以醫療,這些山胞儘管一再懇切的哀求,然而這家醫院仍然不為所動,他們在萬分的失望和無奈之下,只好把病危的患者抬回原來的老家。一位佛教徒聽到了這件令人心酸的遭遇後,便決心要發揮佛陀慈悲的精神來救助社會上一些不幸的人群,後來經過一番的心血和努力,終於成立了目前極負盛名的「慈濟功德會」,目前由於熱心響應的會員遍佈各地,為數極多,因此每個月都能以四、五百萬的鉅額捐款來救助一千五百多戶的貧民,使他們能夠長期受到最實際、最溫暖的照顯。此外,他們目前還正在動工興建一所東部規模最大,設備最完善的醫院,以便為貧苦的大眾作醫療的服務。可見事在人為,有志竟成,結果造福貧民不知其數,實在令人不勝敬佩。

 

嘉義市有一位何老先生,十幾年前有一位好友被馬路上未加蓋的涵洞所坑,傷勢很重,他到醫院探望後,深感路面不平害人不淺,於是招募一些好友,帶著鋤頭、畚箕,到各地去整修路面,填補坑洞,修理橋樑,並且自行購買木板、鐵釘之類材料去修理吊橋。這種工作持續三年之後,民國六十年,嘉義縣中埔鄉石哢村有兩個兄弟因為冒險渡河被河水沖走而喪生,為了避免類似的不幸再度發生,他們便決定以出錢又出力的方式,到這一偏僻地區,捐造橋樑,後來在何光生以及二十幾位好友,分頭勸募和以身作則親自動手,並鼓勵熱心的會員利用週末假日前往幫忙的結果,終於在民國六十年六月完成了第一座長達九點八公尺的「惠生橋」。十幾年來,他們已經陸續建造了一百四十多條的橋樑(今年五月止),貢獻實在很大,真是功德無量。

 

除了行善團外,嘉義還有一個由一大群善心人士所組成的「行善堂」,他們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平時除了經常對貧困不幸的人家加以救助之外,大家選定期相約至全省各地的孤兒院(及類似的慈善機構)從事佈施白米的工作,每一次都獲得極為熱烈的響應。每次佈施時,大家都在約定的時間和地點,分搭四輛遊覽車浩浩蕩蕩前往佈施和參觀(無法親自前往的則將佈施代金委託聯絡人加以轉交,事後再發給收據)這些熱心助人的會員絕大多數都是中低收入的公務員、家庭主婦、工廠作業員、店員或工商從業人士。其中有一些令人十分感動的是,有一位年逾古稀,彎腰駝背,每日都推車四出兜售紅豆(供作早點用)的「紅豆婆」,儘管她孤獨老邁,生活清苦,然而平時卻能省吃節用,而每次佈施時則必親自前往,熱心捐獻,從不後人。有些寺廟的師父和道姑,儘管平時並沒有什麼收入,然而每次也都能夠竭盡所能設法捐輸,從不間斷。有一位蔡小姐平常只是在家替外銷工廠作鞋子的加工,所得的收入極為有限,然而每一次都捐了不少的白米,藉以表示對孤兒的關懷。此外還有一位八十五歲的蔡老先生,不僅每次佈施都是一馬當先,熱心響應,而且平時還經常上山採藥,以便救助病患,而且從來不取任何費用。由於熱心感人,藥效卓著,因此目前每天總有一、二百人前往其住處求藥,許多行善堂的會員如顏先生及林先生夫婦等等,也都天天放下自己的事業,義務前往協助幫忙處理藥材的工作,有時甚至自掏腰包購買藥材加以補充。這些捨己為人,不斷奉獻,熱心行善的事蹟,實在令人非常感動。筆者由於經常與這些人士聯繫,因此不僅與他們分享了「行善最樂」的愉快,而且也經常由他們口中聽到了一些聞所未聞,甚至不可思議,然而卻是千真萬確的一些傳奇。

 

三、周先生的奇蹟

 

筆老的鄰居周先生,是一位公路局的司機,他曾向筆者表示,自從行善堂十年前開始佈施以來,他就是忠實的會員,每次參加佈施工作之後,內心總感到無限的安慰。也許是由於精神上經常感到很愉快,因此儘管十幾年來每天都在駕駛公路班車不斷往來於台北嘉義與高雄之間,然而卻始終都保持最安全的記錄,幾乎沒有發生過任何意外事故,因此也就幾乎年年都被選為模範勞工而受到表揚。此外,他還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極為健康,十幾年來幾乎都沒有發生感冒或其他的疾病,因此深深感到非常奇妙。周先生又說,有一次在佈施活動之前,他曾向一位擔任售票工作的同事表示要不要參加這種慈善的活動,這一位小姐知道了這種活動的性質之後即刻表示願意捐款相助。佈施多次之後,有一次,這位小姐與其男同事出差至民雄,同事用機車載她,沿省公路出發,至雙福山大拐彎處,不幸與迎面而來的大卡車擦撞,剎時機車撞毀,這位同事也倒地受傷,撞斷了一條腿,而最令人驚訝的是,這位小姐在發生車禍之後才氣喘吁吁的由後面跑步趕來,幫助處理救護的工作,這位同事事後問她,為什麼車禍發生時她不在機車上面,她說:「我當時也感到莫名其妙,為什麼快要到拐彎時,忽然有一股奇特的力量要我跑下來,我也就隨著離開了機車,沒想到不到幾秒鐘後這部機車便出了事,實在作夢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奇蹟。」這位小姐為什麼會如此幸運的逃避了一個劫難,實在無法用一般的常理來解釋。

 

四、柯太太的親身經驗

 

筆者的鄰居柯太太曾經告訴筆者,她的先生是一位藥廠外務員,經常到南部做生意,每年快要過年之前,高雄有一位○○○藥房的老闆○先生,總是拿一筆鉅款(有時十萬,有時二十萬,這幾年拿了更多,每次均達三十多萬)委託柯先生帶回嘉義,並以無名氏的方式委託某一寺廟充當冬令救濟貧民之用,十幾年來不曾間斷,起先柯先生甚為驚訝,問他為什麼一次要捐這麼多錢作慈善工作,他回答說:「根據這幾年來的經驗,如果捐款救助他人則那一年的生意便顯得比較順利,而且所捐的錢如果數額愈多,則那一年在年終結帳時,便覺得賺回更多,同時更感到事事都比較順利,被客戶所欠的呆帳也大為減少,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現象,因此為了保證生意的順利,同時也可以使一些貧困的家庭獲得救助,我覺得慷慨一些是非常值得的,也是非常『划算』的。有人常問我,為什麼這幾年來景氣較差,大家都覺得生意很難做,唯有我的事業不但不受影響,反而愈做似乎愈發展,究竟是憑著什麼經營的秘訣,坦白的說,我並不覺得我有什麼特別的經營秘訣,如果有的話,那大概是比較幸運罷了,我為什麼會比較幸運呢?說不定跟冬令救濟有非常密切的關係,這是一件我不想隨便告訴別人的秘密。」

 

由於柯先生和柯太太受到這位友人長期慷慨捐助貧民的熱忱所感動,因此便也開始參加行善堂的佈施工作,而且每次都用自己孩子和先生的名義去捐助孤兒,幾個月後,柯太太有一次很興奮的告訴筆者:「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最近我的孩子變得好乖,功課也進步了許多,我最小的老么(今年四歲)以前很喜歡哭,而且時時刻刻都要我抱,也不肯跟其他的孩子遊玩,我經常被纏得精疲力盡,苦不堪言,但自從參加佈施工作之後,她卻奇嘖似的自動不要媽媽抱,而願意與其他兒童一起玩。過去一家四個小孩經常咳嗽感冒,健康很差,現在似乎好了許多,不再經常去找醫生。此外,更讓她高興的是,她幾個孩子功課成績也比較過去進步了許多,想不到竟然會有這種奇妙的變化。」上個月柯太太又在一次聊天的機會中告訴筆者:「我先生以前有許多不良的習慣,例如宮歡抽煙和嚼檳榔,而且吃得很凶,每個月花在香煙和檳榔的費用往往在六千元以上,不過他最壞的習慣還是喜歡賭博,這一點最令我頭痛,然而沒想到參加定期行善的活動後,由於有一個從事外銷事業的親戚,忽然前來要求我替他們幫忙產品加工的工作,因此我和我的先生兩個人便在自己家中日夜替他們加工,我先生工作非常賣力,因此也就大量減少抽煙、嚼檳榔的機會,這些費用也就節省了一大半,然而我感到最高興的便是我先生最近已經幾乎完全戒了賭,不再喜歡跟人賭博,這一點是我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最近這位柯太太又向筆者表示,自從去年她在博愛路附近開設西藥房後,發現生意似乎愈來愈不錯,雖然她們從來沒作任何的廣告,可是每天總有許多外地的人士前來光顧,目前由於顧客絡繹不絕,因此也就感到應接不暇,很想再請人來幫忙。現在回想高雄那位藥房老闆的話「行善必有回報」,實在覺得很有道理。

 

五、詹教授的奇蹟

 

筆者有一位很要好的同事姓詹,也是一位非常熱心公益的善心人士,有一次告訴筆者,許多相命師都不約而同的說,她的父親(前任嘉義縣衛生局局長)在五十九歲那一年,將有一次大劫,要十分注意提防。換言之,這是關鍵的一年。由於言之鑿鑿,因此全家都經常提心吊膽,心理壓力十分沉重,為了避免事情的來臨,他們幾個兄弟姊妹都紛紛慷慨解囊,替其父親做功德,先後捐了很多的白米救濟附近的貧民,同時也各自在自己服務的學校,以其父的名義設置了多名的獎學金,對於行善堂的佈施,女獅子會的義舉,及捐贈善書的活動等等,也都比以往更加熱心而不遺餘力。經過一年之後,其父親不但沒有意外,而且反而更為健壯,因此大家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此外,這位同事還告訴筆者一些她的奇蹟。有一次她騎車回家途中,在左轉彎時,忽然被一個騎大型機車的青年由後撞上,由於速度甚快,她被撞倒在五、六公尺外的地面,所騎的小機車被撞得面目全非(後來修理了一千多塊錢才修好,其嚴重的程度可想而知)。當她從地面爬起來時,十分擔心是否已受重傷,而且更害怕容貌受到嚴重損害便將遺憾終身。可是她卻奇蹟似的居然發現除了膝蓋皮膚僅受擦傷之外,其餘部分都毫髮未損,安全無恙,實在可謂不幸之中的大幸。

 

這位同事的先生在家裏開診所,幾年前(七一年)大年初二也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那天依一般習俗,嫁出的女兒都要回娘家,她也不例外,不過一大早開門之後便有許多的患者也不忌諱新年不吃藥的禁忌,而接二連三的前來求診,這位同事三、五分鐘便打一次電話至計程車行,請他們一有車子就開過來,以便儘早辭謝病患而搭車回娘家,然而不知打了幾次電話,車行總是表示一年中今天生意最好,車子完全沒空,因此他們始終感到非常失望。後來忽然有一夥人擁著一個病人進來,她先生立刻替這位病人診察,結果發現他患有極為嚴重的心臟病,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因此必須趕緊送至設備較為齊全的省立醫院。這時他們立刻打電話給計程車行看看有沒車子,由於他們從早上一直問到將近中午都遭到碰壁,因此這次自然也不敢抱有什麼希望,沒想到這時正是最需要車子的時候,對方忽然答稱,現在剛剛好有一部車子回來,可以派上用場。結果她先生就在最短的十分鐘內將這個危急的病患護送到省立醫院,而這位病人在他們辦好入院手續的幾分鐘後竟然斷氣而去世,正由於如此,他們也就完全避免了一場後果極為麻煩和不堪設想的糾紛。他們為什麼能夠在最緊急最需要的時候租到計程車,而且這位心臟病患者也竟然能夠支持到進入了省立醫院並且辦好入院手續之後才斷氣,這些實在都是「很湊巧」,而且湊巧得幾乎令人難以置信。

 

這位同事最近又向筆者表示,近年他們診所的業務似乎愈來愈為興盛,她的公公婆婆最近對她的態度也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過去他們對她很冷漠甚至經常對她挑剔,然而最近卻變得非常疼愛她和讚美她。她結婚後有一位相命師曾經告訴她,她的先生是註定沒有後代的,然而她目前卻已生了三個非常活潑聰明又可愛的小寶寶。此外,還讓她感到十分安慰的是,她們的診所竟然能夠在短短的幾年中由一棟增為三棟,規模也比原來擴大了三倍,這是她過去從來所不敢夢想的一個奇蹟。因此她表示:一個人如果平常能夠多作一些善事,幫助別人,將來必定能夠獲得相當的回報,這是幾年來她深信不疑的一件事。

 

六、王姓學生的遭遇及筆者的實驗

 

筆者服務的學校,有一位王姓學生,過去由於受到某種重大的刺激以致精神不太穩定,曾經被強制護送至本地一家著名的精神病院接受醫療,由於該生家庭甚為清寒,父親平時只依賴打零工維持家計,母親也沒有接受什麼教育而一籌莫展,該生又是長子,也是其父母親將來唯一的希望,然而竟然罹患此種長期的宿疾,其遭遇實在令人十分同情。有一次行善堂的主持人林先生知道此事之後,便設法會見王生的父母,並且依據過去的經驗,大力勸告他們要「拼命做善事」,倘能如此,孩子的情況便可日益改善,將來可以恢復正常。王生父母聽後感到半信半疑,不過為了孩子,他們也都按期參加行善堂的佈施工作,沒想到幾個月後,筆者前往醫院探望王生時,發現王生已經大有進步,而且不斷祈求筆者代向醫院說明,要求辦理離院,並且早日回校上課,以免影響學業(當時剛過暑假,開學不久),筆者當時故意與該生多方交談,以便深入了解是否真正恢復,後來發現該生確實已經正常,不必顧慮,因此乃向學校說明,並特准允其繼續就讀。該生精神狀況過去一度甚為嚴重,然而最後終能獲得痊癒,恢復健康,又能繼續復學就讀,許多人都認為實在十分幸運。

 

該生在本校畢業之前尚有幾件事值得一提。有一次他忽然專程到舍下找筆者,在談話中表示最近心神不寧極為痛苦,筆者問其原因,他說最近幾個月來經常在深夜聽到宿舍頂樓上面陽台傳來有人走動與工人鋸木一類聲音,可是有時壯著膽與一些同學上樓查看究竟,又發現杳無人跡。此外他又習慣清晨兩點起來上廁,每次回到寢室後總覺得有「人」跟著他進來,而且更令他害怕的是,有時候他居然「看到」一個渾身穿黑衣服的人無聲無息的走進他的寢室,然後跳上他的書桌亂走亂踏,隨後便又走到他的床邊掀開他的蚊帳,接著便把整個身體慢慢的壓到他的身上,他看到這個「人」吐出長長的舌頭,滿口都是血時,便嚇得渾身冷汗,不斷發抖,可是卻不知何故,始終喊不出聲音來。這種遭遇已經有過好幾次,為了免除這種苦惱,他的父母曾經一再到處占卜問卦、求神拜彿,而且讓他帶著乩童所繪的符咒分別貼在寢室門口、書桌及床舖上面,並且隨身帶著許多保佑平安的神像或小香袋,可是這些似乎都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後來他父親甚至買了一個大型觀音神像放置在其書桌上,以便產生「鎮邪」的作用,可惜這些也都似乎沒有什麼功用,每天深夜仍然常常聽到怪聲,覺得有人跟蹤,甚至看到黑影掀開他的蚊帳,因此顯得精神恍惚,無法專心讀書,感到十分困擾,希望筆者能給予幫忙。由於筆者對該生的遭遇深感同情,因此儘管並沒有什麼把握,卻也當場答應替他設法看看,事後筆者認為該生目前所以遭遇此惡報,依佛教因果的道理而言,乃是其前生自己所造的業障所致,因此要解除該生的苦惱,自應設法消除其冤孽的前因,才能真正收到效果,而消除其冤孽最直接而有效的方法,乃是趕緊行善積德,以贖前愆。為了證明這種理論是否真正可靠,筆者決定趁此作一次實驗,那天下午筆者便至郵局灑了一些錢作一次佈施(捐印善書一百本),並祈求該生早日恢復正常和健康。沒想到幾週後,該生忽然來找筆者,並且很愉快的表示:自從筆者答應幫忙他之後,每天晚上便睡得很安穩,而且再也沒有什麼黑影的出現,精神也不再恍惚,讀書也可以比較專心。不過他卻很想知道筆者究竟用什麼方式來加以幫忙,使他很快便獲得明顯的改善,筆者當時只是笑而不答,並且向他表示將來他畢業要離開時再告訴他一切。

 

此外還有一次,這個學生因為偷偷抽煙被校長發現,校長在一氣之下當場便表示一定要給他處分。由於該生自從遭受打擊精神不穩之後,個性較為孤僻和特殊,經常無法與同學相處,許多表現也常不為訓導處所諒解,因此在五年級時便遭受留校查看的處分,這次再犯過錯,如果學校再加以處分,則只有被迫退學開除或轉學一途,結果當然不堪設想。這位學生知道大禍即將臨頭,便向筆者報告此事,希望能夠再獲幫助。筆者聽後,甚感該生咎由自取,罪有應得,因此也覺得愛莫能助,然而為了他的前途著想,筆者除了向他說明一些天助自助與為人處世的道理外,最後仍然表示將設法研究看看如何給予幫忙。當時筆者認為該生大勢已去,因為依據當時校長的態度和一向做事的原則,該生必然難逃被迫離校的命運,除非有什麼奇蹟出現,因此心中也十分納悶而無奈。不過後來筆者忽然想起,上次王生的問題既然能夠給予協助,為什麼這次不再依法泡製再試一次?如果能夠幫助該生渡此難關,使他能夠順利完成學業,對其前途、對其父母及社會國家畢竟都是一件好事,至少也可以避免產生一些嚴重的意外(該生曾經私下揚言,如果前途被毀,他絕不甘心,而且將要報復,甚至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筆者考慮之後決定好人做到底,同時也想趁此再做一次實驗。當天便到郵局再作一次佈施,祈求該生能夠逢凶化吉,化險為夷。由於這一次事情比較嚴重,也比較迫切,因此所捐的款項也比過去多了一倍。沒想到第二天下午,筆者遇到總教官時,他竟意外的邀請筆者前往其辦公室商談,筆者也就直覺的感到必定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後來總教官表示,校長本來想對王生犯規之事嚴加懲治,後來徵詢有關的訓導人員之後,終於姑念該生行將畢業,前程為重,因此特准再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說後並將處理該生的簽呈給筆者過目,筆者閱後不禁深深感到驚異,事情的演變竟然如此的奇妙和戲劇化,祈求的結果竟然沒有落空,實在令人不敢相信。該生在最後一個學期的期間,由於又接連不斷的產生了一些問題,以及學習上的困擾,因此使其導師甚為頭痛,筆者為協助該生避免麻煩並且能夠順利畢業,乃決定使用同樣的方式加以「幫助」,而且每個月都固定「幫忙」一次,蒼天不負苦心人,後來驪歌一唱,該生終於在一波三折,有驚無險的重重困難中安然獲得畢業,筆者不僅實現了一個心願,同時也再度證實了佈施的效果是何等的不可思議。

 

七、幾個不可思議的實驗

 

筆者由於上班的需要,數年前曾由故鄉(雲林縣古坑鄉)遷居嘉義。有一次筆者回鄉時,發現兩位年老(約七十歲)的親戚夫婦均罹患宿疾,其中一位病情甚為嚴重,躺在床上呻吟哀號,幾個子女不是移居國外,便是住在隔壁卻不加聞問,兩個老伴相依為命,孤苦伶仃,如今病魔纏身,不僅缺乏應有的照料,而且連醫療費用都沒有著落。筆者見景傷情,不禁產生無限的同情和難過。因此除了當時加以安慰並致送一些現款之外,次日便由嘉義商請一位醫術高明的中醫師(也是筆者的好友)特地撥冗,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回鄉前往加以診治(來回由筆者駕車載送),然而服藥之後,發現病況雖有改善,卻進步緩慢,因此他們只好改在當地就醫。由於他們每日醫療費甚為驚人,向親友借貸也愈來愈為困難,幾個月後便瀕臨山窮水盡的地步,因此每當筆者回鄉探望他們之時,兩老無不老淚縱橫,甚至痛哭失聲,傷心欲絕,使人聽後不禁鼻酸。筆者當時認為要協助他們的困境,光是拿錢接濟他們並不一定能夠解決他們的問題(何況筆者經濟能力也十分有限),而最根本的辦法乃是釜底抽薪,使他們身體健康,如此不僅可以減少他們疾病的痛苦,也可以免除他們沈重的醫療負擔。由於佛家經常表示因果報應的道理,一個人如果遭遇長期的病痛或不幸,往往與其過去或前世的業障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因此要減輕或消除其目前的痛苦,除了請良醫診療之外,努力行善積德,以贖前愆,可能便是非常直接而有效的另一個途徑。因此筆者便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又作一次實驗,回嘉義後便至郵局匯款替這兩位老人家作了一次佈施,並祈求他們消解冤孽,疾病早癒。事隔約兩週後,筆者再回鄉探望他們時,便意外的發現他們的病況已有明顯的改善,這時能夠坐在椅上與人聊天,氣色也更為良好,談話聲音也較為宏亮,筆者心中感到上次的佈施和祈求似乎已經收效,為了使他們能夠更為迅速的獲得康復,後來除了繼續再替他們捐印善書之外,選替他們參加本地一個慈善團體(嘉義行善堂)定期佈施孤兒院的活動。然後便也發現,每一次回鄉探望他們之時,他們身體也都一次比一次更健康,情況也一次此一次更為進步,真是十分奇妙。

 

又有一次,筆者內人腳底下忽然長出一個小硬塊,走路時便感到非常疼痛,起先她懷疑是小刺留在肉中,然而一再檢查的結果,發現並非如此,而且不管使用何種的藥物加以塗療,似乎都沒有任何的效果,許多醫生看了以後也都表示可能是一種惡性的瘤,必須加以開刀才能痊癒。然而內子卻十分怕痛,堅持不願開刀,因此十分的為難。後來筆者想起上次故鄉親戚醫療的經驗,行善可能有助於身體的康復,因此便決定趁此再作一次的實驗,筆者隨後乃前往郵局,以內子的名義從事佈施,並且祈求她腳痛早癒,沒想到佈施不久,腳部疼痛的程度便有明顯的減退,後來經過連續三次(每月一次)的佈施之後,腳痛的毛病,竟然在無意中完全獲得痊癒,此外,其他許多小毛病(例如感冒、咳嗽、牙痛、便秘、甚至黑斑、青春痘等等)也明顯的減少了很多,這種效果實在不可思議,也令人難以想像。由於沒有想到行善的效果是如此的明確,因此內子為了使全家大小身體都能健康,事事都能平安,因此便決定以後每月都固定作佈施的活動,除了捐印善書之外,還參加行善堂定期與不定期的佈施,以及春風化雨社的捐款贈書的活動,甚至還參加家扶中心的認養孤兒工作等等,雖然這些活動增加了經濟上的不少負擔,然而筆者始終認為與其用心積存財富,倒不如平時多多佈施和奉獻,因為奉獻的結果,不僅社會人群與貧苦眾生可以立即受到救助和溫暖,而且由於「施比受更有福」,心中也會經常感到一種莫名的愉悅和無限的安慰。還有一點意想不到的收穫便是,筆者發現自從專心授入這些有意義的活動之後,不僅家中大小一切都似乎覺得較為順利和如意,而且還由此認識了許許多多善心的朋友,生活上也因此感到更為充實和愉快。

 

八、劉女士命運的轉變

 

拙作「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一書初版不久,有一位劉女士來訪問筆者,在談話中一再表示,過去一直很想做些有益社會的工作,可是始終都不知道門徑,因此常常感到遺憾。最近無意中看到本書,心中頓然開朗,不僅對書中所舉各種活動感到非常嚮往,而且還想實際參與這些行善的行列,筆者看她如此的誠懇與熱心,因此也就竭盡所知,詳加說明和作建議,自此以後,她也就成為各種慈善活動最熱心的支持者。幾個月後,這位女士有一天忽然來訪,並向筆者說了許多令人深感意外的親身經驗,她說每一次參加孤兒院的佈施後都感到很愉快,雖然從來並不刻意祈求什麼願望,可是事實上卻接二連三的產生了許多難以解釋的「巧合」,使她深深感到冥冥中對於行善的人似乎都有一個補償或回報。她說第一個「巧合」,乃是過去因為購買房子而有了債務,為了減輕利息的負擔,曾經設法出售一筆土地,可是兩年來不管如何努力都未能如願,因此至感困擾,沒想到自從參加行善後不到四個月,便突然有人來洽購土地,因此也就很快解決了多年來的困難。第二個「巧合」便是去年大年初四,她與兩個孩子到台中,他堂哥用機車載他們去訪親,在北屯一個十字路口停下後,明明看到兩邊都沒車子,因此便開車越過馬路,沒想到這時竟然有一輛計程車突然急駛而來,轟然一聲,立即將他們撞倒,附近人家紛紛出來探望究竟,發現他們一車五人全部倒在地上,認為這次必定凶多吉少,因此紛紛前往圍觀,他們後來紛紛由地上爬起來,除了發現每一個人的左腳受到輕傷之外,其餘都安然無恙,當時有一個居民告訴她,這一個地點最近已經發生了三次的車禍,每一次都有人死傷,因此極為不吉,他們這次被撞得很厲害,結果竟然都沒有受什麼傷,實在可說是「奇蹟」,他們實在命大。第三個「巧合」便是她一生最大的苦惱,也是十幾年來一直折磨她的病痛,最近也有了非常顯著的改善,因此甚感安慰,她說自從結婚之後,不久便患有一種難以啟齒的婦女病,為了治療此病已經花費幾十萬,可是仍然沒有起色,因此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好到處求神拜佛,相命卜卦,甚至請人改運,結果也是徒勞無益,為此她經常暗中落淚,自怨自艾,有時感到萬般無奈和苦悶,沒想到正在這種傷心失望,徬徨苦惱的時候,看到這本書,使她產生了新機,後來參加了佈施和捐印善書的活動,不僅精神上逐漸感到快慰,而且這一種惱人的宿疾,也因為有人介紹至一家專治此病的藥局而大有起色。然而最令她感到衷心快慰的的是,她的先生最近對她的態度幾乎變了一百八十度,過去很冷漠,全然不知體貼,現在卻關懷備至,每天晚上甚至都要親自泡一杯牛奶給她喝,使她十分感激,這些都是以往所不敢夢想的奢求,現在卻都一一成為事實,實在非常奇妙。她說為了更有能力去佈施,在四、五個月前便每天五點起床,前往三戶人家替他們洗衣服,以便賺取更多的工資來從事行善的工作,這種決心和義舉,實在令人無限的敬佩。去年十一月初,這位女士又告訴筆者,她最近因為看到市內一位貧民去世後無力料理後事,乃節衣縮食捐了兩千元以助其購買棺木之需,事後不到兩三天竟然發現其婦女病又頓時改善了不少,她說過去的病痛如果是十分,自從認真行善後便減輕為五分,然而此後不管再服用什麼醫藥總是很難再有什麼起色,因此感到很困惱,而最近這一次佈施之後竟然感到極為輕鬆愉快,其他症狀也由原來的五分再減為二分,這種神奇的經驗,簡直令其無法相信,為什麼會如此呢,以因果律來說實在也不難解釋。

 

九、葉教授的故事

 

筆者目前所服務的學校有一位葉姓的同事,她先生原來在一所市立國中當校長,有一次報紙登出她先生可能出任當地縣教育局長的新職,筆者聞訊後隨即用電話向她祝賀,沒想到她即刻表示,這是不可能的事,筆者問其原因何在,她說她先生從來「不穿運動鞋」,換言之,平常只是知道把學校辦好,從來不喜歡為了自己的「發展」而到處「運動運動」,也從未有過這種念頭,即使想要發展,也缺乏「有力的關係」,何況現在還有一個曾經在本地服務,目前在僻遠地區服務的對手,正在透過縣長,並聯合議會議長和全體議員的聯名,竭力向有關的主管當局爭取這一局長的寶座,因此她先生被選上的可能性可說微乎其微,甚至幾乎不敢想像。當時筆者聽後,雖然不能不同意她的看法,然而卻向她表示,儘管依目前情況的懸殊看來,大勢似乎已定,不過您們夫婦平日除了奉公守法之外對於種種慈善事業都是最為熱心,所謂善有善報,說不定這次您的先生可能會脫穎而出成為黑馬也未可知。沒想到大約一週後,筆者的推斷居然獲得了應驗,當時聞者無不深感意外和驚訝。筆者不僅由此了解政府選拔人才的堅持原則,同時也證驗了善有善報好人必能出頭的道理。

 

又有一次,這位同事的么兒騎車不慎發生車禍,被機車撞斷了一條腿,幸虧沒有腦震盪或其他嚴重的傷害,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雖然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治療,骨折的部分始終未能痊癒,走路時仍然很痛,後來還發現受傷的一腳有逐漸腫脹的現象,為了獲得更有效的治療,他們曾經先後兩次帶他到台大醫院,接受最新儀器的檢查,結果每次醫生都表示,腿上的神經似有麻痺的現象,要恢復正常機能,目前並沒有什麼有效的方法,這孩子在失望之餘,便經常表示悲觀消極,甚至自暴自棄的現象,再也無法定下心來唸書,脾氣也變得很暴躁,因此全家人都為此而操心和頭痛。後來這位同事在無意中向筆者透露此事,筆者聽後便向她建議,既然連台大醫師都無能為力,何不用他的名義作一次佈施試試看,她聽後認為還有道理,那天中午回家時便至郵局灑了兩千元,捐給一家慈善兼教化的機構。後來這位同事告訴筆者,她寄了這筆捐款之後不到一週,沒想到便有一位小學老師告訴她,在嘉義六腳鄉的鄉下(灣內)有一個接骨師醫術極為高明,許多大醫院無法醫治的都去找他,這位同事雖然半信半疑,然而為了孩子的康復,因此也就送他前往該處就醫。這位接骨師加以詳細診斷後表示,他的骨折接合不良,必須重新接合,隨後便立即動手矯治,雖然當時十分疼痛,然而事後卻感到比過去輕鬆不少,以後再經過數次的醫療,這個孩子的腿傷居然奇蹟似的完全復原,走起路來也不再覺得異樣,因此也就再恢復了舊日的歡笑和信心。

 

更有一次,這位同事還在唸大學的老大(平時很信佛,也喜歡佈施)在中壢騎機車郊遊時,不慎衝落深谷的水泥渠中,同行的友伴當場都大吃一驚,認為這次必定凶多吉少,沒想到事後他竟然自動爬起,而且發現毫無受傷痕跡,連摩托車也沒損壞,令人驚訝得無法相信這是一個事實,後來他說在跌落山谷的一刻,似乎有壹股非常奇特的力量將他扶住,因此也就奇蹟似的避免了一個大劫難。最近這位同事的女兒由一所私立大學畢業,許多同學都找不到工作,沒想到她一畢業,即被留下當助教,而且同時又找到一個極好的兼差,她的工作問題竟然能夠如此的順利,使人深深感到意外和羨慕。由於這位同事一再體會許多這種奇妙之遭遇,因此後來對於任何慈善活動也就比過去更加熱心。

 

十、陳老師的善報

 

有一次筆者參加十大建設的參觀旅行,在遊覽車上認識了一位坐在鄰座的陳姓小學老師,在互相長談之後,發現這位女老師的家庭極為特殊,她先生是一位農學博士,也是一所國立專科學校的校長,她的三個孩子個個都是令人稱羨的天才,智商都在一百三十幾以上,老三更高達一百五十三,老大老二均先後考上一般公認最難錄取的台大醫學系,老三雖然聰明,但因太愛運動,不喜唸書,大學聯考只匆勿的準備了半個月,竟然也考上台大地質系。更難得的是,這些孩子不僅不會自恃聰明和學業超群,反而個個都溫文有禮,非常孝順父母並尊敬師長,因此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讚不絕口,此外這位老師的哥哥是本地省立醫院的院長,也是名噪一時治療青蛙肢的專家,這位名醫曾經遭遇過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蹟,據這位老師說,他過去曾經留學日本,就讀長崎醫科大學,當時值二次大戰末期,美國飛機曾經在長崎投擲一顆原子彈,落彈地點恰巧就在該校,因此全校不論校舍或人員,均當場被摧毀,並化為一陣煙塵,消息傳到台灣之後,大家都認為這一孩子必然難逃此劫,因此全家傷心欲絕,沒想到戰爭結束幾個月後,他竟然奇蹟似的返回家鄉。家人見其死裏逃生突然歸來,當然感到萬分驚奇和意外,因此也就迫不及待的問他事情發生的經過,他說,他所以能夠十分僥倖逃過此一災難,可以說完全是由於一種難以想像,而且近乎神蹟的安排。他表示他在就讀這一大學的期間,非常用功,從來不缺席或逃課,不過沒想到有一次他寄宿的房東之女兒,有一天在外出時遺失了小提包,因此就不斷拜託他陪他一齊去尋找,起先他以課業為重的理由加以拒絕,然而經不起這位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懇求,終於不得不勉強加以答應,陪著她前往遠處的山區尋找遺失的物品,然而就在他們遠離學校到達山區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天邊一陣異乎尋常的閃亮,隨後又聽到一陣低沉的爆炸巨響,他們萬萬沒想到這一次勉強的外出,竟然幸運的躲過了一場空前最大的浩劫。「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一戶人家能夠如此的美滿和幸運,相信也必定其來有自,筆者在好奇之餘,乃進一步探究其家世及先人行誼,沒想到一切都不出筆者事先所料。這位老師的家庭,不論是婆家或娘家,幾乎都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急公好義,慈悲助人」的楷模。這位老師在家是一位典型的賢妻良母,在學校是一位大家公認最盡職與最富愛心的老師,她的先生曾經在一所專科學校先後擔任訓導、總務與教務三種主任的職務,不僅平時認真負責,一介不取,而且人緣極佳,有口皆碑,因此每次新舊校長交接時,幾乎都能立即將各種帳冊移交清楚,因此也就贏得校長及同事的充分信任,最近一任校長在離職前為了愛惜人才,乃設法保薦他前往日本進修,並在短期內取得農學博士學位,事後又自動向教育部極力推薦他接長該校,結果果然善有善報,好人終於出頭,她的先生不久便也順利榮升,接長該校。此外再以其公公為例,由於過去家境不裕,他卻能夠子代父職,克勤克儉,維持家計,照顧弟妹,並撫養他們成人,後來分配祖產時,竟然還把最好的土地全部讓給幾個弟弟,而自己卻只保留河邊貧瘠的一小部分,這種捨己為「弟」照顧弟妹的精神,使得所有的鄰居和族人都深受感動和佩服。後來由於無法在家鄉繼續農耕為生,只好由故鄉遷居嘉義,任職學校機關,當時由於待遇菲薄,加上子女極多(八個),因此生活極為清苦,然而在此期間,他仍然繼續鼓勵其弟弟的孩子前來嘉義讀書,對於這些遠來嘉義求學的姪兒(前後共有四人),不僅供給食宿和學費,而且更難得的是,凡有佳肴美食,都要讓他們優先享用,真是愛護備至,聞者動容。難怪後來這位大家公認的大好人在操勞過度與世長辭時,其弟妹親戚,甚至鄰居好友,莫不痛哭失聲,傷心欲絕,其中許多堂堂大男人,甚至在靈前嚎淘慟哭終至昏倒,可見其公公平日為人之善,與受人愛戴之深至何種的程度。佛家常云:百善孝為先,一個人如能孝順父母,愛護弟妹,重視五倫,教好自己的子弟,然後再推己及人,廣被愛心,便可說是成就了最根本、最具體、也是最有意義的慈善事業。孝悌之家必有善後,然而許多人卻不明此理,常常喜歡以慈善活動作沽名釣譽的工具,卻捨近就遠,不見輿薪,而忽略了「慈善應以雙親和家庭著手」的道理,這是非常可惜的事。

 

十一、何老先生的善舉

 

此外還有一個活生生的實例。距離嘉義不遠的民雄鄉有一位何老先生,自從民國四十八年其令堂去世後直至目前,每年歲末都大量佈施白米和現款,使全鄉貧民遍受其惠,據說他每年所發的白米常達三、四百斗,所發的現款也達五、六萬元之多,而且年年如此,從不間斷。在平時更是樂善好施,熱心公益,該鄉唯一現代化的大型圖書館便是他們捐獻的成果。筆者心想如此難得的大善士必定也會有不尋常的善報,在多方探究之餘,果然也不出所料,發現許多令人驚異的現象。何老先生的所有子女,不僅都接受高等教育,而且個個表現都很傑出,家庭也都非常美滿,其中老大不僅是縣議員,而且還創辦了一所私立高級職校,該校發展之迅速與學生人數之多,堪稱本省南部同類學校中的第一位;此外最近又創設了全國規模最大(佔地七千坪)的幼兒學校。目前這兩所學校均蒸蒸日上,讚譽交加;老二是目前該鄉的鄉長,現在可說政通人和,有口皆碑;老三從事貿易事業,近年來也都一帆風順,不僅替個人累積不少財富,同時也替國家賺取了可觀的外匯;老四是藥劑師,目前已經繼承了父親主持藥局的事業。據當地居民表示,近幾年來,這家藥局的生意之好和取藥病人之多,很可能是各地藥局中的第一位,據稱在每年夏季或感冒流行期間,他們為了應付川流不息的大群人潮,有時都要事先把藥品依各種可能的症狀,分門別類加以調配(例如感冒流鼻涕的放在一邊,有發燒現象的又放一邊等等),並且分別包裝妥當,以便患者來後,一問病情便可以立即取走服用,這種現象實在聞所未聞,十分罕見。此外四個女兒也都分別嫁給國外與國內的銀行家、實業家和醫生,何家的子弟個個都能安享人間的榮華和幸福,無疑的也有相當的道理在。

 

十二、磚瓦工廠的發達

 

剛才提到生意隆盛的現象,筆者還想到另一個很好的實例。筆者有一個葉姓的親戚,在雲林縣斗六市經營一家建材(磚瓦)工廠,雖然這位工廠的老主持人甚為木訥,不善應酬,然而秉性忠厚,心地善良,對於公益事業一向極為支持,尤其經常捐獻鉅量的建材以協助各種公益事業(尤其是廟寺和學校),因此博得普遍的好評。由於幾十年不斷的大量捐獻,因此也產生了一種明顯的「奇蹟」。許多當地的其他同業者,不是經常發現生產過剩,銷路困難,便是受到季節性的影響而呈現生意時好時差,極不均勻的現象,近年來建築業又普遍受到不景氣的影響,許多工廠不是大量減產,便是紛紛停工,甚至因而關門大吉者也不在少數,然而筆者這位親戚的工廠,自光復之初創設以來,似乎愈來愈興盛,尤其是近十幾年來,不僅很少受到景氣的重大影響,而且生產的製品始終都維持十分暢銷的現象,不僅經常供不應求,而且幾乎一年到頭都被訂購的客戶日夜催貨,有時為了爭取交貨的順序,許多顧客之間還時常引起不少的糾紛,這些都是筆者經常親自目睹的事實,也是當地工商界人士經常引以為羨和津津樂道的一個話題。然而事實上據筆者所知,這家工廠的負責人既沒有實施什麼科學的企業管理,也不善於各種交際的手腕,更沒有什麼「祖傅秘方」或專利的技術,因此其生意的興隆似乎只能以「巧合」來解釋,可是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種興隆的現象竟然持續維持了一、二十年之久,直到目前仍然方興未艾,不遜往日,這種現象是否「單純的巧合」?或者另有其他重要的因素?實在令人值得深思體會和耐人尋味。

 

最近(七十三年十月)該葉老先生不幸去世,據其家屬表示,附近一所規模宏大的廟寺(受天宮,該寺亦為葉老先生捐獻土地及建材所興造)在翌日竟由「北港朝天宮大媽」降文加以指示,文稱:「葉魂十世行善,功德圓滿,已由吾神帶往南天蒞任錦衣衛使者一職,一切白色蠟燭吊聯花圈佈置均須改換紅色,禁用道士,另聘高僧日夜誦經,宴客一律用素食,不得殺生,出殯當天,龍團助陣,聖樂齊出,禁聞哭聲。」筆者在治喪期間曾屢次前往祭拜,並目睹逝者在去世兩天後臉色突呈紅潤,法相極為莊嚴,且渾身柔軟異常,毫無僵硬現象。許多誦經團團員也一再表示,他們來此誦經期間,經常聞到一股奇特的異香,而且整日誦經之後也不像平常一樣感到非常疲憊,反而覺得精神飽滿心情愉快。此外在出殯前日,由於全省各地陰雨綿綿,氣象局報告也表示颱風可能來臨,因此家人十分擔心,然而次日清晨天氣竟然意外轉為晴朗,聞者莫不視為奇蹟。葉老先生一生行善積德,神人共欽,因此逝世時極盡哀榮,誠為善有善報的又一明證。

 

十三、歐住持眼疾的痊癒

 

行善積德除了對自己的家庭和後代有極為良好的影響之外,對於自己本身的健康和命運的發展更有密切的關係。筆者過去曾經認識故鄉一個廟寺的住持(姓歐),幾年前她曾經罹患嚴重的眼疾,眼中忽然出現一片黑影,幾乎無法觀看外物,後來轉到嘉義就醫,花費幾萬元後仍然毫無起色,許多眼科醫生也都表示對此症狀沒有把握,因此感到十分的苦惱。嘉義市行善堂的主持人林先生知曉此事之後便向她忠告,一個人如果只是唸經拜佛,專持「內修」(修慧)畢竟是不夠的,假使能夠進一步致力於「外功」(修福)的活動,例如佈施等等,則可消除前愆,減輕業障,這時如果有什麼病痛或難癒之症,也大都可以逐漸獲得改善或解脫,因此要治好眼疾,除了看醫生之外,更應當「拼命作善事」。反過來說,一個人如果能將醫藥費的一小部分用來佈施,則不僅身體可以早日恢復健康,而且往往可以節省以後大筆的醫藥費。此外,如果能夠將大筆用以保險的費用,拿一部分來行善,則「事先預防勝於事後的補救」,將來往往可以避免許多意外的危險或麻煩,這是他長期體會得來的一種寶貴經驗。這位住持聽後認為很有道理,因此也就隨即參加行善堂每次至育幼院的佈施活動,沒想到參加幾次後,其眼疾竟然奇蹟似的大為起色,幾個月後便完全恢復健康和正常,經過這次的經驗後,這位住持也就成為行善堂最熱心的一位會員,不僅每次都參加佈施,而且還經常利用機會鼓勵別人響應這種「既利人又利己」的義舉。

 

十四、春風化雨社社員的善報

 

筆者還有一些親身體驗的事件足以證明為善最樂以及善有善報的現象確實是存在的。民國六十七年,筆者曾經與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事和好友組成了一個小團體,稱為「春風化雨社」,每人每月都捐出一、兩百元,大家揍足後便購買極富教育意義的兒童讀物及偉人傳記,然後贈給偏僻地區的小學,使這些文化環境甚為貧乏的兒童能夠獲得精神的食糧,我們每個月贈送壹個學校,到目前(民國七三年年底)已經持續贈送了八十個學校,雖然我們的經費很有限,每月只能湊集幾千塊錢,購買一百多本的書籍,(最近較多,每月可以贈送幾個學校)然而每次在贈書之後,總感到自己對於貧苦的兒童,對於教育事業,甚至對社會已經盡了一份的心意,因此心中總是感到十分的安慰和愉快。這種捐獻的工作持續不斷的結果,筆者發現,除了使我們社員與社員之間加強了聯繫,促進了感情,相處更為融洽之外,無形中還產生了一些「特殊」的現象,那就是本校每年獲得升等提名(如助教升講師、講師升副教授、副教授升教授)的名單中大部分都是本社的社員。有時由於名額極為有限,競爭極為激烈,然而每次脫穎而出獲得提名的也往往都是本社最熱心的社員。還有更奇特的是,近年來考上研究所,獲得公費,留職停薪,繼續深造的也大部分都是本社長期的社員。此外,有些社員還發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例如有一位姓張的老師駕車不慎,被阿里山火車撞落至很深的橋下,結果雖然汽車被撞壞,然而他跟孩子除了皮肉受到輕微的擦傷之外,竟然都安然無恙,一位詹姓的老師騎機車先後被人撞倒了兩次,每次車子損壞都很嚴重,可是人卻僅有膝蓋皮膚擦傷,其餘全然無礙;還有一件很有趣的事便是,有一位目前在幼稚園服務的社員,由於平時過分重視事業,以致雖年將屆不惑,猶遲遲找不到對象,大家都替他擔心,沒想到長期奉獻努力行善的結果,最近居然宣佈訂婚,而訂婚的對象也極為理想,因此所有親友無不替他感到慶幸,甚至視為奇蹟。此外,有不少的女社員在懷孕後希望能夠生男或育女,結果竟然也都巧妙的一一獲得如願。

 

有一次,筆者一位教務處的陳姓同事,自動向筆者表示,要替其第一個孩子參加春風化雨社,筆者問他為何要參加,他說幾個月前,他暗中替其次子參加本社之後,有一次他次子(目前在軍中服役)回家渡假,談起軍中生活,竟然表示最近不知什麼原因,其長官對他的態度突然變得較為親切,與過去嚴厲的作風迥然有異,因此日子過得較為愉快,由於行善結果竟然如此奇妙,因此希望已在做事的長子也能加入本社,以便分享這類經驗。由於教育工作乃是百年樹人的事業,而且愈早給孩子良好的教育,將來收效也就愈大,如果我們能夠大量購買優良的圖書讓兒童閱讀,則不僅可以提高其國語文的能力,同時也可以由此獲得大量的知識,學得為人處世的道理,甚至奠定將來效法偉大人物的志向,因此可以大大地提高學校教育的效果。職是之故,筆者至盼社會熱心人士能夠重視這種購書和贈書的教育慈善活動並加以支持,以便儘早發揮促進兒童變化氣質的功效。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