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_癌細胞變快樂佛細胞 - 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42_癌細胞變快樂佛細胞 - 1


癌細胞變快樂佛細胞

  

道證法師講述

林美瑛‧李曜安‧蔡佩芹‧妙音‧

東吳大學淨智社‧林嘉雯‧蔡淑女敬記

 

癌細胞可以變成快樂的佛細胞

禮佛連續動作

李木源居士(癌細胞變功德林)

超越血癌的博士(放生—放慈悲心生,放己重生)

歡喜心的力量

兩位乳癌患者的啟示

不受第二支箭的苦

超越肝癌的勇者

  

 

癌細胞可以變成快樂的佛細胞

 

患癌、或重病,何去何從?

 

假如您是一個信佛念佛已經很開心歡喜的人,那是沒有必要談什麼話的:假如您這一生還沒有很好的準備就已經患癌症,或是其他的重病,以至於內心很苦悶,生活很恐怖,不知道何去何從?那麼我們也許可以互相勉勵。我自己是一個由腫瘤科醫師變成一個腫瘤病患的人,您可以認為既然如此,那一定是個最差的笨醫生,根本就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這種人講的一定沒什麼用處。確實是如此,很多人都笑我,我自己也覺得好笑,真是個笨醫生!但是在這世界上實在也找不出幾個不會生病、長生不老的醫生,更找不到一個能保證自己不病不死的醫生。所以我的親身經歷雖然有點好笑,假如您能夠慈悲不見笑,不嫌棄的話就姑且聽一聽,因為即使幾張舊的破報紙,也可以幫忙保護您一個貴重的花瓶,不至於摔破;一支小小光線微弱平常看不起眼的蠟燭,在停電的時候也可以陪您度過人生中颱風黑暗的夜晚。您就當我是那幾張舊的破報紙幫忙來保護您的花瓶,我也很願意做一支小小的蠟燭陪您度過一個停電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

 

黑暗坎坷的山路,願結伴同行

 

這些年來常常有些患了癌症的朋友,因為看了台中蓮社的老師陸續將我以前演講的一些錄音帶謄寫出版的小冊子,就很想一起談一談,彼此切磋一下,交換一些患了癌症以後的心聲或心得。大多數想要找我的人都是吃過很多苦,包括疾病的苦、治療的苦、旁人不體諒的苦、自己生死恐怖的苦,甚至被家裡的人或自己所愛的人遺棄的苦。大家受苦的時候都希望有人能體諒自己內心的滋味。當恐怖得手腳冰冷的時候,都希望有一雙溫暖又偉大的佛手來為我們做即時的救度。黑夜裡走一段坎坷的山路,覺得孤獨的時候,假如有個人結伴同行,往往會覺得好走多了,但願在您苦惱的時候我能和您結伴同行。

 

走出恐怖,盡心付出,

學習活一天,感恩一天;活一天,快樂一天

 

我們都一樣是會笑、會哭、會痛、會苦、有血、有淚的人,遇到沒有辦法的困境都會煩惱恐怖的。當知道有個腫瘤而且叫做「惡性的」長在我們體內,不知道將會帶給自己什麼折磨的時候,很少有人不怕的;當知道自己可能快死了,不知道去哪裡,可以說沒有人不恐怖的。我很感謝佛菩薩以及一些師長、父母、善知識的教導讓我可以由這層恐怖中走出來,也很感謝以前在醫院中很多病患的啟示和示現,讓我學習到如何度過癌症的日子,而且學習活一天感恩一天,活一天快樂一天。我也有很痛苦,痛苦到無法安然忍耐的日子,但是憑著信心可以再走回到感恩快樂。曾經有人聽到這裡就搖頭說我們事先並沒有您的信仰,對佛也不了解,所以生不起什麼感恩的心,擔憂都擔憂死了,沒辦法像您這樣,您是不是能講一些不要涉及佛經或專有名詞而對我們比較實用的話。也曾有一位患者對我說:「我現在沒有心情去研究佛經,我心裡擔憂,天天去翻醫學資料,愈看愈害怕,有人叫我讀佛經,我心好亂什麼都讀不進去!」這位患者所說的確實反應出一般人的狀況和困難,我自己並沒有什麼功夫也沒有資格能力講佛經,我只是有一些見聞和經歷,從其中得到一些啟示和力量,使我解開一些心結而已,雖然是很貧乏,但也可以分享給您。也許您根機比較好,能過得比我更快樂更開朗。

 

快樂無憂,是名為佛

 

我很喜歡一位禪宗的祖師—道信禪師對佛的解釋。他說:「快樂無憂是名為佛」。就是內心一直保持在快樂無憂才名為佛。

 

骨不嚇人,人自嚇;癌不驚人,人自驚

 

我先說一件趣事或許您可以從中去體會:以前我在醫學院讀書的時候,大二那年要修解剖學,首先要研究人體的骨骼構造,哪一塊骨骼上面有些什麼洞洞,洞洞裡面通過的是什麼血管、神經,都要記得一清二楚。考試很嚴格,很多人都被「當」掉了。那一年十月份有假期,我就趁著假期返回台南故鄉去度假,可是假期以後就要考試,所以放了假也得把骨頭帶回家去研究背誦。我們學習所用的都是真人真骨頭,我帶著一個頭骨和幾根比較複雜的骨頭擠火車回家,只有用一個簡單的手提袋裝著,捧在胸前上車,車上很多人和我擠來擠去,擠過我那個袋子,大家都不知道袋子內裝的是什麼,所以大家都很自在,沒有人有意見。後來我才知道,如果我亮出一個骨頭,聲明那是真的,可能就有人要讓座給我,但也可能旁邊的人都會走光了。那時候我只覺得很平常,回家去以後,全家人也都覺得很平常,因為家父是個醫生,大家都覺得那只是個教具而已。後來有個比我大二歲的表姊,她看到我抱著骨頭一面對著書上的圖,在那裡喃喃念著拉丁文,她很有興趣地走過來看,笑嘻嘻地和我一起看,還拿起我手上的骨頭,感嘆說:「哇!眼睛是個大洞洞,鼻子塌塌的真可愛。」她邊看邊笑。我當時不知道怎麼了,就對她說:「這些人把骨頭奉獻給我們做研究,讓我們以後能夠救人,所以應該要向他們致敬而且要致謝。」我話還沒講完,表姊突然驚叫一聲把骨頭丟得遠遠的,快哭出來了,怪我說:「妳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那是真的!」我趕快說抱歉,然後去把骨頭撿起來,看她臉色蒼白而且蹲到我的鋼琴旁邊發抖嚇哭了,她又看看自己的手—一雙摸過死人骨頭的手怪可怕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可是自己的手又不能丟掉,我看她真的是很害怕,就向她道歉說:「對不起,原來您不曉得骨頭是真的,不過剛才您也看得很高興,不是嗎?真的骨頭也並不可怕啊!我們每天都和骨頭一起研究,只是必須要有恭敬的心。」我又說了很多話安慰她,她才破涕為笑,可是她還是不敢再摸那個骨頭。我為什麼費唇舌來說這件事呢?因為這件事給我很大的啟示:其實人都是活在自己「觀念」的世界中,那個骨頭前後並沒有什麼差別,但是表姊的情緒卻是天差地別。她原來認為那是個塑膠做的或是人造的教具,一點也不害怕,又很有興趣地又看又笑。後來她又自己認為「原來是個可怕的死人骨頭」,所以嚇得臉色蒼白,把骨頭扔得遠遠的!雖然是個真人的骨頭,如果觀念中當作是假的就不可怕,那麼就玩得自在又有趣。一旦在觀念中把很單純的骨頭和小時候被嚇唬過的那些鬼故事聯想在一起,就變得很恐怖。對不胡亂聯想的人而言,骨頭實在很平常,因為我們本來每個人自己都有一副骨頭,骨頭包在肉裡不也都是很平常,一點都不可怕嗎?但是這位表姊當她笑的時候笑得也真,當她嚇哭的時候,心臟也跳得很厲害,因為她被自己的觀念和胡思亂想給束縛住了。我們可不要笑她,其實我們自己也一樣,都是被一些觀念和幻象所欺騙,可以說是「色不迷人、人自迷」,「骨頭不嚇人、人自嚇」。很多話本身並不氣人,是人聽了自己生氣。同樣的,「癌不嚇人、人自嚇」,這一嚇,可能根本沒事但心臟也要無端地跳動加快:本來很有力氣的人,一嚇也嚇得癱瘓下來。

 

情緒、心念,有決定性,強大不可思議力量

檢驗報告「數字」令人失望,則瞬間全身無力

比服毒藥發作更快、更嚴重

 

在醫院工作曾經發現一個事實,很多病人作了放射治療、化學治療,血球大多會降低,他們本來都沒有概念,根本不知道自己血球是多少,又數目多少到底有什麼意義。大概觀念中認為降低總是不太好,醫院有個標準,血球多少數目以下就休息,暫時不能治療。有些病人因為白血球降低,就暫時休息幾天。當他在家裡覺得自己體力比較好又回來醫院的時候,大多數的人以為自己的血球一定增加了,所以進入診療室時,常常能說能笑地告訴我:「這幾天好很多,又會吃飯了!」他也會高高興興拿檢驗單去驗血,又把檢驗單拿回來給醫生看,我們在看單子的時候,病人都會問:「我現在白血球多少了?」假如我照著單子上的數目說出來,比上次的更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話,幾乎每個病人都臉色一沉腳一軟,變成沒有力氣地說:「怎麼那麼低啊?」,待會可能更沒有力氣頹喪到幾乎走不回家。我們可以想想同樣一個身體前一秒鐘、後一秒鐘,狀況應該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只是聽到一個令人失望的數字心裡一擔憂,馬上就由先前覺得「好多了」的狀況,又掉到一個頹喪衰弱的狀況,這比吃什麼毒藥發作都快!從這裡我體會到人的「心念」有著決定性強大不可思議的力量。

 

美國研究顯示—心態決定預後

情緒影響免疫功能

科學實驗,生氣產生類蛇毒物質

(生氣如服毒,念佛勝「吃補」)

 

★科學的實驗也顯示情緒的變化確實可產生出一些物質來影響生理。譬如說:生氣的時候,體內可產生出和毒蛇毒液非常接近甚至相同的毒素來。

 

所幸,肝臟尚可解毒,故生氣之毒不致弊命。若肝之解毒功能不佳者,或血壓高、心臟病者,生氣之毒足以致命。故徹底的「解毒」,須由「心念」下功夫。心念改變,身體物質亦改變。

 

★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有一研究顯示:研究學者可百分之百正確預估病人,在一、二個月內會戰勝癌症、或被癌打敗。他們所根據的,並不是癌的大小、部位,也不是儀器之檢查結果,更不是驗血報告中的指數,而完全是根據病人的「心態」。心,才是根源。

 

★已有數以千計的研究顯示,承受「壓力」,會使「胸腺」萎縮—即免疫功能變弱。而且實驗結果,生氣、憂愁、負面情緒也都會引起免疫功能衰退,使癌病及感染更易發生,也會使治療失效。(因治療效果,亦須透過自體免疫功能,才能產生。)

 

這顯示「心念」有強大的力量。所以才有必要把我們的心念拿來念佛。因為佛是快樂無憂最光明的,念佛自然光明快樂有力。心念佛就無一切負面情緒之毒素,又可紓解一切壓力,自然增強免疫!

 

要明白,壓力是自心去「接受」的,只有很在乎、罣礙的事才會有「壓力」,若改變觀念,不覺得那是壓力,則壓力亦不存在,亦不必「受」。若決心專「受」佛光(念佛),則無心去「受」壓力。應鍛鍊「受與不受由自心作主」。

 

科學證明,「快樂」產生「增強免疫力」之物質

—萬法唯心造,念佛最快樂

 

科學研究也顯示,當人快樂時,腦子也會分泌出化學物質,如Endorphins(安多芬)和Enkephalins(安可發靈),前者可增加體內「T細胞」(淋巴球)產量(相當於增加警衛、軍隊數量),後者能增加「T細胞」戰勝癌細胞之力量(亦即使之武功高強),並使活潑有效的「T細胞」增加。可見「心念」是總指揮官,指揮免疫軍隊,這是科學實驗之結果,也證明佛所說的「萬法唯心造」。念佛人,願生「極樂」世界,就是願「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也就是願使心常在快樂狀態。阿彌陀佛又稱為「歡喜光佛」,常念佛就是常歡喜,常製造出一切增加免疫力之物質,故稱佛為「無上醫王」,歡喜念佛是最佳補藥。

 

被語言、幻相嚇死的死刑犯

 

心理學家曾經作了一個實驗,是以一個死刑犯所作的實驗。我們先不考慮他們作這個實驗合人道或是不合人道,他們讓死刑犯躺在床上,把他的眼睛矇起來,然後告訴他說:「我們把您的手腕血管切開,您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出來,當血流光的時候,你就死了。」說完之後就假裝拿個東西在手上劃一下,其實根本就沒有劃破皮,接著心理學家又用和體溫差不多的水,一滴滴的滴在他的手上,讓他感覺真的有溫溫的血液在流動,又用一個鐵桶子在下面承接溫水,讓他聽到滴滴答答的聲音,又告訴他說:「你的血一滴滴地流出來,再流不久就流完了,現在只剩幾分鐘,時間就到了。」果然時間一到,這犯人就真的嚇死了,其實他連一滴血也沒有流出來,一點皮也沒有劃破,純粹是被語言與幻象所欺騙,活活嚇死了。這雖然是比較殘忍的實驗,但是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就是心念與信念可以決定我們的命運。這死刑犯可以說是一位菩薩,他雖然是被嚇死了,但是這個實驗的結果可以讓我們對佛家所說的「一切唯心造」的道理有些許的瞭解和信心。以前我常常告訴病人這個實驗,他們本來很憂愁的,但真正聽懂了這個道理以後,他們知道可以用心念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不必要自己嚇自己,用幻想來讓自己過黑暗的生活。

 

提起信心,細胞振奮快樂

 

記得小學的時候讀過一篇閱讀測驗,是外國文章翻譯過來的,看過以後很感動,掉下了眼淚,到現在印象還很深刻。那篇文章是說一個患了重病覺得自己已經不會好的病人,天天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那時候秋天已經快過了,將進入冬天。外國的冬天很冷,樹葉都一片片的掉落下來,這位病人看了凋落的樹葉內心很感傷。有一天晚上作了一個夢,夢見有人告訴他說:「當窗外這棵樹的樹葉完全掉落的時候,你的生命就結束了。」這個病人作了這個夢,醒過來就更悲哀,每天都很緊張地看著樹葉一片片掉落,每片葉子掉下來都增加他的恐怖。有一位仁慈的醫生去看他,發現他的悲哀就問出他的情形,於是這位醫生就設法要幫助他,快到下雪的日子了,有一個晚上刮著很強的風,幾乎所有的樹葉都掉光了,在黑暗裡他雖然看不見外面,也認為樹葉一定會全部掉光,但是天亮以後這位仁慈的醫生立刻來看他,指著窗外那棵樹說:「你看,那樹枝上所有的葉子都掉了,獨獨有一根樹枝有些葉子還好好的,昨夜大風怎麼吹都吹不掉那些葉子,這真是個奇蹟,顯示你的病一定會有奇蹟出現,一定會好起來的!」病人看看窗外,果然所有的樹葉都掉落樹枝都光禿禿的,只有這棵樹上還有一些葉子在那裡,病人看到了這個情形又聽到了醫生的話,精神為之一振,整個人都歡喜起來,不久就能離開病房康復。你知道這個故事為什麼讓我感動而印象深刻嗎?因為那些不掉落的葉子是那位仁慈的醫生為了安慰這個病患,半夜裡自己爬到樹上來做手腳弄上去的,醫生把葉子妥善地固定起來,就這樣,使病人振作起來,充滿信心快樂地活下去,那些不掉落的樹葉雖然是假的,但是病人的信心是真的,所產生的力量也是真的!從這個事實,我們可以了解「信念」有著決定性的作用,我們可以決定有生之年要過快樂的生活,不受疾病的影響,這是沒有人可以阻攔我們的!

 

「胎兒」是人體最大腫瘤,但孕婦無懼則無妨

 

我曾經在一本婦產科的醫學書籍看到一句話,說「胎兒是人體最大的腫瘤」,確實胎兒在母體中分化,越長越大,根本不是母親所能夠控制的,甚至他血型也可以跟母親不一樣,但是懷孕的人身體裡面有這樣一個「不聽自己控制」的「另外一個生命」,書上還說是人體最大的腫瘤,母親的心裡卻不會恐怖,多半還很高興,這大概是看大部分的人懷孕情況都還不錯,所以理所當然也就不怕。假如我們一群患了癌症的病人,大家都能夠快快樂樂生活得很好,以後的人得了癌病也就不會太緊張。沒有人規定得了癌病就要垂頭喪氣,悲哀流淚的,我們也可以振作精神舒暢地過日子。

 

木瓜樹的啟示:能長出來的,就能承擔,也能採收

 

我住的地方有一棵木瓜樹,這棵樹曾經是我的醫生也是我的老師,怎麼說呢?有一陣子我的腸胃受到腫瘤相當的壓迫,所以飲食有困難,人也很瘦。有一天我偶然看到這棵木瓜樹,真是大為震驚,這棵木瓜樹比我的小腿還細,只比我的手臂大一點點,而且它也不高,可以說是又瘦又小的木瓜樹,但是這棵木瓜樹上竟然結了好幾層的果實,少說也有三十個木瓜,每一個木爪都比我的腫瘤還大,這棵瘦瘦的木瓜並沒有因上面結了那麼多又大又沉重的果實而倒下去,甚至它還挺得很正,一點也不歪斜,我看著它,非常感動它堅強的生命力,不由得含著眼淚向它致敬說:「您真是我的老師,我要向您學習。」真要學到像這棵木瓜樹也不容易,但是我們就不如這棵又疲又小的木瓜樹嗎?我們就這麼脆弱嗎?曾經有一位年輕的藥劑師,她也患了癌症,她感覺到過著世界末日的生活,其實她還好,如果不告訴您,您也看不出她有什麼大病,外表也白白胖胖的,臉色還很好,但是因為她精神上很苦,所以我醫學院的老師帶她來找我,互相勉勵。她來的時候,我帶她去看這棵木爪樹,告訴她這棵木瓜樹的啟示,她感動得含著眼淚笑了出來。我們就一起合掌向木爪樹致敬,發心學習這堅強的木瓜樹,木瓜由樹上長出來,既然能夠長出來,也就能夠承擔。腫瘤也是由我們身上長出來,既然能夠長出來,我們也就能承擔、處理妥善,這是基本的信念。

 

人體潛能無限,應感恩、開發

切莫—無病時,糟蹋;有病時,埋怨

 

我們的身體原來在母親的肚子裡只是一個小小的「受精卵」,那麼一個小受精卵分化出來各式各樣的器官,它們都會各自長大,各有各的功能,可以說是不可思議,您就是不去管它,您的皮膚也會自動天天換新。沒有學醫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樣的器官,但是您雖然不知道它,它也從小就幫您工作得好好的,它有很大的潛力。以前我聽一位蕭武鏞老師講佛法,他教我們對身體要有感恩的心,他講到很有趣的事,說我們用餐的時候,碗盤上的油膩如果不用沙拉脫清潔劑就洗不乾淨,但是我們的胃腸吃了很多油膩從來不需要我們吃什麼沙拉脫下去洗油膩,它們都會自己處理掉,也不需要我們去教它、去干涉它。您說我們是不是有一個很能幹很精巧的身體,它真的是有佛性,而且又具有很強大的潛能在裡面,我們要好好地開發它,運用它,不要只是埋怨它,糟蹋它。沒有病的時候不按照正常規矩過生活就是糟蹋,有了病的時候又埋怨它!

 

內臟器官是我們忠實員工,老闆理應感恩、慈悲

 

您看我們的心臟從小就不停地跳,我們睡了它也不睡,繼續地跳,從來沒有向我們請假過一天,也從來不罷工,說起來它們也很辛苦,現在絕對請不到這麼忠實的員工。所以我們各個器官偶爾病了、累了,我們真的要用一點感恩慈悲的心,體諒它們的辛苦,給它們調理恢復的機會。不必一味地埋怨它、排斥它,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必須要統統切掉,非趕盡殺絕不可。要是腫瘤長在不能夠切掉,不能夠趕盡殺絕的地方,心裡就很怨恨、很恐怖,我們想想:假如一位老闆平常對員工又不怎麼愛護,員工一旦有一點差錯,就要把員工殺掉,您說這老闆是不是過分了一點呢?相信這樣的老闆,所有的員工都會反叛的。

 

想想:發現腫瘤的前一天,腫瘤也存在、一般大小

我們也活潑快樂工作啊!

 

我們可以想想在還沒有發現腫瘤的前一天,腫瘤也存在我們的體內啊!而且大小也差不多啊,你是不是也帶著這個腫瘤到處去呢?你是不是也能工作也能和人說說笑笑?為什麼腦子裡一旦加入一個「我得了癌症」,這樣的念頭後,世界就風雲變色,人就快樂不起來了?我們知道每一個人一生下來就註定會有生命結束的一天,這也不是得了癌症以後才知道的。假如要為了生命會結束而憂慮的話,那麼應該是生下來那一天開始就要好好憂慮了,也不應該等到被宣佈得了癌症這一天才憂慮。

 

癌細胞本是好細胞,因緣不好變壞,它也能改過自新

 

其實癌細胞本來也是我們體內的好細胞好國民,因為有了不得已的苦衷受到了壓迫、傷害、刺激才使它們發生轉變,也就是因為種種不好的因緣不好的訊息,使得我們的細胞發生了變化,變成分裂錯誤的細胞。本來分裂錯誤、長錯了的細胞是會受到我們身體管制的,因為我們的身體好像是一個國家社會,它是有警察系統的,對長錯了的細胞,我們的白血球、淋巴球好像是身體的警察系統,它們會去發現它們而且會去糾正,管制它們。假如我們的體力衰弱生活不正常的時候,這些警察系統(免疫系統)就會功能變弱,使得長錯的細胞沒有受到良好的糾正,他們不知道改過自新,所以錯誤的細胞又生出了錯誤的下一代,這樣繁衍下去,變成了一個團體自行發展,就是「腫瘤」。這就好比原來是個好孩子,但是遇到了不好的因緣,好孩子也會變心,也會學壞,去組織幫派,佔據地盤打架鬧事,這就像腫瘤。孩子會變壞去組織幫派,也能變好—只要了解、消除變壞的原因。當然有人會主張把這樣的孩子都殺掉就解決了,然而這樣殺掉了以後真的就會解決嗎?如果整個社會的風氣和因緣條件都不變的話,以後別的好孩子也有可能又變壞,那到底要殺到什麼程度呢?我們要了解孩子會變壞那是有原因的,我們必須要了解原因,去清除原因;孩子可以變壞,但也可以感化他,讓他變好。我們的細胞也是一樣,不是開刀統統殺掉就算了的。

 

幫派人士可改過修成佛,癌細胞也能轉好

 

我曾經認識一些幫派出身的人,而且和他們相處很愉快,我也很尊敬他們,他們並不壞,甚至比一般人都優秀,善心也很敏銳,只不過一時因緣不好,內心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時不能夠解決,走錯了一步路而已。如果有人真的能體諒他們的立場和苦衷,一念之間他們也會變好的,他們善良的佛性開發後甚至要超過我們一般人。我們要知道因緣是會改變的,細胞也是一樣,細胞能夠變壞也能夠變好。

 

醫學實驗—癌細胞可以良性化

 

醫學上有培養癌細胞的實驗,當條件控制得良好的時候,確實可使癌細胞良性化,又轉變成好的細胞,我們要靜下來反省一下這些細胞所以會變壞的原因,好好把原因清除掉,改變因緣,細胞是可以變好的,至少不會再錯誤地繁殖下去。

 

另一生命體,也未必傷害我們

何況是自體細胞,何必害怕!

 

我們想想自己的癌細胞有沒有一隻小狗小貓那麼大呢?小貓小狗是另外一個生命體,另外一群的細胞。假如一隻小貓小狗爬到我們的身上來,也未必會傷害我們,何況腫瘤是我們自己身體的一群細胞,並且也沒有小貓小狗那麼大,我們真的有必要嚇死嗎?就是碰到毒蛇也沒有必要嚇死啊,腫瘤也未必會帶給我們什麼傷害。

 

眼鏡蛇尚且能感受「懺悔念佛之誠」,何況自己細胞

 

我們有一位師父,人很誠懇。有一天她騎著摩托車在山路上,因為沒看清楚,以為路上一條是繩子,就由尾端壓過去,壓過去的時候才發現是條蛇,而且是條眼鏡蛇,這位師父並沒有因為害怕而加速離去,相反地,她趕緊跳下車子來,很慈悲地去看看蛇有沒有受傷,這條眼鏡蛇被壓過去,本來豎起身體像是很生氣的樣子向著師父衝過來,她當時不假思索,就很至誠懇切好像拜佛一樣向它懺悔自己粗心,然後又為眼鏡蛇念佛,那條蛇看到這樣,彷彿真能了解她的心意,就乖乖地伏在地上慢慢得離開了。我們看看:號稱毒蛇的眾生,都能感受到慈悲的心念,而改變牠的態度跟行為,何況我們身上一些不得已分裂錯誤的細胞。其實幾個小小的癌細胞磁場很小、能量也很小。我們這麼大的一個身體,這麼大一個人,我們的心念、磁場、能量才是很大的,理論上我們應該可以去改變那些小細胞才對。只要我們能很妥善地運用強大良好的心念、良好的磁場,就能夠改變那些小小的癌細胞。何況本具佛性廣大無邊,佛力不可思議。

 

正常細胞一定比癌細胞多!免驚!佛菩薩更多!

 

要知道我們無論是被判哪一期的癌也不管癌細胞有多少,其實都不比我們正常的細胞多。我們的身體有多少好的細胞呢?大約有六十兆良好的細胞,多少才算是一兆呢?要一萬億才是一兆,所以我們知道六十兆是多麼強大的陣容,怎麼會因為有一群因緣不好變壞的細胞,咱們六十兆的好細胞就都會被打垮掉呢?!理論上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所有的好細胞都被嚇死了、都不能振作了。

 

聯合六十兆好細胞的偉大陣容,來感化癌細胞

 

我們可以用個比喻來體會,比如:本來有一個村子住了一大群壯丁,有一天來了一個強盜,結果全村的壯丁都被殺光了,你想這有沒有道理呢?難道這些壯丁都昏睡了嗎?或者是都嚇破了膽,全身發抖失去功能了嗎?要知道壯丁是人,強盜也不過是人,為什麼壯丁要嚇死呢?強盜不怕壯丁,壯丁反而怕強盜,這真是豈有此理啊!有一個才三歲的小孩子,人家問他說:「假如壞人要把你抓起來,要把你殺掉,你怎麼辦?」那孩子一聽就理直氣壯大聲說:「就給他念阿彌陀佛!」,小孩也知道要拿佛性本來有的大力來用,要拿佛性本來有的智慧來用。強盜也是有佛性,也是可以發慈悲心、可以感化的,作強盜是「一念心」所決定的,同樣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是一念心決定的,我們可以聯合全身六十兆的好細胞,以偉大的陣容來感化、來改變壞的細胞,起碼也能夠不受影響,好好的生活。

 

是誰叫您心跳加快?是誰叫您手腳發抖?

 

心念和觀念決定我們的命運和幸福。我們可以觀察自己假如遇到不如意或是恐怖的事情,是不是心臟跳動馬上就加快了,甚至胃會痛得彷彿要拉肚子一樣,手腳馬上就冰冷了,冒冷汗,甚至還會發抖,我們有沒有想過「是誰叫您心跳加快?」「是誰叫您手腳發抖?」

 

一念變化,六十兆細胞全起變化

 

以前我們在醫學院考「解剖學」的時候,大家都很緊張,因為要一邊回答掛在屍體上的考題,一邊又要繞著解剖台跑。有一位同學他就非常感慨地說:「奇怪,兩腿一直發抖,這是哪一條神經控制的,怎麼抖得都停不下來呢?」,大家有沒有發現,常常只是一個消息傳來就會使我們的心念改變,全身六十兆的細胞統統起變化不是嗎?嘴唇也會由原先的紅潤變得鐵青,全身的汗毛也會一根一根都豎起來。我們是不是常常用這些有壓力、不愉快的心念來壓迫我們六十兆的好細胞?難怪有些細胞要叛變!假如我們知道這一期的生命終究是會結束的,實在是相當可貴,是不是應該讓自己過比較從容自在又喜悅慈悲的生活?是不是有必要一直給自己壓力讓自己痛苦到死呢?

 

上司慈悲歡喜,員工才樂意效勞

 

我們想想,如果我們的上司關懷我們體諒我們,員工是不是比較樂意效勞為他服務。假如碰到的上司很苛刻,天天發脾氣埋怨我們,想把我們員工都開除,那員工是不是會更不想做好,甚至會故意搗蛋、反抗,讓上司去倒楣。我們全身的細胞情形也類似這樣,它們就像我們的員工,是不是我們作老闆的,應該要用比較良好慈悲的心念使每一個細胞都能夠歡歡喜喜從善如流,獲得滋潤,讓它們有良好休養生息的機會,得到充足的血流氧氣。我們可以想想,當我們覺得很歡喜又有善良的心念時,是不是渾身都會覺得很愉快?我們念佛念經就是要把我們的心念安置在最高能量、最歡喜清淨、慈悲的狀態,這樣可以普遍的對每一個細胞產生很好的撫慰和鼓舞的效果,「念佛」就是我們的心念最寶貴良好的用途。

 

念佛是最精微的細胞按摩,是最妙的音波治療,開發佛性自然療能

 

我自己念佛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成就,因為我懂得很淺,在實行上也沒有別人踏實、認真,但是我有一種小小的經驗,就是念佛的時候立刻口中有很甘很甜的唾液出來,所以整天即使不喝湯不喝水也不會口渴,就是一直出聲念佛,念一天也不會沙啞,有時候感覺到五臟六腑都甜甜的,好像每個細胞都很歡喜。世界上並沒有人規定我要念佛,更沒有人強迫每天我要念多少佛才可以。但我感覺到念佛實在是最舒服、快活的,超過任何享受,所以我當然選擇念佛。心裡念佛的心念波以及出聲念佛的聲波,會給我們全身很微妙的震動,彷彿替所有的細胞作按摩,這種按摩是很輕柔的,很細緻的,讓它們在舒暢當中能夠發揮最好的功能,這種非常精細微妙的波動,只有在身心都放得很輕鬆的時候才會有比較明顯的體會。醫學界和音樂界曾經合力研究過,用音樂來作治療,不同的音樂有不同的療效,這都有人作實驗來証明。當我們放開心,全身很輕鬆又有韻律地念佛,相信會比一般的音樂更有療效。因為在佛的名字當中蘊含有「佛要慈悲救度眾生的偉大心願」在裡頭,也有很深的智慧在裡頭,佛的名字同時也啟發我們—那就是我們本有的佛性、光明和德能。德能當然包括治病的能力—治療心病、身病的能力。我們念佛可以開顯自己佛性的力量出來,來解決很多問題。因為佛是已經把自己的佛性開發成功圓滿的人,當我們念他的時候,他也會依照自己的誓願來引導,幫助我們一起到達永遠快樂無憂的境界。

 

妄想執著是垃圾

 

「快樂無憂是名為佛」,以前我們在醫學院討論過這句話,有位同學說:「那不稀奇,我也會,我現在快樂無憂,現在就是佛了!」大家都笑起來。另外有一位學長回他一句話說:「明天教授把你當掉了,女朋友又把你拋棄了,看你還會不會快樂無憂?保證你會怨天尤人,絕對不會快樂無憂!」太家都笑,那位同學自己也笑著說:「說的也是,我這個佛很短暫啊!是個泡沫佛,像個肥皂泡沫,隨時隨地都會破滅的。」,其實佛本來就告訴我們: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都能覺悟而快樂無憂,但是我們心裡充滿了妄想執著,每天都煩惱罣礙,被亂七八糟的思想牽引著,所以無法快樂無憂,本來有的佛性力量和潛能也都發揮不出來。其實我們也可以選擇—把妄想執著當作垃圾一樣丟掉,來享受清淨自在的本性,這是沒有人可以阻攔的,但是我們很莫名其妙地很喜歡「佔有」,就是佔有著痛苦、黏在痛苦上不能自拔也甘心。

 

失去大便,得到輕鬆

 

有一天我向一位朋友說:「你認為解大便是得到還是失去呢?」,她聽了哈哈大笑說:「我活了四十年解了四十年大便,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想一想就說:「啊!應該說—也是得到,也是失去。」,我就問:「你是得到什麼?是失去什麼?」,她說:「很簡單嘛,是失去了臭的大便,得到輕鬆和舒暢。」,我又問她說:「大便算不算是你的,算不算你所有的?」她又笑起來說:「這種問題很好笑!」你說「不是你的」大便,它又曾經裝在你的肚子裡,是由你的腸子加工製造出來的:如果要說「是你的」,又不能一直停留在肚子裡,也沒有人願意一直保留,非把它解掉不可。想想看大便是怎麼來的呢?是好不容易去奔走賺錢,很辛苦買東西來,又很辛苦地煮來吃,吃了好不容易才消化出來的「成果」,但是結果又不能把它保留,非把它解掉不可,不解掉放在肚子裡還很漲、很痛、很苦。要解掉了才舒服、放掉了才舒服。

 

修行如解便,放掉煩惱得到舒暢

 

在修學佛法的歷程中,我只能算是有一點點佛緣而已,根本談不上什麼修行,但是這一點點的經驗,讓我覺得修行好像解大便一樣,把心中的煩惱、垃圾、罣礙都解掉、都放下,就得到一份輕鬆、舒暢。如果把胡思亂想的力氣精神省下來,體力就會好很多,我們肚子裡的大便假如不解掉,靠什麼藥物都不會舒服。心裡面的煩惱、垃圾、罣礙,如果不真正丟掉、解掉,念佛是不會得力、舒服的。

 

飲食之「心念」與「療效」

 

因許多人問起有關「飲食問題」,於此稍加討論:

 

勿因飲食心緊繃

 

很多病人和家屬,把生活、思想重心,都放在追求某種特效藥物(秘方)或某種特效飲食,甚至未明原理、方法就冒險長期斷食:或到處奔波作種種刻意之強求,反而弄得心很緊繃,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沒有辦法達到真正身心的調和、舒暢、安定,反而妨礙免疫功能。

 

心境不同味不同

 

我們可以體會—同一種食物,以不同的心情吃,所感受的滋味、和所得到的營養成份是大不相同的。我們自己觀察—同一盤菜,在「飽時」和「餓時」的觀感和吸收狀態,必然不同;在金榜題名和落榜時,吃飯味道也不同;又,挨罵時和被稱讚時,消化情況必有異。這是因為「心念」會產生電波及物質影響,不同的心情,所產生的消化酵素是大大不同的。比如:

 

不滿、擔憂即服毒

 

飲食時,對食物厭憎,或有不滿、擔憂的人,他的「唾液」會變質、減量(抗體也就少)(消化酵素也大減),而且胃腸蠕動也不佳,所以吃再好的食物也不吸收,不得大利益。

 

快樂之心療效大,歡喜感恩營養高

 

前面說過,「快樂的心念」會產生增強免疫的物質;而且身心放鬆,血液才會流暢,氧氣才足;唾液(含抗體、酵素)才會豐富。安定又有信心,內分泌才會調至正常,也才能產生豐富的酵素來分解吸收食物。

 

飲食時心中歡喜感恩、而覺得好吃的人,他的內分泌必然很調和,酵素也很豐足,所以吃同一食物,他所獲取的營養、效益,一定比別人高。(日本的研究報告,此類人療效最佳,只吃些天然糙米、五穀飯,細嚼慢嚥,充份和唾液混合,病也會好!)(此種原理,佛在三千年前早已明白,教我們吃飯要發好願、善用心。)

 

善用心念祝福眾生,乃至細胞。

 

故飲食時的「心念」—(感恩、讚歎、發好願,充滿信心歡喜念佛)常比「食物內容」更重要而有益。佛教我們—

 

「若飯食時,當願眾生,禪悅為食,法喜充滿。」

 

就是教我們,飯食時,善用「心」來調身、修功德—要用心,發好願,祝福每個眾生、每個細胞,都充滿禪定的最高悅樂,和來自真理的歡喜,以感恩心和正念來受食。面對食物,不起貪、嗔的心念才不會「自製毒素」。「自製毒素」,一念之間便造出大量,進入血液,比「外來之毒」更有害。若吃純淨之物而心仍懷氣惱、不樂,也永遠有「排不完之毒」。

 

食療勿斷章取義,偏頗執行,或增心理障礙

 

近年來很多人採用生食,都是稍聽馬路傳言,「一知半解」就憑自己想像去做,或未全盤了解推廣者「身、心、靈」整體配合之旨,就「斷章取義」,只偏執採用生食一法,自己弄出很多毛病、困擾。甚至有些人,心理上變成對飲食常懷憂懼,或對熟食很不滿排斥,吃任何東西都很耽心,揮不掉「怕」的情緒—怕這也有毒,那也有毒,整天疑神疑鬼,懷疑吃這不知會不會太補,使癌長大?吃那會不會太寒沒力氣?進食提心吊膽,完全失去了應有的感恩心、歡喜心、自勉心,殊不知內心這種種「怕」、「懷疑」、「不滿」的黑暗心念,負面情緒又是在自製毒素,而且是最耗損能量的。本來飲食是為了妥善發揮生命之光輝,使我們有力開發良知良能,修行佛道,結果一念之差,卻變成大好生命都用來為飲食而恐怖憂愁。有些人整天為搞吃的食物而忙得很累;又有些人乾脆長期斷食不吃,又忽而受不了吃很多;又有人聽說什麼好,就跟流行,亂吃一通。如某團體,曾笑言:他們聽說小麥草甚好,就不問「用量」及「適用條件」,集體各喝上一大杯(誤以為喝越多越好),結果—「全軍覆沒」,(這是他們開玩笑用的形容詞—意是全體欲嘔無力,站都站不住、頭暈)。故知飲食療法,亦須「知己知彼」(知自己體質病況,知藥、食正確服法用量),若不知己知彼就糊塗實行,難免偏頗,而不得其利益。又須全面了解「身、心、靈」之關聯,才不辜負推廣者愛護眾生之美意原旨。切勿「盲修瞎練」—不明通盤正確配合法,及適用條件,只一意孤執生食。須知己知彼,方是明智之舉。

 

〈另〉對喜好「斷食」的朋友們,於此鄭重推薦,最合理、安全之如法斷食。佛制有「八關齋戒」,即於一日一夜(24小時)中,受「八戒」及「齋」法。「齋」:過午不食—過正午(日中剎那),到隔天日出,當中都不進食,(相當於斷食約18小時)(可飲水),它有很深的道理意義,且由醫學上來說,它也是很合理的「小斷食」,是自利又利他之斷食法。(另有專題討論其醫學原理)

 

且由八戒調整內心至安定、慈悲,使心念整齊、清淨(無毒)(中國「齋」字原意是—「整齊清淨」,佛之八關齋戒,使身心都調至整齊清淨,發揮最佳功能。)

 

八戒:(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淫(四)不妄語(五)不飲酒(六)不香、華、鬘莊嚴其身(不化粧,不用香料、花樣打扮身體)(七)不歌舞唱伎,亦不故往觀聽(八)不坐、臥、高廣大床

 

能發廣大菩提心,受持一天一夜,功德無量,不可思議。

 

喜好斷食的人,可以選自己方便之假日,受一天八關齋戒。佛是大醫王,他所教導的齋法,也是最中道,有益的「小斷食」法,使身心清淨喜悅。

 

拜佛:消除業障,開發潛能

 

我還有一點經驗也許可以提供給您們參考一下,也許在病中會有很大的突破和幫助。我生病不久,懺公師父就指示我,要我多拜佛,消除業障。「業障」兩個字,淺顯一點說—「業」就是行為,「障」就是障礙,也就是由過去種種行為累積下來所產生的障礙,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的障礙。所謂過去的種種行為包括—我們心裡想的念頭,與嘴裡說的語言和身體的姿勢、作為。為什麼說念佛、拜佛可以消業障呢?因為在拜佛時心念要調整到「恭敬」而且「慈悲清淨」,口裡念佛就沒有其他的雜話,達到「言語清淨」,身體的動作是柔軟又謙和恭敬,可消除平日姿勢不良,所造成的壓迫、障礙。這樣身口意三方面都清淨恭敬,就可以消除過去自己身心行為不合理所製造的障礙,(消業障),這也順便訓練在「動中的安定」。也彷彿把水管不斷的灌水、沖洗,慢慢的就可以流暢而清淨,可以開發出潛能,也可以活化身體各部分的機能。

 

在我很衰弱的時候,因為腫瘤又很大,拜佛的動作是「五體投地」—人要跪下來而且頭要貼在地上,(因為「兩個手、兩個膝蓋和頭部」,五部位都貼在地上所以叫作「五體投地」。)剛開始不明白方法,作這個動作時使腫瘤和腸子擠在一起,感覺幾乎喘不過氣來,站起來的時候覺得天昏地暗,每拜一拜都很吃力。不過我對佛倒是有很深的尊敬和信心,所以心裡覺得能拜死在佛前總是比沒有拜好,總是比躺在床上病死好,就再支持拜下去。

 

剛開始一天拜一百拜要很努力才拜得到,感覺身體很沉重,稍微動一下就很喘,天昏地暗。後來有一天我知道有一位患了骨癌的王學長,她鋸掉了一條腿,每天都用她僅剩下來的一條腿,單腳站立念佛拜佛,她天天都能拜一百零八拜,還能做很多的家事,我聽了很慚愧就想:她用一條腿那麼困難都能恭敬拜一百零八拜,我的兩條腿還好好的,至少也要拜三百拜。其實您只要自己試試看就可以知道一條腿拜比兩條腿拜是十倍困難!比我十倍困難的事她都有辦法做到,所以我應該要更努力,所以就發了一個願:要拜十萬拜來感謝佛恩、感謝父母、師長、一切眾生的恩惠,也迴向苦難的眾生和癌症的朋友們,大家都能夠離苦得樂。

 

以為會很累,不料越舒暢輕鬆

 

世界上並沒有人強迫我拜佛,相反地,大家都勸我不要太累,是我自己發的願,發了願就要作,再苦也要支持下去。然而很奇怪,並不像大家所認為的那麼苦、那麼累。相反的似乎越來越不累,包袱好像越來越輕了。本來一天三百拜要分好多次才能完成,後來不知道怎麼了,越拜就越輕快,我也沒有想到要趕速度,只是身體的重量好像減輕許多。有一種水管沖得比較乾淨,水流得比較舒暢的感覺,不像剛剛沖水的時候好像有許多泥沙黏在一起沖不動的樣子。有一天忽然不覺中,一次就把三百拜拜完,而且也不累也不喘,就好像剛剛拜了第一拜那樣。

 

雜念越少,身心越輕

 

以前我聽說有一位法師他每天早上都拜三千拜。這是我很早以前聽到的,當時我不信,人家說他很快就拜完三千拜,我實在難以相信,因為我自己拜得很遲鈍又很沉重,怎麼加速度也沒有辦法拜完三千拜,其他也有像我一樣不信的人就去現場看那位法師拜佛幫他計算,真的看他拜得並不急迫,樣子也很從容,沒有趕速度加快的樣子,只是看起來很輕飄,動作很流暢,好像沒有什麼重量,幫他計算真的是三千拜,一拜都不少,後來我才相信「當人的妄念越減越少時,身體的負擔就愈少、愈輕飄,活動越沒有障礙,才能作得那麼快。」,在佛門裡默默這樣用功的法師很多,算起來我是很懶隋懈怠的。

 

拜佛含蘊深奧醫學原理

 

以前聽懺公師父說:「拜佛是最好的運動,比氣功和太極拳更好」,我還不能體會,後來在拜佛中發現很多拜佛的好處,以及拜佛和醫學的原理相應的關係才漸漸了解師父的話;拜佛是使我們身、口、意清淨的運動,可以和佛相應當然也可以治病。拜佛和醫學的關係,我們有一個另外專門的專題來討論,在這裡只簡單地說幾句話。

 

拜佛具「脊椎醫學」的療效,(整脊醫學)

強化內臟、增加細胞帶氧量

 

現代人精神很緊張、壓力大,全身的肌肉不自覺的都是很緊繃,而且因為缺乏運動,整條脊椎都很硬很難彎曲。由醫學上來講,脊椎一節和一節中間的縫隙是神經和血管通過的地方,由脊髓出來的神經是負責管理各個內臟的,如果脊椎骨一節一節擠得太近就會壓迫血管和神經,哪一節的血管神經受壓迫,那一節就會出問題,它所支持的內臟功能就會漸漸壞掉。因為姿勢不良,肌肉緊張迫使脊椎骨太擠了,血流不通、神經不暢所以不能送充分的營養和氧氣給內臟的細胞,細胞若是缺氧就容易變成癌細胞,所以和癌症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我們平時行、住、坐、臥的姿勢、動作和呼吸對整個病情有很大的影響。

 

拜佛動作正確可幫助治療,消除生理、心理障礙(業障)

 

拜佛的動作如果正確就可以幫助治療,因為拜佛的時候要把頭很柔軟的低下來,低垂到下巴可以貼到胸骨,這個動作可以把脖子的七節頸椎骨一節一節拉開,所以有以下各種利益:

 

(一)腦部「血流量」充足:因供應腦部唯有兩對血管,前是「頸動脈」,後是「椎動脈」。此動作使「椎動脈」不受擠壓、供血流暢、供「氧」豐富,改善腦功能。

 

(二)「腦脊髓液」流暢:「腦脊髓液」是循環在腦、脊髓外圍,及內部腦室的液體層,它有(1)調節腦壓,(2)保護腦,(3)供應營養,(4)運送廢物之功能。若頭、頸姿勢不良、角度不對,其流動受阻,則腦脊髓如泡於不新鮮的水中,腦壓也不正常,易頭痛頭暈。拜佛之動作可助腦脊髓液流暢,使腦功能良好,能妥善指揮全身細胞。

 

(三)使由頸椎出來的「神經」不受壓迫,功能良好:頸椎各節的神經,和心臟、血壓調節及氣管,和眼、唾液等五官功能有密切關係。手臂的神經也來自頸椎,若有壓迫,則產生種種症狀酸、痛、麻。若常拜佛、柔軟垂頭,拉開頸椎各節,則可治療上述部位之病症。

 

拜佛—矯正脊椎,消除腰酸背痛

 

拜佛拜下去(俯首、彎腰、曲膝)的時候是用「腳跟」作為支持點,以腳跟支持是「自然物理重心」,肌肉才不必緊張吃力。胸腹部先盡量後退,(至能見後腳跟),才把腰彎下去,最好彎到小腹也可以貼到大腿,這個動作可以把脊椎兩旁的肌肉都拉長放鬆,使得脊椎的隙縫可以拉開,這樣對整個內臟和血流神經有很大的改善作用。整個拜下—跪的動作中,身雖動,而重心保持不動(一心),(動中定)。

 

又拜佛中〈可參考附圖(一)〉眼睛勿閉上,宜收攝眼神,觀照自己。若閉眼則姿勢不穩,血壓調節功能也會受影響。而且開眼與閉眼「腦波」不同,我們拜佛是開發「覺性」功能,開發腦部高級統理功能,並非盲目崇拜。

 

拜佛時雙手本來是合掌,但是跪下去之前把雙手先放開放鬆,按在地上作支持,然後膝蓋才跪下去。跪下去之後腳底要翻向上,人就坐在後腳跟內側的中間(拉開足踝關節,同時刺激活化淋巴反射點),然後上身俯下來把眉心印堂的部位貼在地上,要注意始終眼睛要打開。這個動作可以矯正我們的脊椎,因為人類為了要維持站立的姿勢所付出的代價就是腰酸背痛,一般人站立的時候,腰的部位比較緊張,所以腰椎都會向腹部的方向塌進去,這樣會使腰部的脊椎一節一節擠得太緊造成壓迫的障礙(而影響腹腔中器官如:肝、胃、胰臟、大小腸、腎、膀胱......等功能。)。拜佛可以清除這個障礙,也就是「消業障」—矯正塌進去的腰椎,使再度向背部的方向移出來,也就是把擠得太緊的脊椎都推開,清除壓迫。

 

拜佛—增加肺活量,打開心量,並開發自覺之力

 

拜佛,跪著頭將貼地的時候,同時兩隻手很柔軟輕鬆的向前伸出去準備來接佛(雙足),手大概伸到離頭頂一個拳頭的距離。同時兩邊的腋下要盡量的張開,它的意思是打開我們的心量,也增加肺活量,也就是增加肺部交換空氣的量(增加帶氧量)。在手伸向頭部前面以後就把手心翻向上面,這個動作表示「我決定要轉變自己的心境,來迎接佛的光明」,也是「我要掏盡我的心來供養佛,一點都沒有保留」,這個時候要觀照我們的手指頭,像蓮花的花瓣那麼柔軟輕鬆,不要用力。以雙手的蓮花來接佛(雙足),這個動作是提醒我們蓮花的開放並不是靠外面的力量,而是靠內部自覺的力量,我們的心花開放也是一樣。這時候要觀想大慈大悲的佛站在我們的雙手蓮花上接受禮拜。我們可以和佛面對面,這是多麼欣喜的事啊!這時候自然由內心微笑出來。我們再觀想佛放清淨慈悲的光明由我們的頭頂照進來,使全身全心都清淨光明。一切的病痛就好像黑暗,有了光明就沒有黑暗。我們再觀想所有的眾生都和我們一起拜佛沐浴在佛的光明中。

 

拜佛引發徹底呼吸,橫膈膜強力收縮、放鬆,

誘導丹田呼吸;吐盡陳積廢氣,吸入清淨佛氣

 

我們一般人好像一直都在呼吸,但是事實上很少人知道怎麼呼吸,很少人能有完整而徹底的呼吸,為什麼呢?你可以觀察只要人在忙碌的狀態,或者心在注意外面的事情,呼吸就會受影響—變成很淺、很短的呼吸,甚至有時候會在半停頓的狀態,尤其心情不好,生氣的時候,這種呼吸會使體內骯髒的空氣沒有辦法吐出來,換新鮮的空氣,所以久了以後就會累積污濁的空氣在體內,而缺乏氧氣,細胞缺乏氧氣就容易發生癌病變,所以容易得癌症,我們拜佛可以調整呼吸,使呼吸更徹底又完全,所以拜佛也是很好的「氣功」。我們拜佛拜下去的動作會使得我們徹底「吐氣」,使全身及肺部污濁的空氣都吐得乾淨,而五體投地的時候,因為全身放鬆,肌肉放鬆就沒有阻力,在沒有阻力的狀況下自然就會有很深很完全的「吸氣」。根據「血液動力學」原理,血流也因為深吸氣的吸引作用,很順利地流回心臟再打出去。我們每一個細胞都能在拜佛中得到豐富的滋養和氧氣,以及極樂世界快樂歡喜的氣氛。當拜好要站起來的時候,必須趁著吸氣的時候運用吸氣的力量站起來,就會很輕不必費力。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