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_佛說素食經_斷肉食素聖典彙編 - 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24_佛說素食經_斷肉食素聖典彙編 - 1


佛說素食經 - 斷肉食素聖典彙

  

 

海濤法師選輯

 

序言

《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

《佛說師子素馱娑王斷肉經》

《般泥垣經》節錄

《分別善惡報應經》節錄

《央掘魔羅經》節錄

《賢愚經》節錄

《大乘寶雲經》節錄

《餓鬼報應經》節錄

《聖持世陀羅尼經》節錄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節錄

《大方等無想經》節錄

《佛說處處經》節錄

《佛說佛醫經》節錄

《佛說地藏菩薩陀羅尼經》節錄

《菩薩善戒經》節錄

《文殊師利問經》節錄

《大莊嚴論經》節錄

《大方廣佛華嚴經》節錄

《菩薩處胎經》節錄

《地藏菩薩本願經》節錄

《佛說佛名經》節錄

《蘇婆呼童子請問經》節錄

《受菩提心戒儀》節錄

《佛說灌頂經》節錄

《阿密哩多軍吒利法》節錄

《像法決疑經》節錄

《大方廣華嚴十惡品經》節錄

《普賢菩薩說證明經》節錄

《示所犯者瑜伽法鏡經》節錄

《梵網經》節錄

《受十善戒經》節錄

《受五戒、八戒文》節錄

《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節錄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節錄

《入楞伽經》節錄

《大佛頂首楞嚴經》節錄

《大般涅槃經》節錄

《大般涅槃經後分》節錄

《佛說大般泥洹經》節錄

  

 

序言

 

素食是中國佛教徒特別殊勝的慈悲行儀之一,多年來中國大陸由於佛法不興,其他佛教國家則是沒有素食的文化,因而台灣佛教徒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素食人口,從此可看出,台灣的佛教徒是很有福報的,不必為了吃素而困擾,從飲食當中就能日日守持不殺生戒。

 

由於食肉是間接傷害物命,而且是每天都會造作的惡業,所以持守素食可以說是佛弟子最基本的戒行,同時也不再累積新的殺業。因此,不殺生是培養慈悲心的第一步,實踐不殺生又是以素食為最簡單易行,呼籲大眾千萬不可忽視這小小善行,因為這個德行是能夠成就菩提的大悲種子。

 

其實素食的起源甚早,在早期佛教經典,世尊四處遊化,如果有居士欲供養佛陀,他們所準備的一定是「蔬食」,而不是以肉食來供養佛陀及諸比丘。而且有許多的佛弟子見到當時印度某些外道吃素,都認為這是善良的德行,在世尊的默許下,也都持守素食,就連破僧的提婆達多也堅持斷肉食。

 

雖然,在台灣以外的佛教國家,如西藏佛教,雖然較少素食,這也是因為在以前西藏高原環境、生態嚴苛(高原氣候寒冷,日夜溫差極大,難以種植蔬菜),對於果腹的食物沒有選擇餘地,但是在許多密教儀軌裡還是嚴格規定素食的。現在西藏佛教傳到了台灣,有許多喇嘛、上師在台灣都入境隨俗改變飲食,就連慈悲化身的達賴喇嘛也不只一次地在演講中表示:「佛教徒有能力吃素的,就應該素食。」而我們已經身在這世上最方便素食的地方,且為了現世利益、將來菩提,更應該從現在起持守素食。

 

素食的好處說之不盡,不但可以培養仁慈的心,養成柔和的性格和耐力,而且為求人類和平更要吃素。因為眾生累劫以來所造的無數殺業就是世上上刀兵劫的業因,如果世界上每一個人都能秉著慈悲心,愛護一切生命,人人不起殺念、不殺生、不進殺業,自然就能免除世上刀兵劫。

 

因此,為了破除食葷、食肉的邪見,確立食素的正見,特於弘法之餘,收錄了《阿含》、《本緣》、《經集》、《律》、《密》等四十部經典中關於佛陀對於素食的種種開示(大小顯密法門),期望佛弟子閱讀本書後,能從中瞭解佛陀的本懷慈悲,並且親身實踐素食。

 

不僅如此,我們還要影響中國大陸,恢復素食的風氣,更要讓這美好的德行發揚光大,使其他國家的佛教徒認識到素食的重要與殊勝之處。持素的台灣佛教徒應責無旁貸作為全世界佛子的表率,這是一份責任,更是一份榮耀!

 

生命電視台台長     

中華印經協會理事長 

海濤 

 

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

譯者失佚,今附秦錄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摩伽提國寂滅道場彌日女村自在天祠精舍。時有迦波利婆羅門子,名彌勒,軀體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放銀光明,黃金校飾,如白銀山,威光無量,來至佛所。爾時,世尊與千二百五十比丘經行杯中,又有結髮梵志五百人等,遙見彌勒威儀庠序,相好清淨五體投地如銀山崩,成金花聚寶間廁,金花金臺七寶為果,於臺閣中,有妙音聲而說偈言:

 

我見牟尼尊 面貌常清淨

百福相奇特 世間無倫匹

煩惱垢永盡 智慧悉成滿

一向常歸命 身心無疲倦

故我以五體 欲得勝安樂

脫苦無所畏 敬禮釋迦文

 

時,諸梵志見聞此事,白佛言:「世尊!如此童子威儀庠序,光明無量,與佛無異,於何佛所初發道心?受持誰經?唯願天尊為我解說。」

 

佛告式乾梵志:「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令汝歡喜。乃往過去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時,有世界名勝花敷,佛號彌勒,恆以慈心四無量法教化一切。彼佛說經,名慈三昧光大悲海雲,若有聞者,即得超越百億萬劫生死之罪,必得成佛,無有疑慮。時,彼國中有大婆羅門,名一切智光明,聰慧多智,廣博眾經,世間技藝六十四能無不綜練。聞佛出世,說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即以世間一切義論難詰彼佛。盡其辭辯而不能屈,即便信伏為佛弟子,尋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作是言:『我今於佛法中,誦持大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以此功德,願於未來過算數劫,必得成佛,而號彌勒。』 於是捨家,即入深山,長髮為相,修行梵行,八十歲中,少欲無事,乞食自活,誦持是經,一心除亂。」

 

彼時,世間有兩星現,國王婬荒,慧星橫流,連雨不止,洪水暴漲,仙人瑞坐,不得乞食,經歷七日。時彼林中有五百白兔,有一兔王,母子二獸見於仙人七日不食,而作是言:『今此仙人為佛道故,不食多日,命不云遠,法幢將崩,法海將竭,我今當為無大法令得久住,不惜身命。』 即告諸兔:『一切諸行皆悉無常,眾生愛身,空生空死,未曾為法,我今欲為一切眾生作大橋樑,令法久住,供養法師。』

 

爾時兔王即為群兔而說偈言:

 

若有畜生類 得聞諸佛名

永離三惡道 不生八難處

若聞法奉行 生處常值佛

信法無疑惑 歸依賢聖僧

隨順諸戒行 如是疾得佛

必至大涅槃 常受無上樂

 

爾時兔王說此偈已,告諸兔言:『我今以身欲供養法,汝等宜當各各隨喜,所以者何?我從多劫,喪身無數,三毒所使,為鳥獸形,唐生唐死,未曾為法,吾今欲為無上法故,棄捨身命,供養法師。』 時,山樹神即積香薪,以火燃之。兔王母子圍繞仙人足滿七匝,自言:『大師!我今為法供養尊者。』 仙人告言:『汝是畜生,雖有慈心,何緣能辦?』 兔白仙人:『我自以身供養仁者,為法久住,令諸眾生得饒益故。』作此語已,即語其子:『汝可隨意求覓水草,繫心思維,正念三寶。』 爾時兔子聞母所說,跪白母言:『如尊所該無上大法,欲供養者,我亦願樂。』 作此語已,自投火中,母隨後入。當於菩薩捨身之時,天地大動,乃至色界及與諸天,皆雨天華,持用供養。肉熟之後,時山樹神白仙人言:『兔王母子為供養故,投身火中,今肉已熟,汝可食之。』

 

時彼仙人聞樹神語,悲不能言,以所誦經書置樹葉,又說偈曰:

 

寧當燃身破眼目 不忍行殺食眾生

諸佛所說慈悲經 彼經中說行慈者

寧破骨髓出頭腦 不忍噉肉食眾生

如佛所說食肉者 此人行慈不滿足

常受短命多病身 迷沒生死不成佛

 

時彼仙人說此偈已,因發誓言:『願我世世不起殺想,恆不噉肉,入白光明慈三昧,乃至成佛,制斷肉戒。』 作此語已,自投火坑,與兔併命。是時,天地六種震動,天神力故,樹放光明,金色晃曜,照千國土。時彼國中諸人民等,見金色光從山樹出,尋光來至,既見仙人及與二兔死在火中,見所說偈,併得佛經,持還上王。王聞此法,傳告共宣,令聞此者,皆發無上正真道心。

 

佛告式乾:「汝今當知,爾時白兔王者,今現我身釋迦文尼佛是。時兔兒者,今羅喉羅是。時誦經仙人者,今此眾中婆羅門子彌勒菩薩摩訶薩是;我涅槃後五十六億萬歲,當於穰佉轉輪聖王國土,華林園中金剛座處,龍華菩提樹下得成佛道,轉妙法輪。時五百群兔者,今摩訶迦葉五百比丘是。時二百五十山樹神者,舍利弗目腱連等二百五十比丘是。時千國王,跋陀婆羅等千菩薩是。彼王國土諸人民等得聞經者,從我出世乃至樓至,於其中間受法弟子得道者是。」

 

佛告式乾:「菩薩求法,勤苦歷劫,不惜身命,雖復從報受畜生身,常能為法不惜軀命,投於火坑,以身供養,使得超越九百萬億劫生死之罪,於是得在恆河沙等無量諸佛先,先彌勒前得成佛道,汝等云何不勤為法?」 佛說是語時,式乾等五百梵志求佛出家,佛言:善來!鬚髮自落,即成沙門。佛為說法,豁然意解,成阿羅漢,八萬諸天亦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會大眾聞佛所說,各各稱讚菩薩所行。

 

舍利弗白佛言:「時彼仙人投火坑已,為生何處?」 佛告舍利弗:「時彼仙人投火坑已,生於梵世,普為一切說大梵法,乃至成佛轉大梵輪,所說經典亦名慈三昧光大悲海雲。所制波羅提木叉,不行慈者名犯禁人,其食肉者犯於重禁,後身生處常飲熱銅,至彼仙人得作佛時,如彌勒菩薩下生經說。」

 

尊者阿難聞佛所說,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叉手長跪而白佛言:「世尊!彌勒成佛所說戒法,乃以慈心制不食肉,(食肉者)為犯重禁,其奇甚特。」 時會大眾,異口同音皆共稱讚彼國眾生不食肉戒,願生被國。世尊悉記,當得往生。

 

尊者阿難復白佛言:「當何名此經?云何受持之?」 佛告阿難:「此法之要,名白兔王菩薩不惜身命為無上道,亦名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如是受持。」 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師子素馱娑王斷肉經

大唐至相寺沙門智嚴譯 

 

我憶過去無量劫    有王名曰素馭娶

其王一時出遊山    群臣部從獵蟲獸

忽違雷雹惡風起    諸人分散悉驚惶

王獨走入深山林    臨河蘇息無人伴

牝母師子在山藪    見王獨坐逼王身

眾生惡業風緣故    轉種地獄苦無量

王與師子夙因緣    欲情俱起共交會

多劫食肉殺生者    夙習故入師子胎

便生人身師子首    斑足丈夫如默王

長成迅連甚猛利    問母我是誰體胤

其母師子答子云    汝父竭國素馱王

子用是已速往尋    摩竭提國父三所

引現具啟往因緣    王聞自悟收為子

然為父王年老邁    登樓冊子立為王

號為師子素馱娶    御殿朝政理臣民

師子展轉惡習故    多劫食肉害眾生

雖居人王不食穀    唯餐鳥獸水陸蟲

供進雜肉時將至    闥拔獸肉狗銜將

闕肉廚人懼王斬    走出捕捉小嬰孩

密截頭項并手足    全煮鑊中供進王

王食其肉甚將美    長嗜肉味狀燒薪

王問食官是何肉    食官惶怖具啟王

王赦其罪勿憂愁    每日供進是肉來

廚人既承大王教    變服每日盜他兒

積年竊盜他男女    如行羅剎復如鷹

國內人民並持服    為失子息各慞惶

兩兩執手互相問    氣噎無處告皇天

邑人守補獲其賊    廚賊訴云不自由

國人聞此啟諫王    王聞忿怒大嗔責

此日令密進孩肉    從今每日料一人

親戚臣民次第食    如羊攔內被牽將

闔國絕望無控告    普集王衙欲除君

王上高臺祈神鬼    請翅飛騰免斯難

若得翅飛取諸方    百國王頭祭山神

師子猛獸惡習故    立得翅飛接諸王

囚縶高峰峻巖上    已得九十九國王

惟少一王擬當祭    師子而下更尋求

於時王舍菩薩王    號為聞月園苑浴

師子見王坐玉碇    下捉右臂欲擒將

爾時聞月王悲泣    師子問王何故啼

我用大王勇猛智    菩薩不顧身命財

若也如是當應忍    何得苦憂不自由

聞月答王師子云    一切憂苦不過慈

修行菩薩大慈悲    我今憂彼百國王

一生豪貴主天下    今日囚縶命欲終

我又百國求佛法    請得法師遠方來

未及聽法親授教    國人渴仰未曾聞

汝捨施我一七日    供養三寶聽法音

集會群臣囑累法    八日當自迎大王

以其菩薩無詐妄    師子許王七日期

八日聞月出城迎    拾身施待師子王

於時師子如雲現    擒接聞月對眾將

師子問王可無畏    敢出我前如獸王

聞月答王師子言    是身虛假施大王

寧捨百千身命財    不犯前言失汝期

和顏悅色方便語    聽我少時說因緣

汝欲祭祀邪神鬼    諸部善神與汝殃

十方佛剎諸賢聖    多劫汝不更聞名

是身虛假合因緣    命若電光無停住

五根六識無人我    眼耳鼻舌觸為因

如幻變化見眾像    眾生妄想執為真

從頭至足驗此軀    無有一事是常住

如水中泡剎那滅    老病死苦亦無常

汝今唯肉養其身    究竟無依無善路

殺生無量食噉肉    展轉受苦惡道中

爾時聞月無量偈    勸化師子素馱王

師子聞已漸迴心    聽聞無我實相體

師子問王如何計    祭祀無罪得神歡

聞月答云辦素味    無辜淨食祭祀天

師子依命祭山神    捨身施與聞月王

山中囚禁諸王者    並皆付囑聞月將

聞月各引還本國    依舊安置理人民

并將師子素馱王    摩竭提國坐本宮

和合諸臣及萬姓    闔國斷肉不殺生

爾時聞月發大願    願我成等正覺時

解脫一切普含生    此等諸王同成佛

所授師子王妙法    願其重罪得雲銷

 

又念過去阿僧祇劫,釋提桓因處忉利宮,以於過去食肉餘習,變身為鷹而逐於鴿。我時作王名曰尸毗,憨念其鴿,秤身割肉,代鴿償命。尸毗王者,我身是也,後當作王名曰聞片。其時帝釋化為鷹者,後當作王師子素馱。釋試我故尚生惡道,況餘眾生無慚專殺,食噉血肉無止足時。一切眾生從無始來,靡不曾作父母親屬,易生鳥獸如何忍食!夫食肉者,歷劫之中生於鳥獸,食他血肉展轉償命。若生人間專殺嗜肉,死墮阿鼻無時暫息;若人能斷一生食肉,乃至成佛無由再食。

 

般泥洹徑(節錄)

失譯 

 

「從今日始,身自歸佛、自歸道法、自歸聖眾。

受清信戒:身不殺、不妄取、不淫欲、不欺偽、

不飲酒、不噉肉,不敢有犯!」

 

分別善惡報應經(節錄)

唐天息災奉詔譯 

 

復云何業獲報人間?

 

何等十業?有十種業。

 

一、離殺生。  二、離不與取。三、離非梵行。

四、離虛誑語。 五、離雜穢語。六、無離間語。

七、離粗惡語。 八、離飲酒食肉。九、離癡闇。

十、離邪見,諦信三寶。。修如是等十種耎業,獲報人間。

 

央掘魔羅經(節錄)

劉宋天竺三藏法師求那跋陀羅詳 

 

上座迦葉棄捨種種甘膳之食,捨肉味食,受持修行不食肉法;家家乞食,不惡惡想;始終常一,苦樂無變。其所乞處有種種人,或言無者、或罵辱者,答言安樂,然後捨去,心不傾動。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因如來藏故,諸佛不食肉耶?」

 

佛言:「如是!一切眾生無始生死生生輪轉,無非父母、兄弟、姊妹。猶如伎兒變易無常,自肉、他肉則是一肉,是故諸佛悉不食肉。復次文殊師利!一切眾生界、我界即是一界,所食之肉即是一肉,是故諸佛悉不食肉。」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珂貝、蠟蜜、皮革、繒綿,非自界肉耶?」

 

佛告文殊師利:「勿作是語!如來遠離一切世間。如來不食。若言習近世間物者,無有是處。若習近者是方便法,若物展轉來者則可習近,若物所出處不可習近,若展轉來離殺者手則可習近。」

 

文殊師利白佛言:「今此城中有一皮師能作革屣,有人買施,是展轉來佛當受不?復次世尊!若自死牛,牛主從旃陀羅取皮,持付皮師使作革屣施持戒人,此展轉來可習近不?」

 

佛告文殊師利:「若自死牛,牛主持皮用作革屣,施持戒人為應受不?若不受者是比丘法;若受者非悲然不破戒。」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世間久來亦自立不食肉。」

 

佛告文殊師利:「若世間有隨順佛語者,當知皆是佛語。」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世間亦說有解脫,然彼解脫非解脫,唯佛法是解脫;亦有出家而非出家,唯有佛法是出家。世尊!世間亦說我不食肉,彼等無我亦無不食肉。唯世尊法中,有我決定不食肉。」

 

賢愚經(節錄)

元魏涼州沙門慧覺等在高昌郡譯 

 

爾時篤信優婆塞聞婆羅門罵佛、法、僧,憂愁不樂,往世尊所,頭面禮足。世尊告曰:「汝等何故,愁慘不樂?」自言:「世尊!有一婆羅門於多人處,高聲唱言罵佛、法、僧:『昔班足王食噉人肉,今沙門釋子食噉人肉,亦復如是。』願佛、世尊敕諸比丘莫食人肉!」

 

爾時世尊以是事故,集比丘僧,呼病比丘。時病比丘聞世尊教,心懷喜踊:「世尊大慈,乃流及我。」身雖羸瘦,自力而來。到已禮足,卻坐一面。佛言:「貴子!汝何所患?」比丘自言:「為病所惱。今見世尊,小得瘳降。」世尊又問:「今日汝何所食?」答言:「今日食肉汁食。」佛言:「所食是新肉為乾肉乎?」答言:「新肉。天竺國熱肉不經宿,所食若新、若乾。」「善男子!汝食肉時,為問淨不淨不?」答言:「世尊!我病困久,得便食之,實不問也。」佛言:「比丘!汝云何乃受不淨食?比丘之法,檀越與食,應先間之,此是何肉?檀越若言此是淨肉,應重觀察,可信應食。若不可信,便不可食。」爾時世尊即制比丘,諸不淨肉皆不應食,若見聞疑,三不淨肉亦不應食,如是分別應不應食。

 

時優婆夷聞佛、世尊正由我故,制諸比丘不得食肉,生大苦惱,以緣於己,永令比丘不食肉故。即語失言:「若能為我請佛及僧明日來此,設供養者,甚善!若其不能,我當捨命。我乃自以身肉施人,汝有何悔,乃起是事!」此婆羅門素於三寶,無信敬心,聞妻是語,以其妻故,入林趣佛。至佛所已,即言:「瞿雲沙門及諸弟子,當受我請明日舍食。」佛默然受。時婆羅門知佛受請,還家語妻:「沙門瞿曇已受汝請。」時優婆夷即敕家內辦種種食、香花、坐具。明日時到,遣人林中,往白世尊:「食具已辦,唯聖知時。」

 

佛與比丘著衣持缽,往至其家,就座而坐,坐已問婆羅門:「摩訶斯那今何所在?」答言:「病在某房。」佛言:「喚來!」時婆羅門即往告言:「汝師呼汝!」即曰:「我摩訶斯那,禮佛、法、僧足。我有病苦,不任起居。」其夫往白佛言:「優波斯那禮佛、法、僧足。我有病苦,不任起往。」佛告阿難:「汝往告優波斯那,汝起見佛。」阿難即往,告優波斯那:「世尊呼汝!汝可往見。」時優波斯那即於臥上合掌自言:「我今禮佛、法、僧,思見世尊如飢須食、如渴須飲、如寒思溫、如熱思涼、如失道得道。我思見佛,亦復如是。心雖欲住,身不肯隨。」阿難還白佛,如優波斯那所說。佛敕阿難,并床輿來。阿難奉教,使人輿來,到於佛前。爾時如來放大光明,諸遇佛光觸其身者,狂者得正、亂者得定、病者得愈。時優波斯那遇佛光已,苦痛即除。爾時舍神以水洗瘡、以藥塗之,平復如故。時優波斯那即起下床,千執金瓶,自行澡水,下種種食,色香味具。佛食已,澡手洗缽。為摩訶斯那說微妙法,所謂布施持戒、人天果報、生死過患、貪欲為害、出離滅樂、十二因緣輪轉不息。時優波斯那聞佛所說得斷慳嫉,成阿那含道。家內眷屬悉受五戒,其婆羅門捨離邪見,信敬三寶,受優婆塞戒。時會四眾,有得須陀洹者,有得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有發大道心者,一切大小莫不歡喜。

 

時有眾人畏生死者,各作是念:「今此女人乃能如是自割身肉以供沙門,甚為奇特!我等若捨聚落、田宅豈足為難!」便各棄捨聚落、家屬,出家求道,勤修精進,斷諸結漏,成阿羅漢道。時此聚落佛法信行廣闡流布。以是緣故,有強志者,乃至女人讀誦經法,不惜身肉,得諸道果,況於丈夫勤心道業,當不成者乎?是因緣故,諸善男子:當勤善法,長於生死,便得結使微薄,離於生死,雖於此末法之中不能得度,緣此功德,當於人天受無窮福。彌勒世尊不久五十六億十千萬歲,來此成佛,當為汝等廣說妙法。汝於其中隨願所求成三乘道,悉得解脫頂戴奉行。

 

大乘寶雲經(節錄)

梁扶南三藏曼陀羅仙共僧伽婆羅譯 

 

菩薩摩訶薩住屍陀林,恆興慈悲,憐憨眾生;持戒清淨,具足威儀;恆習素食,支持活命。所以者何?善男子!是屍陀林有諸非人依止中住,食人血肉。若見菩薩食魚、肉者,而起惡心來相觸惱。

 

餓鬼報應經(節錄)

失譯 

 

一鬼問言:「我生男女,悉皆端正,而皆早死,念之斷絕,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見人殺生,助其歡喜,共噉其內。殺故短命,喜故痛毒,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聖持世陀羅尼經(節錄)

宋三藏施護奉詔譯 

 

佛告持世:「若復有人,素食梵行,斷食酒肉,日夜恆誦,獲大富貴。」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節錄)

大唐罽賓國三藏般若等奉詔譯 

 

彌勒菩薩法王子    從初發心不食肉

以是因緣名慈氏    為欲成熟諸眾生

 

大方等無想經(節錄)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云何得慚愧?云何得好身?云何復能得眾所愛敬身?云何得不貪?云何得不瞋?云何能得微妙光明?云何得正性?云何得自在?云何能得大眾眷屬?云何能得不壞眷屬?不退、不失、不貪飲食;常修知足,終不食肉;於諸眾生常生愛心,常為世間之所恭敬,得名一切大施之主、得名大力、得名健行。大慈、大悲、大捨、大喜、大慧總持,隨順世間,為安世間,為樂世間。」

 

佛說處處經(節錄)

後漢沙門安世高譯 

 

佛言:「阿羅漢不食肉者,計畜生從頭至足,各自有字,無有肉名;辟支佛計本精所作不淨故不食肉;佛計一切天下皆空無所有,有便滅,滅復生,要歸空故,為無所有。」

 

諸弟子聞經歡喜,為佛作禮而去。

 

佛說佛醫經(節錄)

吳沙門竺律炎共支越譯 

 

人食肉譬如食其子,諸畜生皆為我作父母、兄弟、妻子,不可數。亦有六因緣不得食肉:一者,莫自殺;二者,莫教殺;三者,莫與殺同心;四者,見殺;五者,聞殺:六者,疑為我故殺。無是人意得食肉,不食者有六疑。人能不食肉者,得不驚怖福。

 

佛說地藏菩薩陀羅尼經(節錄)

 

佛告阿難:「若有眾生臨當形戮、杻械百鎖、疾病困苦、鬼魅所著者,一心敬禮地藏菩薩稱名,至心誦持此咒,懺悔根本重罪,發菩提心。從今始以盡未來際,不殺、不盛、不淫、不妄語、不飲酒、不食肉、不食五辛,受三聚戒,何等為三?攝善法戒、攝眾生戒、攝律儀戒,乃至菩提歸命三寶眾,不歸依九十六種外道邪法。」

 

菩薩善戒經(節錄)

劉宋罽賓三藏求那跋摩譯 

 

菩薩摩訶薩發菩提心不失正念,放諸眾生不起害心,不食肉,不欺誑,常以善法教化眾生。眾生不受、不廢、不愁,能自調伏,亦能調他。隨其所化眾生之處,皆悉能令滋長福業。若以客塵煩惱因緣,墮三惡道,能速得出,雖同受苦,不生楚毒。見受苦者,心生悲愍。菩薩初發菩提心者,成就如是無量功德。

 

菩薩摩訶薩為破眾生種種惡故,受持神咒,讀誦通利,利益眾生。為咒術故受持五法:一者,不食肉。二者,不飲酒。三者,不食五辛。四者,不婬;五者,不淨之家不在中食。菩薩具足如是五法,能大利益無量眾生,諸惡鬼神、諸毒、諸病無不能治。

 

文殊師利問經(節錄)

梁扶南三藏僧伽婆羅譯 

 

爾時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世尊!若得食肉者,《象龜經》、《大雲經》、《指鬘經》、《楞伽經》等諸經,何故悉斷?」佛告文殊師利:「如深廣江不見彼岸,若無因緣則不得渡,若有因緣汝當渡不?」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當渡,我當渡!或以船、或以筏、或以餘物。」佛復告文殊師利:「以眾生無慈悲力懷殺害意,為此因緣故斷食肉。文殊師利!有眾生樂糞掃衣,我說糞掃衣。如是乞食、樹下坐、露地坐、阿蘭若、塚間、一食、過時不食、遇得住處、三衣等,為教化彼,我說頭陀。如是文殊師利!若眾生有殺害心,為彼心故當生無數罪過,是故我斷肉;若能不懷害心,大慈悲心為教化一切眾生故無有過罪。不得噉蒜,若有因緣得噉,若合藥治病則得用;不得飲酒,若合藥醫師所說多藥相和,少酒多藥得用;不得服油及塗身等,若有因緣得用,得用乳酪、生酥、熟酥、醍醐。我先噉乳糜,為風痰冷故。」佛說此祇夜:

 

若身覆是善    心口覆亦然

一切處所覆    菩薩所應行

 

大莊嚴論經(節錄)

馬鳴菩薩造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此婆羅門無有智慧,不別賢愚,供事極苦,是以我今不宜親昵,亦不應疏。何以故?事愚人苦不解供事亦名為苦。種種方便其相習近,漸相體信得與言語。爾時比丘問婆羅門:「汝今何故舉手向日,臥灰土上,裸形噉草,晝夜不臥,翹足而立?行此苦行為何所求?」婆羅門答曰:「我求國王。」此婆羅門於後少時身遇病患,往問醫師療疾之方。醫師報言:「宜須食肉。」於是婆羅門語比丘言:「汝可為我至檀越家乞索少肉,以療我疾。」于時比丘作是思惟:「我今化彼正是其時。」作是念已,化為一羊繫著其邊。婆羅門問比丘言:「汝為索肉今在何處?」比丘答言:「羊即是肉。」婆羅門大生瞋恚而作是言:「我寧殺羊而食肉耶!」

 

於是比丘說偈答言:

 

汝今憐一羊  猶尚不欲殺

後若為國王  牛羊與豬豕

雞犬及野獸  殺害無有量

汝在御座上  廚宰供汝食

汝若瞋恚時  當言斬彼頭

或言截手足  又時教挑目

汝今憐一羊  方欲多殺害

若實有悲心  宜捨求王意

如人臨刑戮  畏苦多飲酒

華林極敷榮  猛火將欲焚

又如著金鎖  雖好能繫縛

王位亦如是  恆有恐懼心

威力諸侍從  莊嚴以珍寶

不見後過患  凡夫貪願求

既得造諸惡  墜墮三惡道

如蛾貪火色  投中自燋滅

雖有五欲樂  名稱普聞知

恆多懷恐懼  憂苦患極深

猶如捉毒蛇  逆風持炬火

不捨危害至  亦如臨死苦

王者遊出時  頂上戴天冠

眾寶自瓔珞  上妙莊嚴服

名馬眾寶車  乘之出遊巡

道從數百千  威勢極熾盈

若有寇敵時  寶鎧自嚴身

勝則多殺害  負則失身命

妙香以塗身  上服以香熏

所食諸餚膳  百味恣其口

所須皆隨意  無有違逆者

行來若坐臥  舉動悉疑畏

親友亦不信  雖復為親支

恆有厄懼心  云何名為樂

如魚吞鉤餌  如蜜塗利刀

亦如網羅襁  魚獸貪其味

不旦後苦患  貴富亦如是

終受地獄苦  地獄垣牆壁

屋地皆熾然  罪人在其中

火出自燒身  受苦無有量

汝當自思惟  所為樂既少

眾苦患甚多  是故應念苦

莫求貴自在  捨汝願求心

唯有求解脫  眾苦悉消除

 

婆羅門聞是偈已默然不答,合掌向比丘自言:「尊者!善有辯才開悟我心,設使得彼三十三天王者亦不甘樂。」

 

即說偈言:

 

善意巧方便  明智能觀察

為我除邪願  示導正真路

善友當如是  世間所稱讚

常應近是友  無有諍惱患

善導我心意  迴邪入正道

示我善惡相  令得於解脫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