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_佛說八大人覺經_講記_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5_佛說八大人覺經_講記_1


佛說八大人覺經 - 講記

  

文珠法師講述

 

佛說八大人覺經

一、講座的緣起

二、經題的含義

三、翻譯的時代

四、經文的解釋—應當誦念

五、經文的解釋—八大人覺

六、經文的解釋—總結經義

 

  

佛說八大人覺經

 

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第一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數。如是觀察,漸離生死。

 

第二覺知: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

 

第三覺知:心無厭足,惟得多求,增長罪惡;菩薩不爾,常念知足,安貧守道,惟慧是業。

 

第四覺知:懈怠墮落,常行精進。破煩惱惡,摧伏四魔,出陰界獄。

 

第五覺悟:愚癡生死;菩薩常念,廣學多聞,增長智慧,成就辯才,教化一切,悉以大樂。

 

第六覺知:貧苦多怨,橫結惡緣;菩薩布施,等念怨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

 

第七覺悟:五欲過患;雖為俗人,不染世樂。常念三衣、瓦缽、法器;志願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遠,慈悲一切。

 

第八覺知:生死熾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

 

如此八事,乃是諸佛菩薩大人之所覺悟。精進行道,慈悲修慧,乘法身船,至涅槃岸;復還生死,度脫眾生。以前八事,開導一切,令諸眾生,覺生死苦,捨離五欲,修心聖道。

 

若佛弟子誦此八事,於念念中,滅無量罪;進趣菩提,速登正覺,永斷生死,常住快樂。

 

佛說八大人覺經講記

 

一、講座的緣起

 

各位嘉賓,各位會友:今晚有機會在這裏與各位見面,共同研究佛法,真的教人興奮。特別是各位在公餘課後,竟能放棄週末豐富的娛樂節目,移駕蒞臨,參加本會舉辦的週末講座,可見各位愛好真理之精神,令人感佩!

 

本會(香港佛教青年會)成立之宗旨,固然是在於發揚光大佛教文化,推動道德教育,及展開社會慈善工作;但我們對於青年一代之思想與生活,特別關心。因為本港是物質文明的繁榮都市,一般青年處身其間,若無正確思想的輔導,與缺乏正當之活動,那是很容易被社會歪風所感染,以及物質的誘惑,而誤入岐道。

 

本會同人有鑒於此,除了每月定期在政府大會堂舉行佛學講座,以啟發青年之正確思想,促進其對佛教與人生之認識外;更於本週末起,在本會會所舉行週末講座,同時放映佛教道德教育的幻燈片,以及科學益智的電影助興。一則使本會同人藉此機會,聚首一堂,聯絡情感,增進友誼。次則使青年會員獲得有益身心的活動,籍以培育道德的情操。再則使普通會員及愛好真理的社會人士,在工作之餘,有機會揣摩真理,共同找尋精神食糧;使我們的生活更有豐富,更有意義。可謂一舉三得,實在是針對現實的需要,而且是非常有意義之盛舉。

 

本講座之所以定名為週末講座,而不加以佛學兩字,用意是凡有關學術、藝術、以及道德修養等問題,都可以在本講座提出討論;故本講座研究範圍極廣,並不僅限於佛學。唯今始創於茲,未曾聘請名學者出席主持之前,暫時由本人擔任主講。

 

本會每月在大會堂舉行之佛學講座,其特色是在於佛學專題演講;但本週末講座,則將以較為有傳統性的研究姿勢出現,必須以一經、或一論作為依據。最初本擬選講維摩經,但該經文繁義深,以每週一次計,必須很長的時間,始可講完,唯有選講此義精文短的八大人覺經,作為我們研討的資料。

 

本經的文字,雖然短小,然其內容,卻非常豐富,不但展示佛教小乘獨善其身的出世思想;同時展示佛教大乘積極救世的精神。既令人明白宇宙原理,認識人生,克制自己,實行堵塞內心貪慾的泛濫,息滅瞋恨的火花,取消愚痴迷惑的顛倒執著,放棄物質的追求與佔有;而以寡欲知足,常行精進的態度來「修心聖道」,謀求改變自己不良的行為,克服現實生活上的煩惱魔障以自利。同時鼓勵人「廣學多聞,增長智慧」,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教化眾生,平等布施,慈悲救濟以利他。使我們在自利利他的行為中,開發智慧,長養慈悲,建立正覺的人生觀念,實行有益自他身心的活動。何止可以趨吉避凶,滅罪生福;還可以斷煩惱,出三界,趣菩提,「永斷生死,常住快樂」。

 

當哲學與科學,都無法揭開宇宙的秘奧,令人們對於宇宙原理,人生真相,獲得正確答案與指示的今天,人類的思想愈加混亂;人類精神的貧乏,已經面臨破產階段;我們的確需要佛陀真理的啟示,以澄清人類的思想,糾正人類的錯覺,令所有徘徊在歧途的眾生,都共同獲得佛教真理之光的照耀,與慈悲的救濟。可以說:本經是人生旅程的指碑,學佛的明燈,亦是青年人擴展德性的指南;實在有益於世道人心,非常值得我們的研究與學習。因此,本人特別選講此經。

 

二、經題的含義

 

佛說八大人覺經,是本經的名題。其中有通有別。凡佛所說的,不管是大乘或是小乘的教義,都可以名之為經。因為經者:法也,常也。凡佛所說,都是以真理為依據,不但能夠豎立我們做人的正軌,同時教導我們學佛修行的方法,作為成佛的真因。而這些正軌與方法,不若世間一般學說之新陳代謝;而是亙古今而不變,歷萬劫而常新的真理。所以經之一字,通於佛所講的一切經。

 

佛說八大人覺等六個字,是屬於別題,別限於本經。

 

梵語佛陀,譯為覺者,是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總稱。覺的反面,就是不覺,不覺即是迷。芸芸眾生,寄跡於天地之間,誰能揭開宇宙底秘奧?又有誰能認識人生的本來面目?至於人生為甚麼有生老病死,眾苦交煎?人生為什麼有悲歡離合,成敗得失?為甚麼人間總是是非錯亂,黑白倒置,善者遭殃,惡人橫行無忌?為甚麼邪與正、善與惡、愛與恨、毀壞與建設、歌頌與讒謗、擁護與陷害,總是永遠追隨在一起?為甚麼?為甚麼啊?儘管你不斷地追問;但世間一般的學說,都是無法解答的。結果,人們為了生活,更為了生存,只好抱看懷疑的態度,驚奇的眼光,與恐佈的情緒,投入病態的社會,依世起倒,隨俗浮沉;但求獲得生活的麵包,此外,就是一無所知了。所以,人生是迷惘的、困惑而又苦惱的。

 

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原是古印度迦毗羅衛國的太子,號名悉達多。悉達多太子,在未成佛前,同樣的對人生感到迷惑和困擾;但悉達多太子,是一位非常之人,而且有非常之頭腦,非常之意志,與非常的抱負與魄力。所以,當他對人生的問題,百思莫解時,便毅然捨離王宮富貴榮華的享樂,拋棄人間的名利權勢,拿出生命的勇氣與毅力來,掌握生命的孤舟,駛向真理的彼岸,進入真理之宮,以其特殊的智慧—始覺智,發現人性中原本具足的本覺理——佛性;於是如夢初覺,如醉初醒,明白了宇宙人生的真相,而成為宇宙間究竟覺悟的大聖人。自此,即本著先知覺後知,先覺覺後覺的精神,深入人間,將自己所覺悟的真理,以及發掘真理的經驗與方法,公開介紹給一切眾生,希望一切眾生,也和他自己一樣,成為宇宙的大覺,這就是人間的佛陀——釋迦牟尼佛。

 

梵語釋迦,譯名能仁;牟尼,譯為寂默。能仁是慈悲的代表,寂默是智慧的代名詞。所以釋迦牟尼,是慈悲與智慧的綜合體。

 

佛的慈悲,不同於一般人的愛心或博愛,一般人的愛心是自私的、有限的,只能愛自己的子女或親戚朋友,與自己無關的人則不愛。至於所謂博愛,亦只限於人類,至於人類以外的生命,何止不愛,反而將之作為殺食的對象呢!雖然,中國古代的哲學家孟子曾經說:「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這種惻忍之心,善則善矣!可惜結果,他只是說:「是故君子遠庖廚也」而已,連他自己也沒有戒殺放生,停止食肉。佛的慈悲,則不只愛護一切人,同時愛護凡是有生命的動物;不但冤親平等的拔除一切眾生之苦,同時給予一切眾生之樂,所以佛的慈悲,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屬於人性的至愛。

 

佛的智慧,也不同於一般人的智慧。因為普通人的智慧,只限於世代相傳的經驗,或是日常生活做人處事的一般知識,即使是科學的知識,其研究對象,亦只限於現象界的物理,始終無法發現宇宙人生的真理。佛的智慧,既然明白宇宙原理,人生真相,又明白人生的意義和價值;不止深刻透徹,而又圓滿無缺,屬於眾生本性最高層次的原始智慧。所以佛,是一位大覺大悟的聖人。那麼,佛所講的學說,當然亦是大覺大悟的至理名言,是千古不滅的真理。本經中所說的八種令人覺悟的道理,就是千古不滅之真理的一部份。

 

「佛」,是指釋迦牟尼佛。佛是能說法的人;「八」,是數,屬於本經所說的八種道理;「大人」,是接受佛陀的教化,信解受持本經的菩薩。「覺」是佛菩薩所覺悟的道理。

 

大人的反面,就是小人;然大人與小人的含義,要視乎各地風俗習慣而定。日本,指成年人為大人,幼年的小童為小人。而中國儒家的孔子,則以君子為大人,君子之反面是小人。君子代表正義、道德、學問、與良善;小人則反是。論語說:「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又說:「君子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是以「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君子上達,小人下達。」「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所以「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在孔子心目中的君子,是尊德性,道學問的賢聖,而小人則是見利忘義,智者所不齒的壞人。

 

本經所說的大人,卻是指大乘的諸佛菩薩,而與之相反的則是小乘聖人。因為小乘人,但能自利,不能利他;只是自覺,不能覺他。諸佛菩薩,既可以自救,又能救人,所謂:自覺覺他,自利利他。其思想與行為,精神及智慧,都是崇高而偉大的,故此被稱為「大人」。

 

本經所說的的八種道理,正是諸佛菩薩大人們,所覺悟的人生哲學,及其修改行為與覺悟成佛的方法,因此名為:佛說八大人覺經。

 

三、翻譯的時代

 

佛教發源於印度,佛滅度後,佛弟子們將佛所說的一代聖教,結集成經典,所用的都是梵文。因此,中國所有的佛經,都是依據梵文版本而翻譯的。中國自從東漢以後,直至近代,從事翻譯佛經的高僧很多。其間,最著名而又對中國文化有極大貢獻的,要算是舊譯時代的泰斗,姚秦鳩摩羅什法師,以及新譯時代的權威者,唐玄奘法師。然而在兩者之間,所譯的經典,文簡義賅,辯而不華,質而不野的,要算是本經的譯者安世高法師了。

 

本經的翻譯時代,是在中國後漢,亦即是東漢桓帝建和元年(西元一四七),安世高法師來到中國之後翻譯的。也就是說:本經譯成中國文字,已經有一千八百多年的歷史了。

 

沙門的含義是:「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意思是說:出家人的主要工作,就是勤修戒定慧三無漏學,謀求取消內心貪瞋癡的三毒。  安世高,是一位道行高深的出家人,所以被稱為沙門。

 

安世高未出家之前,原是安息國(今波斯地方)的王子,因偶讀佛經,被佛陀的真理所感動而欲出家,但父王不允許。及其父王駕崩,繼承王位,守孝三年,就將王位讓給叔父,自己實行出家,立志雲遊四海,弘揚佛法。在中國漢朝桓帝時,遠涉重洋,來到中國。他在中國住了二十多年,所譯的佛教經典很多,現在還可以見到的,共有三十多種。本經,是他最初到中國時翻譯的,所以本經的譯題是:

 

後漢沙門安世高譯

 

安世高法師,文學造詣很深,而且先天賦有語言天才,不但懂得三十多個國家的語言文字,還能夠聽懂鳥語,以及禽獸的說話,而且有宿命通,在中國的奇跡很多。他自己說:前生也是個和尚,為了要救度一個因壞脾氣而墮落的同學,所以來中國。誰知還未找到同學,自己卻在廣州,還了命債。原來當時廣州流寇作亂,他到廣州時,遇見一個賊少年對他說:「今天才看到你。」他笑著回答說:「是的,我前生欠你一命,今天特別來還命債。」說完伸頸就刀,那少年也刀下不留情,真的結束了他的性命。他死後神識投胎,作為安息國的王子,現在又出家做和尚。這次來中國,一定要往廬山,救度他前世的同學。

 

原來盧山有一神廟,非常靈驗;來往船隻,一定要預備肉食之類,上岸拜祭,求保平安。有一天,神降廟祝身說:「船上有一個和尚,請他來。」安世高知是墮落的同學:便對神說:「因為你在外國出家時,好行布施,所以現在做神,亦有福報,主管千里,并擁有珠寶等貴重東西;可惜因瞋恨心重,致遭墮落。」并要神現形相見。神聞言非常慚愧,現形懺悔,請安世高將他的珠寶代為布施修福,即登山去。晚上,有一少年到船上禮謝他超度之恩。原來憑他的功德,令墮落大蟒蛇身的同學,得脫離畜形,回復人身。

 

後來,安世高又去廣州,找到殺他前身的人,說明他就是當年被殺的和尚,還要請他陪同去會稽走一次,了卻一宗命債。當年殺害安世高前身的賊少年,現在已經是老人了,不過還依稀記得是有這麼一回事;也就允其所請,陪同他到會稽。豈料剛進入會稽城市,巧遇有人打架,竟然打中安世高的頭,當場死去。老人親自經歷,及親眼看見兩宗命案,證明確實是有因果輪迴報應的事;自此,皈依佛門,懺悔業障。原來,一個再來的菩薩,死,也是度眾生的方便之一!

 

四、經文的解釋

 

(一)應當誦念

 

為佛弟子,常於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

 

本經雖然不像其他經典一樣,有很明顯的序分,正宗分,與流通分。但這四句經文,可以說是序分,敘述本經的緣起。

 

佛弟子有出家的,也有在家的,出家的是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在家的是優婆塞,優婆夷。此外還有準備出家的式叉摩那,共有七眾。既然志願學佛,作為佛的弟子,那麼,不管是出家的,在家的,或是準備出家的,每天都應該有一定修持的功課。中國的佛教寺院,大多數依照古德所編制的早晚課誦,作為大眾早晚共同修持的範本。當然,除了古制的課誦本,所訂定的經咒之外,各人皆可以按照自己所喜歡的經咒,作為個人特別的修持。現在佛說:凡是作為一個佛弟子的人,無論是在家或出家,都應該常於晝夜六時中,至心誦念,本經所說的「八大人覺」;為甚麼?因為這八大人覺,是諸佛菩薩大人所覺悟的道理。

 

晝是白天,夜是晚上。中國古代,把一晝夜的時間,分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十二個時辰;現代各國則日夜分為二十四小時。但古代的印度,郤將晝夜分為六時。所謂:上日分,中日分,後日分;初夜分,中夜分,後夜分。

 

每個佛弟子,不但要「至心誦念」,這八種諸佛菩薩大人所覺悟的道理,還要按照這八種道理,於晝夜六時中,精進不懈的修改自己不良行為,排除自己身心的煩惱毒素,改變個人的氣質,擴展個人的德性;然後以清淨的身心,廣學多聞,持戒修定,開發智慧,發大乘心,自利兼他,始可以成為大乘的菩薩,進而覺悟成佛。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