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_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_抉隱_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2_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_抉隱_1


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 - 抉隱

  

王驤陸居士著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一、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入於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來光嚴住持,是諸眾生,清淨覺地,身心寂滅平等本際,圓滿十方,不二隨順,於不二境,現諸淨土,與大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其名曰,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普眼菩薩,金剛藏菩薩,彌勒菩薩,清淨慧菩薩,威德自在菩薩,辯音菩薩,淨諸業障菩薩,普覺菩薩,圓覺菩薩,賢善首菩薩等而為上首與諸眷屬,皆入三昧,同住如來平等法會。

 

佛說法四十九年,只說圓覺二字,但始終無法說圓,因圓覺無相,乃生佛平等共具之心德,非可言說,覺是本性,圓乃德義,性非覺不顯,覺非修不圓,圓不圓,在汝自己,不在佛,不在法,何況文字,惟依文釋義,用資印證,如鏡照鑒,考證自己覺地如何,遂假名圓覺。圓覺者,一總持法門也,由此總一切法,持無量義,妙用恒沙,無不從此流出,所以達體啟用也,故曰大陀羅尼門,名曰圓覺。覺相無相,此相乃指覺體,亦即如實知自心之體相,至打成一片時,方名曰圓,但必以起照為用,至事障斷,則煩惱盡,理障斷,所知盡,人法兩空,乃證圓覺。

 

如是我聞,可知經文只是助我耳根知識而已,我則隨文而思,思即入於修,非可分為三截也,此以信為主,凡十一善法,五十五位修證,無不以信為母,以思與所聞相合,即是修,修至相印者為契,契名修多羅,梵言契合,即符合也。上與佛心相符,下與自心相合,西文Suitable與之同音同義,要皆出於圓覺自然流露,不期而合者也。情以生文,文以合義,內印諸心,故由文字般若,開實相般若,借經以印照,然而徒聞無益也。昔阿難於無量劫前,與佛同聞佛法,佛成就而阿難仍為侍者,佛已涅槃而阿難尚未明心,則多聞不修之害也。

 

凡讀此經,心當圓觀,云何圓觀,如一了一切了,一中一切中,三乘即一乘等,破一切差別之相,會入不二,是曰圓觀,天台權立空假中,其實三觀即一觀,若有止觀,即非止觀,謂有圓覺,即非圓覺,畢竟無有少法可得。

 

未證三昧,不可與語圓覺,未見實相,不可與證圓覺,入不二門,通世出世,不驚不怖,庶可融通經義,非法有高下分別也,人有利鈍,領會各不同耳。

 

凡讀一經,必先明此經立場與宗旨。此經以悟後正修,直指心要,頓超覺地為宗,乃觀心最簡明切要法門,由理證事,知全行圓,一圓頓大乘了義之經,如來為最上乘者說,亦惟上根人不驚不怖。

 

此經處處照顧後末世眾生之修圓頓大乘者,從知未來眾生,未嘗無大根器人,非凡夫境界所可測知,慎勿輕彼後學,或自暴自棄也。

 

此經分三大段,一明悟因地法行,二修持方法,三除諸禪病,於理則反覆闡明,釋疑唯恐其不周,於法則逐門指示,說病唯恐其不詳,慈悲廣大,不可思議,非具有善根福德因緣者,無福聞此經也。

 

賢善首云者,正表此經之至德,讀此經時,應先讀末卷,謂是經名為頓教大乘,頓機眾生,從此開悟,又名大方廣圓覺陀羅尼,亦名修多羅了義,秘密王三昧,如來決定境界等,故惟如來能盡宣說,為十方菩薩之所皈依,十二部經清淨眼目云云,是經之立場與宗旨,巳盡宣說矣。

 

覺性本無方圓之相,名為圓者,非方圓之義,以體無不遍曰大,法無不周曰方,用無不俱曰廣,又無有一法先之,唯此先於諸法,如虛空無盡,故大,法為規範,依義立名,故方,由體起用,從用得名,義在廣博多聞,故廣,合大方廣之總德曰圓覺。

 

覺性本無方圓,覺時未嘗生,不覺未嘗滅,體無邊涯,絕諸分量,過去無始,未來無終,但有隱顯之別,姑以隱為不覺,顯則為覺,由體起用而大方廣之圓覺顯焉。

 

圓覺之初顯曰開始覺佛光,證此如來大光明藏陀羅尼心法時,如黎明微顯白光,即非昏夜,自然增進,永無退轉,至如日方中,便成大覺,但不可從文字會得,須就自性反觀,由經義以反證諸心,上契中道,下合機宜,是名修多羅。

 

了義者,決定辭也,佛隨人而施,方便說者為不了義,佛如實說法,稱性而談,是第一了義,於此極究竟處,無所謂兩可,不假方便,亦無漸次,故云了義,其實了亦屬義,義即非了,說了義者,名而已矣。

 

經,常道也,以文字般若言,經乃貫義,契義,法義,約實相般若言,經乃眾生具足之佛性,聖凡不二之毗盧遮那也。經固由佛說,經已先佛而有,佛固由經出,經必因佛而明,經義若二,其實則一也。

 

此經與他經特異處,即開首先表不二,佛與眾生,同入於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光嚴住持,清淨覺地,原來佛與眾生,身心本際是寂滅平等,取相而言,似有所別,而相即非相,覺體無異,隨體圓遍,圓滿十方,其體也,不二隨順,於不二境,現諸淨土,其用也。極言生佛平等,直入不二門,非證實相者,烏足以語此。

 

入者,證也,藏即寶藏,是諸佛眾生同具之本源,名法性土,又名常寂光土,惟眾生迷暗,有光不能明,有神無由通,即不名入。入者,非出入也。謂智與理冥,楞嚴經能入圓元,即證入之謂也,但非三昧正受,即無由證入。

 

三昧,華言正定,正受。正受者,不受也,言不受一切受,名為正受,如見境而惑,隨緣而移,受所緣境,入於顛倒,非正受也,此因不定故。若得三昧正定,自不搖惑,不受一切,並不受亦不受,名三昧正受,此即塵沙德用,發於神通大光明藏,根本不失不壞,永遠住持,故曰光嚴住持。

 

神通者,有譯為神變,非世之幻變所化,用以惑眾之神通也,乃大光明藏之妙用,雖一切諸佛之所自證,亦一切眾生之所同具,故是平等法會。又一念不起時,畢竟清淨不動,無佛無眾,故曰平等本際,惟隨緣而興,染淨不一,故曰隨順。

 

此經之妙,在直捷頓超,非漸教之分斷無明者可比,如知是空華,即無輪轉等句,知是即無,何等力量,剎那間放下萬緣,立可頓超十他,真百千萬劫難遭遇之微妙法也。

 

上根人參證圓覺,由理觀頓悟,中下根人,則由對治而入,同一不可廢修。理觀時,觀即是事,事修時,何嘗離理,故知理事不二,惟先後之間,必假方便。

 

佛說法必先破有,說一切俱非,然後再翻有,說一切俱是,使人不執非,不執是,翻身透過此關,有無俱遣,得大自在。

 

圓覺經為入佛最有辦法之經,如彌勒分,佛層層開示,先斷輪迴根本,知二障,辨五性,發願虔修,乃至成佛,切於事修,無不周備,故讀金剛經,不如讀此經之為易徹了,願世人多讀圓覺經也。

 

佛未說法前,先入三昧,極言一切須於未開口前會得,會則不必說,不會則講經聽經,亦屬無用,今正不得已耳。

 

此經言修,則有三門,曰頓修漸修圓修是也,亦隨各人根器而轉。

 

此經為圓教妙宗,以因地圓,果地亦圓,無分先後,花果同時,以蓮華喻法,如妙法蓮華經者。

 

摩訶薩,此言大也,上再加大字,乃言大中之大,惟文殊等法身圓明大士,其德足以當之。

 

佛說法時,非定在圓覺會上布圓音也,正無一會不圓音,亦無一會非定中說法也,如梵妙香,人人普薰,聞而不知為何香者有之矣,受薰則無異也,惟病鼻者退席。

 

根本無明云者,非實有一無明為根本也,因一切妄作顛倒,皆依無明而緣起,潛伏根內,似為有根,無明非實有體,幻起幻滅,覺即頓空,凡夫迷之,二乘畏之,菩薩知之,聖人通之,今下手處,宜參之思之,如妄認無明為實有體者,且拿將來。

 

言皆言同,即表生佛平等,如幻三昧者,言了達於幻,一切境不受,得三昧大用是名正受,總之聞佛說圓覺者,必自證後,乃能悟入,十萬人俱,則不僅十二大士矣。

 

世尊說圓覺,十二大菩薩,同入三昧正定,人每誤為定中說法,只見世尊與諸菩薩,同在定中,無聲無息,除此十三位外,咸皆不聞不知云,如此議論,寧非可笑。經中明說與諸眷屬皆入三昧同住如來平等法會,則不僅佛與菩薩可知,所言入定者,非木石無知,不見不聞之為定也,必證三昧後,斷無明惑,入於不二平等之會,方不被情見所縛。然後通佛所說,互為印證,固不取言說,亦不廢言說,非顯何種神秘也。又當此法會時,諸眾既入三昧平等正受,佛又何必再加告示乎,惟證入有深淺之不同,必予決定,方可流布。

 

此經在當時是決定,冀其由此深入,在未來是流布,冀後來得有皈依,聽者必先有底子,了則自了,不了則雖細加開示,亦復茫然,法華會上,五千退席,豈定以出座為退席耶。凡聞法驚怖,強分高下,以情見測佛旨者,皆退席也,凡學佛而不明根本,不參心地,徒執文字,從考據求者,皆退席也。退席即是盲啞,簡言之,背覺合塵,於佛於覺,了無關係耳。定有定相,鬼眼亦見之,小乘定是也,若大乘定,雖天眼亦不能見,惟同證三昧者可見,不能見者,即是退席。

 

十二菩薩,以文殊為首,根本不能離般若,先悟得根本智,是為正因,悟後方入正修分,故次為普賢,所以表行也,前為知,此為行,合之即知行合一。但法眼不開,惑根不斷,宜普照洞明,故次普眼。由體起用而大之,金剛寶藏之體方露,故次金剛藏。惟破相歸性,色空不二,根本智仍隨識而轉,破識即是轉智,明相即可見性,故次彌勒。及至性相融通,入於不二,自然斷惑證真,慧目清淨,故次清淨慧。由此法輪無盡,入於微妙,得大自在,威德無上,故次威德自在。惟至微者音,難辨者微,三種微妙法門,或止觀,或禪那,先後應有所擇,或單修,或齊修,根器各有不同,不當其機,難期精進,故次辨音。因文殊而明般若之體,因普賢至辨音而起般若之用,根本巳明,大事已辨,然而業障未除,欲期障盡明現,應徹了妄相緣起之根,我相為業障之祖,一破一切破,一淨一切淨,故此淨諸業障。我見雖空,尚未空空,微細之我,乃係於法,法見未淨,不名普覺,故次普覺。及至人法雙忘,方入三昧大光明藏,一身清淨,多身至多世界,一一清淨,通於百千世界,十方遍滿,乃名圓覺,故次圓覺。如是正因正修,入於正覺,盛德巍巍,亞於佛位,賢位中首,故次賢善首。菩薩名號,本以表法,此則合於修行過程,十二菩薩,合德為一,亦表其至德而已。

 

此經於理證事修,無不周備,約有二門,一曰頓悟於理,文殊而為上首,一曰修證於事,普賢而為上首,上首者,眾之首領也。初分為接上上根人,觀理而修,悟理即得事證也,後十分為接中根人,未顯法身者對治而修,開無量方便門,實則全理即事,全事即理,無分別也。

 

修多羅 契合之意,契機契理故名契經。

 

罽賓 國名在北印度。

 

佛陀多羅 精通三藏為三藏法師,於唐長壽二年來中國。

 

譯 此經在神都白馬寺譯,兩卷為法師口授他人筆錄者。

 

婆伽婆 佛也。言最清淨覺,自覺覺他。覺,滿義。

 

光嚴 重重交光,照耀炳著。

 

住 安住永絕攀緣。

 

持 任持勿失。

 

不二隨順 隨順不二也。

 

入 證入也,息諸分別,智與理冥曰入。

 

三昧 正定正受也,不受一切外緣曰正受,不惑則定矣。

 

摩訶薩 大也,如發大心、修大行、證大道,此指地上菩薩言。

 

上首 領首也。

 

眷屬 主伴會合之眾,同見同行者。

 

平等法會 此言法性之會,無我無人,故言平等。

 

二、

 

於是文殊師利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願為此會諸來法眾,說於如來本起清淨,因地法行,及說菩薩於大乘中發清淨心,遠離諸病,能使未來末世眾生求大乘者,不墮邪見。作是語已,五體投他,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菩薩,諮詢如來因地法行,及為末世一切眾生求大乘者,得正住持,不墮邪見,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文殊師利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流出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羅密,教授菩薩,一切如來本起因地,皆依圓照清淨覺相,永斷無明,方成佛道,云何無明。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種種顛倒,猶如迷人,四方易處,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譬彼病目,見空中華及第二月。

 

善男子,空實無華,病者妄執,由妄執故,非唯惑此虛空自性,亦復迷彼實華生處,由此妄有輪轉生死,故名無明。善男子,此無明者,非實有體,如夢中人,夢時非無,及至於醒,了無所得。如眾空華,滅於虛空,不可說言有定滅處,何以故,無生處故。一切眾生於無生中,妄見生滅,是故說名輪轉生死。

 

善男子,如來因地修圓覺者,知是空華,即無輪轉,亦無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無,本性無故,彼知覺者,猶如虛空,知虛空者,即空華相,亦不可說無知覺性,有無俱遣,是則名為淨覺隨順,何以故,虛空性故,常不動故,如來藏中無起滅故,無知見故,如法界性,究竟圓滿遍十方故,是則名為因地法行。菩薩因此於大乘中,發清淨心,末世眾生,依此修行,不墮邪見,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文殊汝當知,一切諸如來。

從於本因地,皆以智慧覺。

了達於無明,知彼如空華,

即能免流轉,又如夢中人,

醒時不可得,覺者如虛空。

平等不動轉,覺遍十方界。

即得成佛道,眾幻滅無處。

成道亦無得,本性圓滿故。

菩薩於此中,能發菩提心。

末世諸眾生,修此免邪見。

 

文殊問意,為全經綱領,計分三段,一問如何明悟因地法行,故曰願為說於如來本起因地法行,二問如何是發心修持,故曰於大乘中發清淨心,三問如何除諸禪病,故曰遠離諸病,使末世眾生不墮邪見,只此數語,巳將圓覺經義大綱提出,為全經清淨眼目。

 

人生難得,此生能聞正法,由此啟發覺慧,了達本性,此一大事因緣,永離三界,於一生關係之巨,任何重要急事,難與比擬,其機緣之不易得,正如大海中落一細針,入海訪求,寧有把握?今不期而得,其喜可知,此或可仿其萬一。故必鄭重將事,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也,後人輕法,即是於自已不痛切,用功何由得入。諦聽者,恒審專一之意,萬緣故下,一門深入而聽也。

 

佛言,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此法王,不可專指於佛,一氣貫句到方成佛道止,既云永斷無明,方成佛道,其非對佛可知,佛與佛毋庸說法,亦毋庸再成佛。所說者,只對眾生,開山第一句,說此無上法王,雖佛全得其用,稱為無上法王,而眾生亦未失其用,法王仍在,寶藏未啟,非謂無寶,一知即啟,證入圓覺。荷澤禪師云,知之一字,眾妙之門。雖名曰門,實無內外,惟染淨諸法之所自出,遂名曰門。最初因地,皆依圓照清淨覺相,是修行門一個總辦法,不如是,不能永斷無明也,無明一斷,自然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羅密,悉皆流出矣。

 

圓照者,無功用之照也,照即能照,覺相為所照,能所雙忘,方名圓照清淨,若有能所,無明未斷,不名成佛,此法佛佛道同,無佛不爾,故名皆依,自覺覺他,故名教授菩薩,言此會無二乘人可聞法要,惟菩薩可教授,可領受,不與二乘共也,又名不共法。行者切勿把自己與佛分為兩個,應知一切皆如也,經云通達無我法者,是名菩薩。

 

說無明一段,最為簡明暢達,計分五段:一說無明相貌,二說無明非有實體,無生處故,三說破無明之最簡捷法,四說本來無無明,五說無明不必定指為無。惟無明與清淨,名雖有二,覺則不二,常不動故,究竟圓滿遍十方故,似此步步脫卸,破無明於不知不覺,真妙難思議矣。

 

一、說無明相貌者,以迷人為喻,雖顛倒至四方易處,人卻不曾有異,如醉漢,正醉時,不得謂為非人也,及至醒時,了無變更,了無增益,故本體則不變,顛倒則不無,其因地在一執我,認四大假合之體為身,根塵緣合之影為心,二者皆幻,生滅無常。如珠四照,隨境而現青黃,青黃忽現忽滅,無從執實,愚者忘珠,執青黃之幻色以為珠。又譬彼病目,翳眼觀空,見空中華,不獨以空華為實,並忘自眼病翳,轉輾妄取生死輪轉,故以無明為父愛為母而念念生死為子也。

 

二、無明非有實體者,極言有則必有體相,即不可捉摸取捨,其非有實體可知,如人有夢,夢中非無,及至於醒,了無所得,明明於無生中妄見生滅,只此虛空幻化之見,亦是無中生有,就妄見故說有,就實論故說無,今名曰妄,則實,實非有,以無生處故。

 

三、破無明之簡捷法者,在一知字,知即一切都了,頓出生死,更無他法,修行人第一求了生死,不知生死之母是無明,無明之母是執幻,執幻之母是無慧,無慧即失照,失照即不知。此一知字,乃理解事證後之智知,非世間小慧之了知也,故密宗以般若為佛母,又心經言成佛成菩薩,無不依般若而波羅密,捨此而能成佛者,即是魔說,此為正因。

 

四、說本來無無明者,是在已證知之後:一知萬法皆如空華,無明安在。二知空華虛妄,不枉取執,即無輪轉。三知身心兩空,生死亦幻,無作無受,故無無明。四知無明本性非有,不必定取功用作為起觀行照,方得身心空無,即不起照證空,或正顛倒時,其本性原來空寂,即色即空,智者見之,自徹了也。

 

五、說無明非無與清淨不二者,謂無明幻影以及假名依幻說覺,幻自非無,但此無明與清淨,名為二物,實自一體。譬如鳴鐘,聲聞百里者,此鐘也,若以手按之,再擊則聲啞,亦同此鐘也,聲雖有別,鐘不有二,去手則又鍠然遠送,聲聞百里矣,故無明乃暫時聲啞,於鐘畢竟無損。無明清淨二者,同一如來藏所自出,性既虛空不動,無起滅,無知見,又復誰起誰滅,何有能見能知,畢竟不可得,無明亦然,再心境兩空,情器交徹,普該一切,遍滿十方,如來藏性,本來如斯,不須滅舊添新,滅惑生智,方名究竟也。所言如法界性者,通於一切,即致知格物之意也,知此則山河大地,無一處能離我之如來藏性,即我之藏性遍滿法界耳。

 

此分關係最巨,上上根人一聞於耳,即已徹悟,一知字,已全包括信願行證在內,正不必另起何種功用矣,但三根普被,於鈍根人,亦當顧及,不得不開諸大士之啟請,用以嘉惠後學,其實圓覺意義,圓覺相貌,由因達果,佛於此分內,宣說淨盡!沒些子矣,故當圓觀,勿被經轉可也。

 

佛說夢中人,醒時不可得,又說覺者如虛空,明示平等不二,愚人定欲分夢覺為二,若與說不二法,彼又實指夢覺為一,不知非一非異,何可執實,故真見實相者,見一切是幻,見一切法是幻,見覺亦是幻想,無能覺,無所覺,無說者,無聞者,故曰如來無所說,即此無所說,正是覺實相。

 

皆依圓照清淨覺相句,是修證根本法門,無法不爾,無佛不爾,非如此不能永斷無明,此即是本起因地,與心經兩依字同義。

 

說無明起因,最為簡捷,無非認妄,而認妄之因,只一迷字,惟有開智慧一法門,全經重一知字,知則幻滅,幻滅則證真,妙用盡備於斯。

 

自如來因地修圓覺者,至本性無故六句,最有力量,為頓根人斷生死無上法門,每日至少轉念數十次,使之熟極時,隨處引文而照,隨照而寂,即鈍根人,能不驚不怖,時時體念者,亦可頓超一僧祇劫也。

 

亦不可無知覺性句,此覺性,非對治幻覺之覺,以對治之覺,其覺亦幻,此覺乃不生滅之常性也,故下云無起滅知見故,此句救活偏空斷滅人不少。

 

如法界性,究竟圓滿遍十方故句內,如字,究竟字,正表了義義,即是十二部經清淨眼目。

 

不墮邪見句,表捨此即是邪見,非為正因,終不得發大乘清淨心也。

 

此分佛巳將圓覺說完,鈍根人,即巳了達畢業,毋庸再啟,惟方便未來及中下根者。下更以修法示之,試觀上文佛告文殊而稱善男子等,一等字,即包括在會同證悟者不少,豈止十二位哉。

 

右繞 向右轉繞,以右為順也。

 

三匝 三圈也,表三寶三德等義。

 

末世 末法時代,即今之世。

 

墮 落也。

 

五體 四肢及頭也。

 

諮詢 請問也。

 

諦 息心細審。

 

陀羅尼 總持意,總一切法持無量義。

 

涅槃 寂滅義,謂覺性既圓,無法不寂也。

 

菩提 空淨大覺義,有五:一發心,二伏心,三明心,四出到,五無上。

 

俱遣 言皆不取也。

 

三、

 

於是普賢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願為此會諸菩薩眾,及為末世一切眾生,修大乘者,聞此圓覺清淨境界,云何修行。

 

世尊,若彼眾生知如幻者,身心亦幻,云何以幻還修於幻,若諸幻性一切盡滅,則無有心,誰為修行,云何復說修行如幻。若諸眾生,本不修行,於生死中常居幻化,曾不了知如幻境界,令妄想心云何解脫,願為末世一切眾生,作何方便漸次修習,令諸眾生永離諸幻。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普賢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菩薩及末世眾生,修習菩薩如幻三昧,方便漸次,令諸眾生得離諸幻,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時普賢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華,從空而有,幻華雖滅,空性不壞,眾生幻心,還依幻滅,諸幻盡滅,覺心不動,依幻說覺,亦名為幻,若說有覺,猶未離幻,說無覺者,亦復如是,是故幻滅,名為不動。

 

善男子,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應當遠離一切幻化虛妄境界,由堅執持遠離心故,心如幻者,亦復遠離,遠離為幻,亦復遠離,離遠為幻,亦復遠離,得無所離,即除諸幻,譬如鑽火,兩木相因,火出木盡,灰飛煙滅,以幻修幻,亦復如是,諸幻雖盡,不入斷滅。

 

善男子,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依此修行,如是乃能永離諸幻,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普賢汝當知,一切諸眾生。

無始幻無明,皆從諸如來。

圓覺心建立,猶如虛空華。

依空而有相,空華若復滅。

虛空本不動,幻從諸覺生。

幻滅覺圓滿,覺心不動故。

若彼諸菩薩,及末世眾生。

常應遠離幻,諸幻悉皆離。

如木中生火,木盡火還滅。

覺則無漸次,方便亦如是。

 

普賢問意有二:一佛對文殊所說,係上上頓根人,一聞即悟,但中根不會,不應以空說空,以幻修幻矣,既幻性盡滅,則是無心,又復誰為修行,誰知是幻,而誰又能修證是幻耶;二眾生既不修行,常居生死幻化之中,則此幻境妄心,云何能解脫乎。此皆代表眾生啟問也。

 

如幻三昧者,言通達實相,了知身心皆幻,本覺真如,不變不動,如鏡受影,影有來去,鏡體不動,故名三昧正受。

 

佛開首說一句,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即言一切幻化,皆從圓覺妙心自生,圓覺妙心者,常性也,不有常性,何來幻化,不有洪水,何來波濤,從知水波不二,覺幻亦不二矣,不可實執為二。由此幻心,還依幻滅,諸幻盡滅,覺心不動,再進而覺幻之幻,亦名為幻,所自稱為有覺無覺,仍在幻中,是故覺不覺都是幻,幻故可滅,而圓覺性,則無變動也。

 

幻覺者,依幻說覺之覺也,非真體之覺也,對治於幻,此覺仍是幻心,故亦名幻,以仍在生滅地,非不生不滅之真覺,是以識心盡而常性始露。

 

應當二字,乃鄭重勸誠之辭,所謂如來決定境界,不應稍有猶豫也。

 

離幻之法有四:一離幻境,二離幻心,三離離幻之心,四遣離離之離。即是一離妄,二離覺,三遣離,四遣遣,至此離無所離,遣無所遣,斯名幻滅清淨,譬如火焚木,木盡尚有火,火盡尚有灰,灰盡尚有煙,必至煙亦滅盡,方是焚盡,然而空氣居中,儼然不動,若謂常性真覺亦滅,則入於斷滅矣。

 

眾生情見,每從分別成為二見,入於修行,復有垢淨二見,牢不可破,轉成為病,譬如牟尼寶珠,上有塵垢,自宜去之,以垢與珠,為是二物,有體相可分合者。若珠照物,現種種色,此色正是穢垢,試問如何去法。常住寶性者,珠也,幻心所顯之垢者,珠中所映之色也,此垢與珠上之塵垢不同,非有體相,非可分合,非可拂拭而去之。故去珠垢,在一拂字,去心垢,在一知字,全部經義,關鍵在此二字。文殊分中,知是空華,即無輪轉,此分中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兩知字,遙遙相對,不是二法,此知字,包括一切信願行證功夫,非到證知,不能了知。凡一切經,等於物品清單,某物何類,某物何性,一一闡明,但必見物後,同時對照,方可決定如是。故曰修多羅了義經,行者應先明心地,啟發般若,以心印境,以經印心,了知一切是幻,此即是去垢無上簡捷法門,故曰在一知字。眾生正苦在不自知耳。又知有三:曰解知,行知,證知,此知字乃覺後之證知也。

 

珠上塵垢,非一拂可淨,必假種種方便,有遲速難易漸次之分,至於心垢,只要了知是幻可矣,知即是滅,如珠中之影,知其虛妄不實即可矣,不必定取無影方為淨也。蓋有影固無損於珠,無影亦無益於珠,覺性雖起無明,於覺性絲毫無損,惟在知與不知,知之謂知之,不知謂不知,無有多知少知或半知者,既無多少之別,則其無方便無漸次可知,故曰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如此微妙法門,一語破的,誠天地間之至文,幾身修到而聞正法,福德因緣,寧可思議哉。

 

或問曰,知幻即離,謹聞命矣,然吾知幻後,有時幻仍現前,打掃不去,則又未嘗能離矣,又奈何,曰此習氣也,我再伸論之。

 

珠上塵垢,尚有體相,拂拭之法,為假方便漸次,以是二物故,垢之來也,有所自也,其去也,亦可見也,且垢去後,無因不易再染矣,此則不然,無明之起,不見其生處,以無生處故,無明之滅,不見其滅處,以本不生即無滅故,但隨去即又隨來,非同珠垢,除下尚有垢在可比也。行者應先知其根本,如知一切是幻,自不堅固執持,逐漸放下,惟習成養成,非旦夕可除,其力未充故,譬如病人昏迷而蘇,雖已覺蘇,自尚無力起行,雖無力起行,決不再入昏迷也,汝今知幻而習氣常來,於習氣正來時,汝之知幻覺性,曾有所退失否,如無退失,此即根本已得,習氣未除,只要常常凜覺,時時提照,則般若力強,習氣方可掃蕩。此經但言根本,以根本故,不假方便,以習氣故,遂立漸次,經云,理屬頓悟,事屬漸除,然為方便初修人說,至巳徹悟人,一點即破,理事雙融,一了百了。此一知字,巳盡六度萬行之妙,非劣慧者所知,汝但先問根本知不知,暫莫管習氣淨不淨,只要知,知後除習氣,方有辦法,由辦法中,日長聖胎,了諸法性,力量一日大一日,習氣自然一日少一日,入於不覺之化境矣。

 

離幻即覺云者,極言無明與覺不兩立也,如室內皆暗,開燈即明,明與暗不兩立也,若謂明有次第,無明可一分一分破者,乃漸教分斷無明法,非了義經也。

 

儒家說有,釋氏說空,有者有仁義,非並貪欲而有之,空者空幻境,非並道德而空之,儒家立善不立惡,尚在對待中,釋氏一切不立,一切不廢,故以一幻字了之。

 

應當二字,乃鄭重勸誡,言決定如是,除離幻外,別無他法也,惟應則尚有應與不應之相對,行者當知此病後用藥法,若知本來不病,原本是幻,無應不應離不離也。

 

文殊言悟理,不可定執謂非事修,惟做前一段功夫,使大事先明也,普賢說事修,又何嘗廢理,悟後尚有一如喪考妣在,所以除習氣也。文殊實是開門第一關,開門時,絕無方便商量,開門後,一切整理打掃,必假方便。佛告普賢一總法門曰,知幻即離,離幻即覺,以下九菩薩所問者,皆本此兩句去做。

 

如是乃能等字,亦決定辭也,以眾生病在自疑不決耳,故曰如來決定境界。

 

此分修法,只是起慧觀,即是照見五蘊皆空,以五蘊包括根塵能所一切在內,故是圓頓修法。

 

鑽 以物鑽木取火也。

 

幻 虛妄之影。

 

斷滅 即死執之偏空也,誤為一切不可得即一切虛無,今之厭世自殺一流者是。

 

建立 所自生也。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