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_妙法蓮華經_方便品_講義_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9_妙法蓮華經_方便品_講義_1


妙法蓮華經 - 方便品講義

  

文珠法師講述

 

解釋經題

譯題簡介

略釋品題

解釋經文—跡門略開顯動執生疑

解釋經文—跡門廣開顯斷疑生信 – 1

解釋經文—跡門廣開顯斷疑生信 – 2

解釋經文—跡門廣開顯斷疑生信 – 3

解釋經文—跡門廣開顯斷疑生信 – 4

 

解釋經題

 

妙法蓮華經,是本經的名題。解釋此題,可用天臺宗的五重玄義。五重玄義是:一釋名,二顯體,三明宗,四辨用,五判教相。

 

一、釋名

 

因為全經要義,盡攝在經題中;如衣之領,提領則褸褸皆齊;如網之綱,舉綱則眾目皆張。研讀佛經亦然,我們欲想理解經中所詮的義、理,首先就要明白經題的含義;是以古人每於解釋經文之前,先解釋經題。

 

妙法蓮華經,是本經的總題,其中有通有別,經之一字是通題,通於其他一切佛所說的經典;妙法蓮華四字是別題,別限於此經。

 

本經的別題,在三單三複具足一的立題規則中,是以法喻立名。妙法,是釋尊所說的一乘佛法;蓮華,是屬於譬喻,用以譬喻佛所講的妙法。法喻雙舉,故名妙法蓮華。

 

(一)妙法的含義

 

梵音曼乳,意譯是最勝不可思議。指佛於本經所說之法,精深微妙,無比無上,不可思議,故言妙。

 

梵語達摩,譯名法。含有任持自性,軌生物解的意思。因為世出世間一切諸法,無論是有形無形,有想無想,有漏無漏,有為無為,或依報或正報,或動物或植物,或精神或質物,無不各有其不同的自性與體質,令人了別,知其種類,絕不混亂,故名為法。

 

法的範圍甚廣,唯識宗將此等諸法,分為五位百法;但在性宗:廣則百界千如,略則不外心法,眾生法,與佛法三種。

 

1)心法妙

 

此中心字,非指眾生內在的肉團心,亦非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攀緣外界事物,分別取捨的妄想識心,而是指眾生原本具足的真心。此真心非在內,非在外,非在中間,亦非停留於過去,現在,未來,既然超越時空,離塵絕相,而又能包容時空,以及一切塵相;上至四聖,下及六凡,無不從此心生。所謂:「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

 

人間惡念才起,三惡道即現;一念善生,便是人天正因;念空則證二乘偏空涅槃;念有即發菩提心,入俗利生;念中道平等,即興慈運悲,隨機垂應,現種種身,說種種法,利益眾生;十法界若聖若凡,無不從此心生。故楞嚴經言:「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由於心隨淨緣,即成佛道;心生迷緣,便成眾生。故華嚴經說:「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心造萬法,是從體起用,因理成事;法歸於心,是攝用歸體,事融於理。體用不二,事理圓融無礙,故言:心法妙。

 

2)眾生法妙

 

凡是有心識活動的生命,無論人畜,皆名眾生。眾生本覺真心,清淨無染,輕安自在。可惜眾生迷而不覺,妄生分別,錯用識心,攀緣塵境,遂起貪瞋痴,作殺盜淫等惡業,依業感果,流轉六道,枉受生死。故佛告訴阿難:「則知汝心,本妙明淨,汝自迷悶,喪本受淪,於生死中,常被漂溺。」(見楞嚴經)

 

雖然,眾生迷此真心,受生死苦;但此真心,不因眾苦交煎而減少。雖然,眾生錯用識心,煩惱叢生;但煩惱本空,體即真心,所謂:「煩惱即菩提」。雖然,眾生作諸惡業,但業緣本空,其性非有;因緣和合虛妄言生,其實不生;因緣別離,虛妄名滅,其實不滅。所謂:「生死即涅槃」。是以菩提涅槃,不離眾生,即在眾生日常生活中,所以說眾生法妙。

 

3)佛法妙

 

佛是覺義,能覺悟此人皆本具的心法,即是佛法。雖然「是法甚深妙,難見難可了;一切眾生類,無能知佛者。」但佛所覺悟的真理,正是眾生所迷的佛性;眾生所迷的佛性,正是佛所覺悟的真理。故佛是眾生心中的佛,眾生也是佛心中的眾生,所以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佛識此心,佛證此理,故能究盡諸法實相。眾生若然能夠「修攝其心,觀一切法,如如不動,」(見安樂行品)當下即是如如佛,故佛法更妙。

 

心法:是正因理心性、了因慧心性、緣因善心性等三因佛性。眾生法:是惑、業、苦三道。佛法:是佛果法身、般若、解脫等三德。

 

佛證正因理心性,成法身德;眾生迷之,便成苦道。佛證了因慧心性,成般若德;眾生迷之,便成惑道。佛證緣因善心性,成解脫德;眾生迷之,便成業道。準此可知,佛法、眾生法,皆不離心法。

 

此心法,佛證之不增,眾生迷之不減。但在佛說法華經之前,心法不是佛法,佛法亦異於心法,眾生法更異於心法與佛法;心法太妙,佛法太高,眾生法既苦惱又惡濁,各有其界限,彼此互異,是以不妙。今佛在法華會上,開權顯實,開跡顯本,會三乘之權,歸一乘之實;說明十法界聖凡,其形象雖珠,但其體不異。三法互攝互融,不出一心,原無差別。故心法妙,眾生法亦妙,佛法更妙,因名妙法。

 

但此妙法,非對粗顯妙。若以三乘法為粗而棄之,獨顯一乘實法之妙;則此妙是有界限,而非圓妙。若以跡門為粗而捨之,以顯曠劫本門之妙;則此妙有先後,而非常妙。此經詮理之妙,妙在不捨權取實,不棄跡顯本,而是說明佛為實施權,開權顯實;從本垂跡,開跡顯本之方便。如經言:「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諸佛世尊,欲令眾生開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於世;欲示眾生佛之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悟佛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入佛知見故,出現於世。」奈何眾生,業障深重,善根淺薄,不能理解佛之知見,無法承受此一乘妙法。

 

釋尊說;「若但讚佛乘,眾生沒在苦,不能信是法,破法不信故,墜於三惡道;我寧不說法,疾入於涅槃。尋念過去佛,所行方便力,我今所得法,亦應說三乘,…思維是事已,即趣波羅奈,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以方便力故,為五比丘說,是名轉法輪。」遂隱一乘之實,說三乘之權,此即是「為實施權」。

 

既然為實施權,則全權是實,是即實之權。經言:「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但以假名字,引導於眾生。」又言:「我今喜無畏,於諸菩薩中,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此即是開權顯實,實不離權,是即權之實。

 

本經後十四品,是說明佛本門深遠,為教化眾生故,從本垂跡。經言:「我實成道已來,久遠如斯。」又言:「自從是來,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說法教化,亦於餘處,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祗國,導利眾生。」這不是說明佛的本門深遠嗎?既然是從本垂跡,則跡由於本,是即本之跡。今開跡顯本,則本不離跡,是即跡之本。如是權實相即,跡本相通。本之與跡,既不乖離;實之與權,亦不相異。若本若跡,若權若實,悉皆微妙;而且是圓妙、常妙,絕對待的妙,因名妙法。

 

昔日智者大師,誦經至藥王本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時,身心豁然,即入法華三昧,親見靈山一會未散,釋尊仍然在說此妙法。自此,照了法華,深達諸法實相理,辯才無礙。於是開席宣講法華經,九旬談妙於當時。藕益大師法華會義中說:妙有本門十妙,跡門十妙,以及觀心十妙。海仁老法師則以理妙,智妙、行妙、位妙、果妙、德妙、感應妙、神通妙、說法妙、眷屬妙、壽量妙、慈悲妙、功德利益,無一不妙,解釋「妙法」二字,今略而不談。

 

(二)蓮華的譬喻

 

蓮華,是譬喻。世界上華的品種很多,唯獨蓮華,姿態美妙奇特,清香潔凈,堪可以譬喻妙法。天台宗認為蓮華含有三義,用以譬喻佛的權實與本跡,最為恰當。

 

1)為蓮故華

 

蓮華之為物,除非不開華,開華必有蓮子;可以說,是為了孕育蓮子而開華。但當蓮華含苞待開之時,但見其華,不見蓮子。正好用以譬喻佛的跡門,為實施權,目的在於實。不過,當時機未成熟之前,眾生只知其權,不知其實。經言:「隨宜說法,意趣難解。」因為佛於跡門「雖示種種道,其實為佛乘。」

 

又為蓮故華,可以譬喻釋尊從本垂跡。經言:「我實成佛己來,久遠如斯,但為方便,教化眾生,令入佛道。」故佛垂跡於娑婆世界,八相成道,其目的不過是欲令諸眾生,得入佛道;正如蓮華,為了長養蓮子而開華一樣。

 

2)華開蓮現

 

當蓮華盛開之時,華中蓮子,立即顯現。譬喻佛跡門,開權顯實。佛昔日所說三乘五乘教法,雖然屬於權巧方便,但權中有實,權不離實;猶如華中有蓮,華不離蓮。華未開時,人皆只見華的外形,不見華中的蓮子。及華開敷,蓮子立即出現。妙法亦然,佛未演說法華經之前,眾人但知佛所說的三乘五乘,不知復有一佛乘,更不知此一佛乘妙法,即寓於三乘五乘法之中。及法華會上,開方便門,示真實道,始知昔日之權,即今日之實;今日之實,不離昔日之權。

 

又華開蓮現,亦可譬喻佛本門,開跡顯本。經言:「如來見諸眾生,樂於小法,德薄垢重,為是人說,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我實成佛己來,久遠如斯。」正是顯示佛的本門深遠,如華開蓮現一般。

 

3)華落蓮成

 

華落蓮成,譬喻佛跡門,廢權立實。經言:「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又說:「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終不以小乘,濟度諸眾生。」「是諸眾生,得聞佛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此皆是廢權立實之說,猶如蓮華凋謝時,華瓣脫落,蓮子獨存。

 

又華落蓮成,可以譬喻佛本門,廢跡顯本。經言:「為度眾生故,方便現涅槃;而實不滅度,常住此說法。」佛既然常住世間說法利生,則何來跡門示現?故佛唯有本無跡,猶如蓮華凋謝之後,唯有蓮子而無華瓣一樣。

 

或有人問:佛在本經中,曾經採用七個譬喻,因何獨取蓮華為喻,以立經題呢?答案是:其他七喻,未能全喻佛一代時教的開顯。例如:火宅中的三車譬喻,三車喻權,一車喻實,未能兼喻本跡。信解品中:窮子作客喻權,付業喻實。藥草喻品中:三草二木喻權,大地喻實。化城品中:化城喻權,寶所喻實。五百弟子授記品中繫珠喻,少有所得喻權,珠寶貿易喻實。安樂行品中輪王喻,隨功賞賜喻權,解髮明珠喻實。皆是別喻佛跡門開權顯實。至於如來壽量品中的良醫喻,使告父死喻權,歸來使見喻實,此亦僅喻開跡顯本而已;是以經中的七種譬喻,都是局部的譬喻。

 

唯有蓮華,既可以譬喻佛一代時教的權實與本跡,而且蓮華,含有開敷,出水,因果同時等義,更可以譬喻一乘佛法的美妙。因為蓮華開後,華落蓮成,正如佛於法華會上,宣說妙法,能詮一佛乘的中道妙理。又蓮華生於污泥而不染,出於清水而不沾,可以譬喻一佛乘的中道妙理,不離凡夫生死污泥之有,不離二乘清水之空;但卻能夠不為生死所染,不為涅槃所沾。又蓮華之根,藏於污泥與清水之中,但不染不沾;正顯示一乘中道妙理,即空即有,而又非空非有,既超越空有,而又不離空有。如是雙遮雙照,遮照同時,故名妙法。

 

又蓮華是華與蓮子同時生長,華是因,蓮是果;即華果同時,華果不離。正顯示一乘妙法,因中有果,果必由因,因果同時,因果不離。因為有以上種種理由,所以佛獨取蓮華為喻,以喻妙法;不但法妙,喻亦妙。用妙喻,喻妙法;法喻俱妙。今法喻雙舉,故本經的別題,名妙法蓮華。

 

本經何止法妙、喻妙,功德利益更妙。據說:古人釋淨見,童年出家,日日讀誦法華經,精進不懈。誦至一萬三千遍時,體力不支,日漸消瘦,疲倦不堪。後聞住處北邊,忽有眾多兒童嬉戲嘈雜之聲,甚感厭煩。時有一白頭公公,來問候法師,四大如何?師以健康欠佳答。白頭公公教師至小兒嬉戲之處,坐待小兒脫衣入池沐浴時,即取小兒衣服歸,若來索取,切勿給還;若被辱罵,也不要回答,弟子自來語之。

 

次日,師如所教,前往取小兒衣服歸;小兒來取,不給,被罵  不答。時白頭公公至,要小兒入師懷抱,小兒不肯,公公驅逼數次,終於入懷,沒人腹中。此後,師不但恢復健康,而且體力過人。原來是普賢菩薩,令土地公公,驅諸藥精,變為小兒,令師服之,驅除疾病,回復健康,是多麼美妙的故事!

 

(三)經字的意義

 

涅槃經言:「從如是我聞,至歡喜奉行,如是一切,名修多羅。」梵語修多羅,亦名蘇怛覽,譯言契,亦名經,古人合稱名為契經。意思是說:凡是佛所說的一切言教,皆上契十方三世諸佛所證的真理,下契一切眾生種種不同的根機。雜阿毗曇心論,用五義解釋經字:

 

一、出生義:經能出生一切善法,令人依之修行,可以出生一切功德,甚至出生佛果菩提。

 

二、湧泉義:佛經詮理,無窮無盡,猶如泉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隨人智力吸收,皆可以獲得真實的利益。

 

三、顯示義:佛經所詮的義理,能顯示世間以及出世間,一切聖凡因果諸法;不止說明俗諦理,開示真諦理,更能顯示中道第一義諦理。生人慧解,啟人信心。

 

四、繩墨義:繩墨是古之木匠,用來定曲直的用具,譬喻佛經所詮的義理,能令眾生明白是非曲直,知因果,識邪正,辨真偽,明善惡;如木匠因墨斗定曲直,而知道有所取捨一樣。

 

五、結鬘義:世人用線穿起花朵成串,作為裝飾品或禮物。比例佛經能貫串事理因果諸法,眾人依之修行,可以莊嚴法身慧命。

 

至於瑜伽師地論,與顯揚聖教論,皆以貫穿義解釋經字。如論云:「契經者,貫穿義。」但佛地心論則說:「能貫能攝,故名為經。」意思是將佛的言教,結集貫串成經,能詮義理,弘傳於世,不但可以令正法久住世間,不致散失;還能攝持眾生,令其滅惡生善,轉凡成聖,不致流落生死,故名為經。

 

在本經言:則經是希有義。如經言:「諸佛出於世,懸遠值遇難,正使出於世,說是法亦難;能聽是法者,斯人亦復難。譬喻優曇華,時時乃一現。」此外,經之一字,還含有舟航義,寶王義,藥王義,安樂、吉祥等義。無非是顯示佛所說的言教,皆是至理名言,都有一定的法度與軌則,可以作為成佛必依的階梯,證果必循的正途。此階梯,此正途,是法界人天所同軌,十方諸聖所共遵;法界聖凡,無能超越,十方三世,不可轉移,因此名之為經。經之一字是通題,妙法蓮華四字是別題,通別合稱,故名妙法蓮華經。

 

二、顯體

 

顯體,是顯示此經所詮的理體。亦即是顯示宇宙萬有一切諸法的本體。此體微妙難思,每隨其作用不同,而立種種不同的名稱。以其能含藏宇宙萬有諸法,因名如來藏;以其能夠雙遮雙照空有二邊,故名中道;以其純而不雜餘物,故名畢竟空;以其靈明覺照故名佛性;以其超越無上,故名第一義。在解深密經則名真如自性;在華嚴經名一真法界,在維摩經名不二法門,在本經名一佛乘,又名諸法實相。

 

本經處處皆顯示實相理。如經言:「今佛放光明,助顯實相義。」又言:「我以相嚴身,光明照世間,無量眾所尊,為說實相印。」又「諸法實相義,己為汝等說。」本方便品言:「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又:「諸佛法久後,要當說真實。」法師品說:「開方便門,示真實相。」安樂行品說:「觀諸法如實相。」可知本經是以實相為體。

 

三、明宗

 

宗是宗旨,亦即是修行的宗旨。前顯體是明性德,今明宗是顯修德。性德法爾天然,不假修成,非因非果;修德則修如是因,當得如是果。普賢觀經言:「大乘因者,諸法實相,大乘果者,亦諸法實相。」本經既說一乘妙法,詮諸法實相理,但教菩薩,則依之修證,該是一乘因果。自從序品開始,至安樂行品,都是說佛跡門權因權果;亦說明弟子的實因實果。在此十四品經文中,佛開權顯實,會三歸一,為聲聞人授記,令諸菩薩除疑,開佛知見,同入一乘圓因,共證一乘圓果。

 

經言:「諸法從本來,常住寂滅相;佛子行道之,來世得作佛。」正是一乘因果。自從地湧出品,至勸發品,開跡顯本,窮佛久遠的修因,究佛久遠的證果。同時顯發聲聞弟子,本門深遠,有因有果;今跡門示現聲聞身,不過是跡門因果而已。本經既然顯示佛及弟子本跡之實因實果,與諸經不同,故知本經,是以一乘因果為宗。

 

四、辨用

 

用是功用,力用,妙用,勝用。本經不論三乘人的智慧,純說佛道智慧;不開九界眾生知見,但開佛界知見。不重視二乘修證,唯著重一乘實智修證。在佛說此經之前,二乘人怖畏生死苦,取涅槃樂,生安隱想,認為已經得滅度。權乘菩薩,亦執著佛的跡門示現,以為真實。及佛說法華經,以權實二智的妙用,勝用,廢化城,破情執,捨棄跡門的權巧方便,顯示佛本門的真實功德。令眾斷疑,生深信解,入佛知見,除根本惑,損二生死,得法生身,授記作佛;化功廣大,利澤弘深,故古德皆以斷疑生信,為本經之妙用。

 

五、判教相

 

詮理化物謂之教,分別同異謂之相。佛自證諸法實相理,不可以言宣,但為利益眾生,故運用方便權巧,演說種種語言,因緣,譬喻,謂之教;教所詮的義理大小不一謂之相。古人多數都是依據自己所宗尚的經論,以判佛的一代時教。

 

菩提流支立一音教:是依據華嚴經說:「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以及本經:「佛所說法,譬喻大雲,以一味雨,潤於人花,各得成實。」而立。以顯示佛法平等,只因眾生根機不同,故有三乘五乘的差別。

 

慧遠大師立頓漸二教。頓指華嚴大教;漸指三乘共宗,漸次修證。

 

玄奘法師,立三輪教。佛最初在鹿野苑,三轉四諦十二行法輪,名轉法輪教。佛於方等會上,彈偏斥小,歎大褒圓,令二乘人回小向大,名照法輪教。佛在法華涅槃時,雙照雙遮空有二邊,令權乘菩薩,入於中道,是持法輪教。

 

賢首國師立三時五教。三時是日出、日升、日落。日出先照高山,譬喻華嚴大教,先照大機;日升普照大地,譬喻阿含、方等、般若,三根普被;日落還照高山,譬喻法華涅槃時,但教菩薩,仍照大機。

 

五教是小、始、終、頓、圓。

 

小教,是佛說阿含等小乘經,教化人天,及愚法聲聞等小機;但說人空,不明法空。

 

始教,是大乘之始,有有相與無相之別。解深密經等,廣談法相,為唯知識宗之始,是有相教。般若經等,說諸法空,為般若宗之始,是無相教。

 

終教,謂楞嚴經說法性常住,許一切眾生,寶覺真心,各各圓滿,皆可成佛,盡大乘之極說,故名終教,以其說理究竟,又名實教。

 

頓教,不立漸次,唯辨真性,但離妄念,即如如佛。如維摩經所說的不二法門。

 

圓教,顯一真法界,性海圓融,緣起無礙,如華嚴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又如本經所說,皆是圓教義攝。

 

天台宗智者大師,將佛所說的一代時教,分為五時八教。

 

五時:謂華嚴時、阿含時、方等時、般若時、法華涅槃時。佛初成道,現勝應身,於三七日中,為法身大士,說一真法界華嚴大教,名華嚴時。

 

佛為教化鈍根眾生,隱勝應身,現丈六金身的比丘相,轉生滅四諦法輪,說四阿含經,詮小乘教義,名阿含時。

 

鈍根小智人,依生滅四諦理,如法修行,證阿羅漢果,得少為足,飲三昧酒,墮無為坑。佛為欲令此輩,恥小慕大,故在方等會上,說勝鬘維摩等經,四教并談,普被群機,名方等時。

 

小乘聖者,雖然回小向大,發菩提心,學菩薩行,但我相未除,法執堅固,障礙進修佛道,故佛說般若,顯諸法空性,令離情去執,名般若時。

 

最後佛在法華會上,開權顯實,會三歸一,但說無上道,普授眾記。又於涅樂經,廣談佛性常住,一切眾生,皆可成佛,名法華涅槃時。

 

荊溪尊者所著的四教儀備釋中,偈頌五時言: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談,華嚴最初三七日,法華涅槃共八年。

 

八教:謂藏、通、別、圓,頓、漸、秘密、不定。

 

藏教,以阿含為經藏,以毗尼為律藏,以阿毗曇為論藏。說因緣生滅四諦法,正教聲聞,傍教菩薩;三人同行,證果各殊。

 

通教,鈍根眾生,通前藏教;利根眾生,通後別圓二教。又通教指不共般若,通於三乘,詮無生四諦理,明諸法因緣生,緣生無性,當體即空,既無苦之逼迫相,亦無集之惑業相,五陰諸法,本自不生,今亦不滅。雖曰修道,但能修所修,同一真空,本無生滅去來,名無生四諦理,正教菩薩,傍化二乘,三人同行,共證空理。

 

別教,是別對菩薩機,說大乘無量之法。教、理、智、斷、行、位、因、果,皆別於前藏通二教,又別於後圓教。詮無量四諦理,苦有無量,二種生死不同故;集有無量,五住煩惱不同故;滅有無量,諸波羅密不同故;道有無量,恆沙佛法不同故。純教菩薩,不兼二乘,修次第三觀。先觀因緣即空,證真諦理;次觀因緣即假,證俗諦理;後觀因緣即中,證中道理。隔歷三諦,次第修證,中道不具諸法,佛性超越二邊,因名但中。

 

圓教,詮圓融中道實相理,十法界聖凡一切依正因果,無不以此實相理為體性。故事不礙理,即事即理。以其事理相即,五陰諸法,無非實相,故無苦可捨;塵勞妄想,本來清淨,故無集可斷;一色一香,無非中道,故無道可修;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故無滅可證。既無修道斷集的造作,亦無滅苦證滅的作為,故名無作四諦。唯教利根菩薩,教、理、智、斷、行、位、因、果無一不圓;以其圓悟,圓修、圓斷、圓證,故名圓教。

 

法華玄義說:「為決定聲聞,說三藏教,為退大聲聞說通教,為漸悟菩薩說別教,為頓悟菩薩說圓教。」藏、通、別、圓四教,是教化利益眾生的法門,如世間醫師之用藥,故名化法四教。

 

頓教,是以頓悟理性為教。上根利智的人,聞一乘法,頓悟一乘理,頓修一乘因,頓證一乘果,一超直入,不立階次,謂之頓教。

 

漸教,是對頓言。佛初說阿含,次說方等般若,後說法華涅槃。由小至大,從淺入深,漸次修證,謂之漸。

 

秘密,眾生因根機利鈍不等,同在佛前聞法,得益各異,而且互不相知,故言秘密。或佛對密機,說秘密法,并用不思議神力,令在會大眾,彼此互不相知,名秘密教。

 

不定,是在聞法得益方面言。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得益雖殊,彼此互知,故名不定。若頓,若漸,若秘密,若不定,皆但有教化之儀式,如世間醫師的藥方,名化儀四教。

 

智者大師,又依據涅槃經,以乳等五味,配合佛所說的五時教。法華玄義言:「佛日初出,頓教先開,譬喻從牛,必先出乳。」又言:「乳為眾味之初,譬喻頓在眾教之首,故以華嚴如乳耳。」阿含時,佛因曲就眾生根機,趣鹿野苑,為五比丘,三轉四諦法輪,於一乘道,分別說三;令小乘機,斷見思惑,證二乘果,轉凡成聖,譬喻轉乳為酪。方等時,彈劾小乘,讚歎大乘的慈悲行願,令小乘人,恥小慕大,通於大乘,如從酪出生蘇。般若會上,明諸法空性,令別教菩薩,離情去執,如更煉生蘇,變成熟蘇。法華涅槃時,但說無上道,顯佛性常住,轉別教機,為圓教菩薩,如精製熟蘇,成無上醍醐。

 

本經在五時中,屬於法華涅槃時;在化儀四教中,是會漸歸頓;在化法四教中,純屬圓教;在五味中,是無上醍醐味。故古德皆判此經,以無上醍醐為教相。

 

譯題簡介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詔譯

 

姚秦,是翻譯此經的時代。在中國的政治歷史上,秦姓統治天下的,有嬴秦,符秦,和姚秦。今言姚秦,顯然不是秦始皇統一中國的嬴秦,亦不是五胡亂華時代,符堅當政的前秦,而是姚興在位時的後秦。在姚興執掌政權之前,佛教傳入中國,已經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了。及姚興登位,即遣兵迎請羅什法師入長安,駐鍚於西明閣與逍遙園,翻譯佛經。本經,是於弘始八年,譯於青草堂寺,故譯者姓名之前,冠以姚秦二字。

 

三藏法師,是譯者的德號。三藏,是指經藏,律藏,論藏。經藏明心詮性,為定學所攝;律藏,能夠規範人的三業,是戒學攝;論藏,可以分別邪正,屬於慧學。戒定慧三學,是佛法的基本綱要,故舉三藏,即概括全部佛法要義。

 

法師二字,含有三種不同的意義。

 

就字義言:法是軌則義,師是訓匠義。事有軌則規範,必合情理,物經訓匠雕刻,必臻至善。學佛亦然,凡能以佛法規範自己與他人的行為,導人止惡修善,轉凡成聖的人,皆可以稱為法師。

 

若就佛法言:法是佛法,師是師範。能精通三藏佛法,堪為人天師範者,可稱法師。

 

若在其功用言:能受持三藏佛法為師,不斷修改自己的行為,開發自己的智慧者,名自利法師。能弘傳演說三藏佛法,化導眾生,作為他人之師者,名利他法師。今本經的譯者,既精通三藏佛法,自奉為師,又能弘傳演說三藏佛法,堪為人天師範,故於其姓名之前,冠以三藏法師四字,以顯示其德學的超越。

 

鳩摩羅什,是譯經者的姓名。梵語鳩摩羅什,譯言童叟。因其年少老誠,童年具有耆德,故依德立名。其父鳩摩羅琰,原是中天竺國首相之子,棄官出外旅遊,至東印度龜茲國,王愛其才,以妹嫁給他,生羅什法師。後來,羅什法師的母親捨俗出家,即證初果。師宿植德本,自幼聰明過人,七歲時,其母即令其出家;不但能日誦千偈,而且過目不忘。一日,隨母親進入一佛寺,看見一個大鐵缽,隨手舉起放在自己頭上,忽然心想,自己年紀這麼少,而鐵缽這麼大,怎可以隨手舉起置於頭上呢?即頓感覺鐵缽沉重,不勝負荷,因此,頓悟萬法唯心之理。

 

九歲,隨毋到罽賓國,依槃頭達多法師,學習小乘佛法。後又從須利耶蘇摩,研習大乘經典。對於大乘佛法,獨有心得,終於成為力弘大乘的學者。再到罽賓國,為槃頭達多說一乘妙理,達多感悟,反禮為師。師拒不敢受,達多言:我是你小乘之師,你是我大乘之師,受禮何妨。

 

後回龜茲國,弘傳大乘佛法,名震諸國。此時其母已證三果,往天竺國前對師說:若能將大乘佛法,弘傳中國,對彼土眾生,非常有益,可惜對你本身不利。師言:菩薩發心,捨己為人,為弘傳佛法,赴湯踏火,在所不辭;豈可因對於自己不利而退縮?遂立志要來中國弘揚大乘佛法。

 

前秦符堅,因仰慕師之德學,派遣大將呂光,遠征龜茲國,目的迎師來華。豈料呂光回程時,聞符堅戰死,姚長稱帝,遂於涼卅宣佈獨立,自組王朝。姚長死,姚興繼位,出兵討伐呂光之子呂隆,強迎師入長安,禮為國師,請翻譯佛經。本經是在當時奉姚興之命而譯。故譯題是: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詔譯。

 

略釋品題

 

方便品,是本經二十八品中的第二品。品題名為方便,可作以下七種解釋:

 

一、從字義解釋方便:方是方法,便是便用。即是用一種技術權巧的方法,便利於辦事,謂之方便。在佛教言:用一種權巧的方法,教導眾生,令眾生便利於學習而得益,是名方便。

 

二、以事理解釋方便:方是方正真實之理,便是種種事相的妙用。非理無以立事,非事無以顯理。佛從親自證得方正真實之理,能示現種種事相的妙用,教導眾生,有顯著的功用,故名方便。

 

三、以權實解釋方便:佛證知一乘妙法平等無二,是實智;能鑒別一切眾生根性差別,是權智。佛從實智的理體,起權智的妙用,逗機說法,謂之方便。

 

四、以教乘解釋方便:今日佛在法華會上,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純是教菩薩法,是實教;昔日應眾生的根機,巧說三乘五乘法,教化人天,是方便教。

 

五、以遠近解釋方便:遠則自從釋尊成佛後,四十九年來,所說的一切經教,皆是作為今日說法華經的前方便。如經言:「吾從成佛以來,種種因緣譬喻,廣演言教,無數方便,引導眾生。」近則如序品中所說:佛於法華會上,放光現瑞,種種希有之事相,都是為說此經的方便。如經言:「今相如本瑞,是諸佛方便,今佛放光明,助顯實相義。」

 

六、以入門解釋方便:門能通於所通,能通是佛權智所說三乘教法,是進入今日所顯一乘教理的方便,如經言:「開方便門,示真實相。」真實得顯,用在方便;方便是入真實之門,故言方便。

 

七、以秘妙解釋方便:佛所證的一乘妙法,昔日秘而不宣,反而說種種因緣譬喻,謂之秘;今日開權顯實,明佛性本具,如衣裡明珠,非從外得,謂之妙。如經言:「唯我知是相,十方佛亦然。」又言:「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故用秘妙解釋方便,正是本方便品的宗旨。

 

本品內容無非說明:佛昔日隱實施權的主要原因,以及今日開權顯實之目的。昔日由於眾生根性闇鈍,無法理解佛的甚深智慧,更無法信受佛所證的諸法實相理。故佛以方便力,巧說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差別相,而於一佛乘,分別說三。今日法華會上,眾生根機成熟,堪受大法,故佛「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說明諸佛出世的本懷,皆是欲令眾生,悟入佛的知見。是以佛昔日所說,皆為達到「度盡一切眾,皆令成佛道。」之方便。如經言:「雖說種種道,其實為佛乘。」因此,佛昔日所說,是假設,是方便,今日所顯,才是親證,才是真實。雖然,但昔日的權巧,不離今日的真實,可謂即權即實,權不離實,故舉手低頭,皆得作佛。如經言:「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共成佛道。」又言:「乃至童子戲,聚沙成佛塔,如是諸人等,皆巳成佛道。」可知凡是有機會聽聞佛法,甚至曾經接觸過佛法的人,都可以憑藉佛法不可思議的力量,助長緣因佛性,啟發了因佛性,進而證得個人內在的正因佛性,終於覺悟成佛,才是諸佛出世的真實目的,其餘五戒十善,保持人身不失的法門,以及聲聞法,緣覺法,甚至菩薩的漸修漸證,都是佛權巧方便的施設,而佛方便施設的三乘五乘教法,皆可以作為最後進入佛乘的方便,因此,本品以方便立名,名方便品。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