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_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_釋義_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8_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_釋義_1


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釋義

  

 

吳立民(信如)居士著

 

藥師經特質

釋經題

卷上 - 1

卷上 - 2

卷上 - 3

卷下 - 1

卷下 - 2

 

經文中的咒語部分,因電腦字有限,故多以相似字代替。

 

 

藥師經典自《拔除過罪生死得度經》以來,凡有五譯,以玄奘三藏所譯《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為最流行,以義淨三藏所譯《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為最完整。本書釋義、講記、研究以淨師譯本為主而以奘師譯本為輔,蓋取其完整而顯密圓融也。

 

藥師法是圓融世出世間之法,是圓通顯密之法。是釋迦、藥師、大日,非一非二,本師本尊一具之法。是般若空、般若不空雙顯之法。是法性、法相雙融之法,是曼殊室利、執金剛對揚之法。是了生脫死,即在生活中了生死,以藥物為第一性、性空為第二性來認識人生而改造人生,不離實際,不尚空談,現前腳下立地起修之大法也。

 

藥師法既不離世間法,故必會通世間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以為研究,能破除宗教之偶像、教條和迷信等等。藥師法既不離出世間法,故亦必會通佛法大小乘、顯密教以為研究,才能破除世間之小我、妄執和邪見等等。至於藥師法的本質就是藥師定。《藥師經》是藥師法的說明,藥師法是藥師定的作用,而藥師定的本質就是色、息、心法。人為色息心之一具,修藥師定者,教人明乎自己色息心之所由具,以及如何用此色息心之所具而做頂天立地之人也。亦即教人如何在生活中了生死,而又在了生死中生活也。所以藥師經法是教人生活做人之大法,是教人即生即身認識人身人生而改造人身人生之大法也。釋迦為人間之本師,藥師為人道之本尊,大日為天道之本尊。修密教者,修人道也。而修藥師法者,是正修人道,以人合人,以人合天,天人合一也。故藥師經法,是人間佛教正信正念、正知正見、正定正命之正法也。

 

佛法三學,定為樞紐。就禪定自身性質而言,能修者為人自身,而所修者亦為人自身,斯即以人自身而修人自身,顯見於外,密藏於內,顯在其中,密亦在其中矣。能修者人,人為色息心之一具;所修者人,而人又為貪瞋癡之一體,轉貪睼癡之一體為戒定慧之一體,轉色身為琉璃光身,又在此色息心之一具。故禪定修法,總不外色法、息法、心法三門。此由人體自性而定,法爾如此,概莫能外。色息心三法具於一體,而一體又分色息心三法之用,三法相通而又法住法位。故三法雖融,卻以因地方法側重不同,而果地證得自然大異。佛法禪定,八萬四千法門,攝之不外如來禪、祖師禪、秘密禪三大類。如來禪以安般入手,都攝六根,較側重於息法,祖師禪以觀心為本體,較側重於心法;秘密禪以六大四曼三密為體相用,較側重於色法。故如來禪為破惑證真之禪,祖師禪為明心見性之禪,秘密禪為即身成佛之禪。人體有色息心三大要素之分支,生活有飲食、呼吸、睡眠三大活動之需要,法門有如來、祖師、秘密三大體系之類別,禪定亦因三大法系而展開。藥師定者,融秘密禪修色之要,會如來禪修息之奧,通祖師禪修心之妙,以大食法(消化生理)修色,解決食色問題;以安般法(循環生理)修息,解決呼吸問題;以入寤法(大腦生理)修心,解決睡眠問題,實為現前做人做事之生活禪也。定有境界,有行相,有果證,皆待實修實證,憑空開口不得。以其在生活中實修實證,故日常做人做事,生活習慣,飲食起居,呼吸睡眠,舉手投足,起心動念,言語云為,心境意識,均為修藥師定之行境,所以會做人生活者,會通藥師法,而不會做人生活者,必不會藥師法,所以修學藥師經法必需做人第一,學會生活。

 

《藥師經》之根本在十二大願。言為心聲,願為心師。世法做人之根本端在立志,佛法修行之根本首在發願。聖賢講立志,菩薩講發願,實質一也。心之所之曰志,心之所凝曰願。行茲在茲,言茲在茲,念茲在茲,造次必如是,顛沛必如是,心境所凝,歷劫不斷,精誠所至,天地為開,是則為願也。有藥師之十二大願,才有琉璃光世界,心大世界大,心淨佛土淨、願真成就真也。人本具欲,心可發願。願之與欲,本體是一,用則有異。有我則欲,無我則願;迷則是欲,覺則是願;識則是欲,智則是願;業則是欲,密則是願。清淨行欲,欲即是願,貪瞋行願,願亦成欲。凡欲學藥師經法者,必先立藥師之大願,修藥師之大定,無我為人,淨心行願,因行真實,果地不虛,層層藥師身,重重無盡意,必能以色身透法界,以法界透色身,現證藥師本尊,圓滿成就淨琉璃光世界也。

 

 

《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釋義

 

講藥師經特質

 

《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唐玄奘、義淨法師等譯。簡稱「藥師經」、「七佛藥師經」。藥師琉璃光,藥師係東方佛土教主的別名;藥師喻佛的大慈悲,琉璃光顯佛的大智慧。經文對佛之悲智因果作了圓滿開示,具有密教性質,以說明現世利益與淨土往生之思想為其特質。

 

藥師佛於過去世行菩薩道時,曾發十二大願,願為眾生解除疾苦,使具足諸根,導入解脫,故依此願而成佛,諄琉璃世界,其國土莊嚴如極樂國。此佛誓願不可思議,若有人身患重病,死衰相現,眷屬於此人臨命終時,晝夜盡心供養禮拜藥師佛,其人得以蘇生續命。這種藥師佛之信仰古已盛行,其中有關人體生命力、生活力、智慧開發、心理、生理治療等合理因素,至今仍有積極意義。無論從佛教信仰,還是從人體科學上說,藥師經都是十分重要的一部經典,值得吾人信受奉行。

 

人生在世,最大的問題,莫過於生死。諸佛出世,無非將自己所證知的如何解決生死問題的經驗與方法,告訴我們,使眾生依之實行,得以解決人生最大、也是最難解決的生死問題。現在世間所流傳的佛法,都導源於釋迦佛。但許多寺院大雄寶殿中,除了供養釋迦佛外,還供藥師與彌陀佛,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釋迦牟尼佛能達生死本空而使眾生明白究竟解脫的真理,所以釋迦佛居於供養三佛之正中,為主佛,而把濟生、度死之大事,付與東方之藥師佛和西方之彌陀佛。中國佛教,自唐宋以來,注重於救度亡靈,或臨終往生,所以彌陀法門十分盛行,以至有的人認為佛教就是超度死人的宗教,對於生人無益。其實這是誤解。我們今天瞭解藥師經,奉持藥師法門,就是著重瞭解佛教對於資生延壽的重大作用。所以,太虛大師說:「此資生之佛教,即為釋迦付託與藥師之法門,……此於過去專重度亡之佛教,有補偏救弊之功用,尤合於現代人類生活相資相養之關係。」(太虛大師《藥師本願經講記》)講養生,講現實生活,講在生活中了生死,在了生死中生活,變娑婆世界為人間淨土,這便是當今弘揚藥師經法的實質所在。

 

【釋經題】

 

《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是本經的經題。經題一般以人、法、喻立名。佛菩薩名號歸於「人」一類;佛所說法歸於「法」一類;以淨妙寶貴的東西喻經的好處,歸於「喻」一類。藥師七佛是「人」,本願功德是「法」,琉璃光是「喻」。

 

藥師,即日常所誦「消災延壽藥師佛」,是梵音秉殺社窶嚕之意譯。現代談到藥師,只是配藥的人,而古代卻不然,藥師與醫生的涵義是一樣的。佛法中常稱佛陀為大醫王或大藥師。

 

藥為世間治病的物品,如藥店中所陳列的藥品,但以佛法而言,不只是病人有病時才吃藥,凡世界眾生無時不浸在惑業苦病中,身心充滿諸病。經裏說,人的生理上有三種病:老、病、死;心理上也有三種病:貪、瞋、癡。佛能拔除眾苦,善治諸病,以物藥治身病,以法藥治心病。所以,我們不可把含有崇高意義的藥師一名視為普通配藥人和一般醫院的醫師。

 

物藥,即世間治身病之藥。廣義而言,萬物皆為藥。如寒時穿衣,餓時進食,倦而需臥,困而需行。此饑、寒、困、倦等,無非是病,而衣、食、住、行等,無非是藥。總之,人生之有需要,無非是病;所需要者,無非是藥。故眾生充滿諸病,宇宙萬物莫非是藥。以普賢菩薩與善財童子一段問答因緣,更可顯明藥與非藥的意義:『一日普賢命善財入山採藥,凡能為藥之草木,皆可採來。而善財踏遍山岩,徒手而歸。詢問他,則言滿山皆藥,無從採起。普賢又命入山,將非藥者採來。善財依然空手而歸。再問之,則言滿山皆非藥,無從採起。』是藥、非藥,全在醫生之得當與否,得當則砒霜亦可為藥,不得當則人參也能令人致死。故從廣義而言,雖宇宙萬物皆可為藥的原料,若不經醫生如法配製,礦植物等又皆非藥。藥須經醫生制方配成,方可治病。藥中有丸、散、膏、丹等已製成之藥,許多「祖傳秘方」之類即是。綜上可知,物藥不外三種:1.動植物、礦物等為藥的原料;2.按處方配製的藥;3.丸、散、膏、丹等已成之藥。

 

法藥亦有三種:1.經、律、論;2.五乘、三乘、一乘;3.陀羅尼。佛依眾生而施設經律,皆為醫治眾生身心之病。眾生墮無明惑,得業報身,充滿諸病。佛說諸經、諸律,廣為醫治;乃至菩薩聲聞結集經律,造論申義,真理重重,法門無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亦猶如宇宙間之礦植物等皆為藥之原料。雖然眾生有八萬四千病,佛說八萬四千法門,對機施藥,方能治病,故有五乘、三乘、一乘之教法。五乘,即人乘、天乘、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在人乘,則施五戒、十善之法,對治五逆十惡之病;在天乘,則施四禪八定等法,對治散心位中諸病。此二乘為出世三乘之基礎,必經之階梯,故亦說為五乘共法。再說出世三乘共法,就是使聲聞、緣覺依四諦、十二因緣等教法,滅除三毒煩惱,解除生死側。聲聞等所行四諦等法,雖屬二乘,而為大乘之所共行,故亦為三乘共法。又為一類發菩提心,修大乘之機,遂直施一乘不共之教。佛對眾生之根性差別,而施五乘、三乘、一乘之法藥,亦猶世俗醫師對病人而制方配藥也。陀羅尼,又名總持,總持無量教法,亦名遮持,遮一切惡病,持一切善法,能治一切病,亦猶物藥中之丸散膏丹,為祖傳秘方,不可示人。故總持咒語,義不可解,亦無須推尋其義。若能依之修持,身密結印,口密持咒,意密觀想,三密相應,便得遂願所求,解除生死,消滅過患,得大妙用。如此經中之藥師咒,若能依之誦持,亦可消災獲福,有起死回生之功效也。(見圖示)

 

(圖略)

 

師者,能以物藥、法藥善治眾生身心之病稱為師。古代藥醫義兼醫師,礦植動物之物藥與經律論之法藥,皆由師調製方可為藥。若無師亦無藥。唐黃檗禪師所謂:「大唐國無禪師」,又言:「不是無禪,乃是無師」,故以師為最重要。世俗如神農、扁鵲等以物藥治身病,即為物藥之師。佛以種種法藥,善治眾生之病,故為法藥之師。九界凡聖,皆為病人,唯佛界乃為究竟無上藥師。佛之法身遍一切處,隨物應生,神變莫測。其自受用身,住佛自果功德,現他受用,應地上機,為地上師;現大化佛,應地前機,為地前師;現小化佛,應二乘人天之機而為師;現隨化佛,應人天及邪外之機而為師。總之,唯佛一人,為究竟藥師。列表如下。

 

琉璃光,合梵華方言。梵音為「薜琉璃缽喇婆曷納舍也」。琉璃,即薜琉璃,是東方佛的名字。此中所說的琉璃,不是琉璃燈、琉璃瓦等琉璃,而是一種寶物。薜琉璃,其意為青色寶,即寶石中的蔚藍色者。如天青之色,有晶瑩之質,表裏洞徹,內外相映。琉璃光,即天青寶中所含的淨光,如蔚藍天空,萬里無雲,充滿旭日光輝;其體質堅固,如金剛石,極為稀有。這是以琉璃寶的光輝、明淨,而比喻佛法。所以東方藥師佛又以琉璃為名。

 

琉璃寶,或譯作遠山寶。依佛所說,我們這一世界,當中是須彌山,山的周圍有四大部洲,須彌山的四峰皆寶類所成,南贍部洲所對的山峰,即琉璃寶積聚而成。此寶山光輝映入空際,遂呈青色,故琉璃義釋為遠山寶。現代科學家對天空何以呈現青色,當然有科學的解說。而印度當時的見解,說是由琉璃寶光反映而成。

 

佛與菩薩,皆是依德立名。但佛德崇高,難以用適當言語來表示,所以只能從佛(自利、利他,自覺、覺他)德的某些特性,或用譬喻來勉強詮示。如須彌山王佛,是以巍峨高大的山王,比擬佛德的偉大崇高;如檀香佛,因佛的德香遠聞,故以檀香立名;又如雷音王佛,形容佛的法音遠震,如空中的雷音一樣,震撼世界。佛的名號,以德或從譬喻安立。這裏的琉璃光,也是從比類來讚佛的德行。

 

琉璃光的含義,現在略說兩點:

 

1.依眾生的心境說。本經以東方佛土為琉璃世界,佛名琉璃光如來;輔佛宣揚正法的,是日光遍照和月光遍照二菩薩。前面說過,琉璃寶即遠山寶,琉璃光係由遠山寶映現於空際的光彩;而今此二菩薩,以名喻德,當然如日月行空,普照一切。眾生——人類在生死輪回中,都有一種向上、向光明的趣向和要求;佛陀隨應眾生的心境,也就以明淨的青天與日月,表徵如來的德行。向上、向光明的趣求,是人類普遍而本能的共同希望;佛教,固然是傾向真理與光明,即其他宗教中,也有許多同樣是向上、向光明的。多神教中,崇拜太陽、月亮;基督教的上帝,雖說無形無像,而見上帝的也是赫赫的光明;印度教崇拜天(天梵語提婆),也就是崇拜光明。所以人類對於日月光輝或明淨空界的景仰,只是渴求光明與明淨的內心表現。人類的本性便是向光明的,不過有的外道信神(如太陽、月亮)信鬼,而不能自覺景仰光明的真實意義——皈向於佛陀,引發而實現佛性的明淨。所以藥師法門,即以青天與日月的光明,表徵佛德,顯示人類最高的理想界。

 

世間的光明,無過於日光和月光。此二種光明,同是清淨的,象徵希望與幸福的,然多少也有些不同。大致說來,日光是溫暖的,富有熱力的。一切的一切,在日光朗照下,都能明顯地發露出來。這正如智慧的光明,能給予世間熱力,能透過蒙昧,灼照一切,通達世出世法的真相。月光呢,它是清涼的、安寧的、幽靜的;它在黑暗中放出皎潔的清輝,引導人們走上正路,避諸險難,具有大慈悲普濟的意義。太陽光給人以熱力、光明、幸福和希望;月亮給人以清涼、安寧、幽靜的境界。光和熱能激發我們奮發向上;而清涼與寧靜,足以陶冶我們的性靈,獲得自在與安寧——這都為人生所必需的。

 

現實世界,人人都有傾向光明的意欲,人生要有光明的人生,社會要有光明的社會。中國古有「光天化日」四字,形容光明的社會。唐朝武則天皇帝,有以佛教思想導入政治的抱負。她想使政治走上正軌,人民得以過著幸福安康的生活,所以她特別造了曌一字,作為自己的號,讀為照,便是日月當空照的意思。由此可見,她是怎樣憧憬光明幸福的遠景了。然而,真正能引導我們達到終極目標,達到究竟的光明人生境地,唯有佛法。故唯有大家向佛法的大道上走,才能完成究竟圓滿的人生,才能使我們達於永久光明、無限光明的境界。

 

2.約佛陀的證境說:佛的自證境界,本不可以心思口議,平等平等,無有差別,離一切相的。若從離無明暗翳而顯證說,稱佛的自證境界為最清淨法界,猶如淨虛空,或稱畢竟空,或稱空性,都從現證的真性說。琉璃光,即佛的自覺境界。如如智契如如理,在平等一法界中,顯發無邊光明清淨功德,朗耀皎潔,平等無差別,不是混混沌沌,漆黑一團,故喻佛的自證境為琉璃光。佛果的圓滿境界,實在不可思議,不可言說,所以經中每以菩薩的因德,表達如來的果德。如毗盧遮那佛(也是光明遍照意),以文殊、普賢二大士,表彰佛陀的大智大行。或以四大菩薩,表彰佛的悲(觀音)、智(文殊)、行(普賢)、願(地藏)。本經以日光遍照、月光遍照二菩薩,表彰藥師佛的大智慧(日)與大慈悲(月),如日月光輝遍照世間,普濟一切。如來所有的無量無邊功德,在這二大菩薩的德行中,充分地表現出來。因此,藥師佛又名琉璃光,他的國土是淨琉璃世界,菩薩為日月光遍照,是具此一番深義的。東方淨琉璃世界,表佛現證的清淨法界;琉璃光,表無上菩提契證法界的德行;琉璃光(青天)是本體,日月運行於青天,放播光明,可說為琉璃光而起的妙用。中國人一向重視太陽,所以重視溫暖、熱力、光明、希望,而說「光天化日」等。然而印度處於熱帶,特別對月亮發生興趣,「印度」即月亮之義;印度的文化思想(佛教也在內)皆特重寧靜、清涼的特質。近年來世界局勢動蕩莫測,文化思潮愈益蕪雜紛亂,寧靜清涼的人生性德,也就越來越沒落了。本來,動與靜,熱烈與安靜,強光與微明,溫暖與清涼,應互相協調而求平衡。這對於人性的發展、世局的安定,都是十分切需的。我們學佛,從凡夫到達聖者——佛的境界,必發揮這兩方面的德行;對治人世的囂狂淩亂,應重視清涼與寧靜。藥師琉璃光如來,對此有圓滿的表現,所以能為人世一切苦難病患的救治者。

 

如來,梵音「怛他揭多也」。藥師琉璃光是一佛的專名,如來是諸佛的通名。凡證獲無上佛果的,皆可通稱如來。如來有三義:即如來、如解、如說。(一)如來。如是一模一樣,沒有差別的意思。菩薩到了功行圓滿,以最高的智慧,體證了究竟的真理,此真理就是如。佛是契此平等不二真如而來,如召如來。(二)如解。佛有無上的智慧,對世出世間的一切法相,無不正確通達,毫無顛倒錯亂,如法的實相而解了,是名如解。(三)如說。佛陀不僅是解悟正確,就是說法也如實而說。應該如何說就如何說,有如實說有,無如實說無,說得恰到好處。故經裏稱佛為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綺語者。如來、如解、如說,是佛陀所有的功德。譯者因不能遍譯三義,所以都譯為如來。《金剛經》說:「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諸法如義,名為如來。」

 

本願功德:願是願欲。本願即菩薩因地所發的弘願。修學佛法,以發願為先,可說為成佛的根本。菩薩在因地所發誓願,有通有別,如願成佛道,願度眾生,「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等四弘誓願,名為通願,每一菩薩都如此發誓願。如阿彌陀佛在因地發四十八願,藥師佛因地的十二大願,乃至其餘諸佛所發八願四願等,皆為別願。大家別誤會,以為發願多,功德就大,發願少,功德就小。要知道,諸佛願力,是平等的。本願即根本願。所謂發願,即普通所謂立志,志既立定,抱有志者事竟成之決心,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以達到目的為止。若無願,便什麼也做不成。不獨修學大乘法門,即學小乘法,無願也同樣不能成就。所以修學菩薩,首先必須立定志願,雖經艱難困苦,而必具不屈不撓的犧牲精神,實現其所志願之目的。諸佛因地發願,所以與普通立志不同,在於諸佛菩薩因地中發上求佛智、下化迷情之願,皆從清淨心中出發。雖有本願,必藉功行圓滿方便本願得以修證。如發眾生無邊誓願度等四弘願,則須修六度、四攝等,功行圓滿,掃蕩無明障翳,才能顯於本性功德。故藥師琉璃光如來之依正莊嚴果德,是由因地本願策發功行圓滿而成。

 

功德,不但是在寺院裏做些佛事。功是功力,如行布施、持戒、忍辱、禮佛、坐禪等,都要有一番功力。德即是得,修行而得成績,做一分得一分,名為功德。依本願去實踐,所成就的功德,稱為本願功德。

 

經,梵語「修多羅」或「素怛纜」,直譯其意為線。釋尊在世,隨機說法,滅度後由弟子集成一段一章,一部部的經典。各類的法門,有組織地貫串起來,像一朵朵的花,用線貫穿而成花蔓,便不會散失。經也是這樣,佛在世時隨時隨地說法,若不加以編集,就難得保存於久遠了。佛說的法,是究竟的真理與德行,可給我們永久學習,永久依循。所以經又含有恒常法則的意義。佛說的名為經,佛弟子的述說,不名經而名論(除禪宗六祖慧能所說為《六祖壇經》外)。這是表示尊重佛說。如中國古聖先賢有價值的言教,如書、詩、易等也叫做經。經又有徑的意思,就是修行成佛的途徑。

 

經有五義:(一)湧泉義(義味無窮);(二)出生義(能生妙善);(三)繩墨義(楷定邪正);(四)顯示義(能示正理);(五)結蔓義(貫穿諸法)。

 

以上對經題作分別的解釋,現在把它綜合起來說。經是一切佛經的總名,是能詮教法。藥師琉璃光本願功德,是本經的別名,是所詮表的理行果法。所詮法中,本願功德,約因地行願說;藥師琉璃光如來,約果德說。果德中如來是一切佛的通稱;藥師琉璃光,是本經東方佛土教主的別名。別名中,藥師喻佛的大慈悲;琉璃光顯佛的大智慧。經題有因、果、悲、智;下面經文,即對於悲智因果等,作圓滿的開示。

 

卷上 - 1

 

藥師(1)琉璃光(2)七佛(3)本願功德(4)經(5)

 

大唐三藏沙門義淨(6)於佛光內寺譯

 

如是我聞(7)。一時薄伽梵(8)遊化諸國,至廣嚴城(9),樂音樹(10)下,與大比丘(11)眾八千人俱。菩薩摩訶薩(12)三萬六千,其名曰曼殊室利(13)菩薩、觀自在菩薩、慈氏菩薩、善現菩薩、大慧菩薩、明慧菩薩、山峰菩薩、辯峰菩薩、持妙高峰菩薩、不空超越菩薩、微妙音菩薩、常思惟菩薩、執金剛菩薩。如是等諸大菩薩而為上首。及諸國王大臣、婆羅門(14)、居士(15)、天龍八部(16)、人、非人(17)等,無量大眾恭敬圍繞而為說法。初中後善,文義巧妙,純一圓滿,清淨鮮白,梵行之相,示教利喜,皆令具足,微妙行願,趣大菩提。

 

【註解】

 

1)藥師:係由梵語義譯,亦可稱為大醫王佛。佛用戒、定、慧法藥,醫九界眾生報病、業病、煩惱病,故名藥師。在法華名藥王,在涅槃名新醫,在本經名藥師,其義一也。

 

2)琉璃光:也是東方佛的名字,是梵語「薜琉璃」的略釋,其義為天青寶石中所含的淨光,以琉璃光的明淨來比喻佛德,所以東方藥師佛又以琉璃光為名,稱為東方藥師琉璃光佛。

 

3)七佛:即七尊藥師:善名稱吉祥王如來、寶月智嚴光音自在王如來、金色寶光妙行成就如來、無憂最勝吉祥如來、法海雷音如來、法海勝慧遊戲神通如來、藥師琉璃光如來。

 

4)本願功德:本願是學佛者所發的弘願。功是功力,如行布施、持戒、忍辱、禮佛、坐禪等,都需要有一番功力。德即是得,修功有所得,名為功德。

 

5)經:釋尊在世,隨機說法,現今所流傳,集成一段一章,一部部的經典,是佛滅度後,弟子們結集而成,足令後世奉為圭臬。以上為本經題解。

 

6)義淨:唐代譯經僧,河北涿縣人(或山東曆城人)。俗姓張。幼年出家。二十歲受具足戒。咸亨二年(671)由廣州,通過海路,到印度及蘇門答臘遊學十七年,歷30餘國,攜梵本經論400部,舍利300粒至洛陽,譯出經典56部,共230卷。為四大譯經家之一。

 

7)如是我聞:如是者,是指這部經典;我聞者,是我(阿難尊者)親自聽來的。阿難尊者問佛:所作一切經首,要加何等文句?佛答:要用「如是我聞」為經首。所以每一部佛經,開頭總是說「如是我聞」,用以表示從佛得來。

 

8)薄伽梵:是佛陀的尊稱,義譯為世尊。

 

9)廣嚴城:是印度的毗耶離城,意譯為廣嚴城,在恒河邊,王舍城對面。

 

10)樂音樹:樹名,因其樹林中一有微風吹動,枝葉便發出種種奇妙的自然聲音,如同奏樂,故名。佛遊化廣嚴城,即憩息此樹下說法。

 

11)與大比丘:與者,即與會的大眾。大比丘者,是指精勤修學,證得阿羅漢果的聖者。

 

12)菩薩摩訶薩:菩薩是梵語菩提(覺)薩埵(有情)的簡譯。菩薩者,乃是一方面上求佛道,一方面下化眾生,以救助世人為己任之大覺悟者。此處所說的三萬六千菩薩,是指摩訶大菩薩。摩訶是大,薩即薩埵(有情)的簡稱,摩訶薩合稱為大有情。

 

13)曼殊室利:即文殊師利,簡稱文殊菩薩。過去早已成佛,名龍種上尊王佛。曼殊室利意譯為「妙吉祥」,為釋迦世尊十大弟子之一,諸弟子中智慧辯才第一,典型法像是:手持寶劍,騎獅子座;和普賢菩薩(騎白象座),同為釋迦如來的左右二脅侍。中國五臺山為文殊菩薩道場,唐宋以來一直是我國最早最大的道場之一。

 

14)婆羅門:譯為淨行,是印度四大階級之一,專門執行祭祀的職務,在當時極重視祭祀的印度社會裏,有著極崇高的地位。

 

15)居士:印度社會的第三階級,叫作吠舍,也就是一種自由民,其中富有的、有地位的紳士,稱為居士。

 

16)天龍八部:指天眾、龍眾、夜叉(又名藥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又名揭路荼,金翅鳥)、緊那羅(又名緊捺洛,歌神)、摩喉羅迦(又名莫呼落伽、大蟒神)。天龍八部都是守護佛的神將。

 

17)人、非人:國王、大臣等是人,相對人而言,天龍八部、惡鬼、冥眾則係非人。

 

【講述】

 

本經全文,分三大科:即序分、正宗、流通三分。敘述佛說此經的因緣,是序分。由此而引起開示全經的中心主題,為正宗分。佛說法,不但是為了當前的聽眾,且為未來的眾生,所以還要囑咐流通,化化不絕,是流通分。

 

序分中,又分敘事證信與禮請起說,通常稱為通序與別序。敘事證信,是敘述佛在何時何地為何等人開示此一法門,以及當時在場共有聽眾若干,以表示結集經典的人,確曾從佛聽來,不是妄自杜撰,這才能取得後人的信仰。智度論說:「說時、方、人,為令人生信故。」

 

本經這第一段的大意是:弟子阿難說:這本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是我親自從佛陀那裏聽來的。在說此經的時候,佛陀周遊教化到了廣嚴城,行止到樂音樹下,與有德行的高僧及各弟子,約有八千人等共同活動。佛宣說本經時,聽眾裏有三萬六千大菩薩,其中曼殊室利菩薩、觀自在菩薩、慈氏菩薩、善現菩薩、大慧菩薩、明慧菩薩、山峰菩薩、辯峰菩薩、持妙高峰菩薩、不空超越菩薩、微妙音菩薩、常思惟菩薩、執金剛菩薩等大菩薩坐於上首。國王、大臣、祭師、居士、天龍八部、人、非人等,這些無量無數的大眾,都恭敬圍繞著佛陀,諦聽佛陀為他們宣說微妙法門。

 

爾時(1)曼殊室利法王子(2)菩薩摩訶薩,承佛威神(3)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4):世尊(5),今有無量人天大眾,為聽法故皆已雲集。唯佛世尊從初發意,乃至於今,所有無量塵沙數劫,諸佛剎土無不知見。願為我等及未來世像法(6)眾生,慈悲演說諸佛名號(7)、本願功德(8)、國土莊嚴(9)、善巧方便(10)差別之相,令諸聞者(11)業障(12)消除,乃至菩提,得不退。」爾時世尊讚曼殊室利菩薩言:「善哉(13)!善哉!曼殊室利。汝以大悲愍念無量業障有情(14),種種疾病憂悲苦惱得安樂故,勸請我說諸佛名號、本願功德、國土莊嚴。此由如來威神之力令發斯問。汝今諦聽(15),極善思惟(16),當為汝說。」曼殊室利言:「惟願為說,我等樂聞(17)。」

 

【註解】

 

1)爾時:那時候,即大眾圍繞佛陀而聽法的時候。

 

2)法王子:曼殊室利稱為法王子,是因為將來要繼承佛位。法王指佛陀,為佛之德號。

 

3)承佛威神:佛的威德崇高偉大,不可思議,若無佛的威神慈悲加被,弟子是不敢冒然發問的;曼殊室利有智慧,了解法會大眾的內心要求,更深知末法眾生對此法門的必要;由於慈悲心的驅使,促使他來啟問這一救苦法門。

 

4)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這是按印度當時集會請法時的規則,向佛稟白時所行的禮節。白:稟告的意思。

 

5)世尊:佛的尊稱,因佛是世人所共尊的人。

 

6)像法:佛法共分三個時期:釋迦佛在世時稱為正法時期,此時期眾生修學佛法大都能獲得果證,其教法流行一千年。像法時期,佛法已經變質,到處是一些相似的佛法,故名像法,此時期證果的人已經很少,其教法流行也是一千年。末法時期,末者微也,此時期佛法轉為微末,眾生善根愈來愈淺,修行者愈來愈少,證果者更少,其教法流行一萬年。

 

7)諸佛名號:即藥師佛等名號。

 

8)本願功德:即本因地中初發心行菩薩道時所發的弘願;功德即佛成就的功德,非常崇高偉大。

 

9)莊嚴:莊美威嚴。

 

10)善巧方便:善巧,即各種巧妙的度人方法;方便,即在施行的方法上的種種方式,隨宜而設,為方便權宜之妙用。

 

11)聞者:聽到佛法的人。

 

12)業障:人的一切善惡思想行為,都叫作業;如好的思想行為叫作善業,壞的思想行為叫作惡業。障即障礙,由前生所做的種種罪業而衍生今生的種種障礙。

 

13)善哉:好極了。世尊對曼殊室利的讚許。

 

14)有情:又名眾生,即一切有生命的動物。

 

15)諦聽:注意地聽。

 

16)極善思惟:要善巧地思考,將已聽過的,用智慧加以辨別、審察。

 

17)樂聞:極樂意聽聞。聽到佛陀說法,內心非常欣喜。

 

【講述】

 

這一段從緣起分的禮請起說。這時,曼殊室利法王子承受了佛的威神之力,從自己座位中站起來,露出右肩,右膝跪地,兩手合掌,很恭敬地向佛行禮,然後讚歎說:「世尊,現在有無數無量人天大眾為聽聞佛法緣故都已結集,唯佛從因地初發心至今經過無數無量塵沙數劫時間,眾佛國土您沒有不知曉的,請為我們現在及末法時期眾生發大慈悲心,演講開示諸佛的名號,及諸佛因地的本大行願、無邊殊勝功德,國土莊嚴,善巧方便,能夠使聽聞佛法的人,因此得以業障消除,直至證得無上菩提,永不退轉。」

 

曼殊室利代眾請法,世尊便讚歎他說:「好極了!好極了!你以偉大悲憫心救拔那些受業障纏累的有情眾生,使他們解除種種疾病、憂悲、痛苦、煩惱,得利益安樂,以此緣故,勸請我廣說諸佛名號及本願功德,國土莊嚴。你是受了佛的威神之力加被、鼓勵,才啟請發問。你現在注意聽,並認真思考。我當為你們宣說。」曼殊室利聽了,很歡喜地回答:「是的,世尊,願您述說,我們很高興地聽您宣說這些道理。」

 

佛告曼殊室利:「東方去此過四殑伽河沙(1)佛土(2),有世界名曰光勝,佛號善名稱吉祥王如來、應(3)、正等覺(4)、明行圓滿(5)、善逝(6)、世間解(7)、無上丈夫(8)、調御士(9)、天人師(10)、佛(11)、世尊,有無量億眾不退菩薩之所圍繞,安住七寶(12)勝妙莊嚴師子之座,現在說法。曼殊室利,彼佛國土清淨嚴飾,縱廣正等百千逾繕那(13)、以贍部金(14)而為其地,平正柔軟,氣如天香,無諸惡趣(15)及女人名,亦無瓦礫、沙石、棘刺,寶樹行列,花果滋繁,多有浴池,皆以金銀真珠雜寶而為砌飾。曼殊室利,彼國菩薩皆於七寶蓮華化生。是故淨信善男子善女人(16),皆當願生彼佛國土。」

 

【註解】

 

1)殑伽河沙:即恒河沙的異譯。河中的沙又細又多;佛多在恒河流域一帶說法,所以每說到極多時,總是舉恒河沙為喻。

 

2)佛土:指一佛所住的國土,或一佛所教化的領土。

 

3)應:梵語「阿羅訶」的義譯。因佛功德最為圓滿,應受人天供養,為人天作大福田;又應已斷淨煩惱,應不再受生死。

 

4)正等覺:即梵語的三藐三菩提。乃真正普遍平等的覺悟的意思,亦即佛的覺悟。

 

5)明行圓滿:舊譯明行足;圓滿,就是足的意思。明是智慧,行如布施、持戒等萬行。佛的福德智慧,自利利他功行,一切圓滿具足,無欠無缺,故名明行圓滿。

 

6)善逝:逝,即去的意思,也就是入涅槃。小乘聖者,丟下無邊苦惱眾生,自己一人入涅槃,是逝而不善;大覺佛陀不離生死而證菩提,不捨眾生而入涅槃,故名善逝。

 

7)世間解:解是解了:對世間事理,眾生苦本、苦因、以及滅苦的方法,離苦的究竟處,都明達、解了。

 

8)無上丈夫:又稱無上士。無上,至高無上者。佛之智德,於天上人間最勝,為人天的導師,故稱無上丈夫。

 

9)調御:調御如馬師,能把暴戾的馬,訓練成馴服的馬。佛教化眾生,無論眾生的根性如何惡劣、乖戾,如何剛強難服,也能善巧調御,使他慢慢轉向佛法,修學佛法而得成就。

 

10)天人師:佛出世間,不但教化人類,也同樣教化天人,有無量諸天參預法會聽法,故佛為天人的教師。

 

11)佛:即是覺者,能究竟覺悟生命的秘奧,即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大聖人。

 

12)七寶:指金、銀、琉璃、玻璃、硨磲、赤珠、瑪瑙等七種寶物。

 

13)逾繕那:印度計里程的單位,又稱由旬。一由旬約四十里、五十里、六十里不等。

 

14)贍部金:指須彌山四大洲之南贍部洲出產之黃金。贍部洲又稱南閻浮提、南贍部洲。

 

15)惡趣:眾生種惡因得惡果所趣向之處,與惡道同義,即地獄、餓鬼、畜生的三惡道。

 

16)善男子、善女人:指聞佛法而信受的男女,這裏指在家、出家的修行者和六道中有緣眾生。無疑叫信,聞薰佛法叫「善」。

 

【講述】

 

以上從如來至世尊,是佛的十大通號。這十名,全是依佛的功德而安立的。因佛的功德太大,一名不足以表詮;當時,印度的一般習慣,凡歌頌或讚美,多用十個名詞,佛法循世俗習慣,也採用十種名稱讚佛。這十種名稱便是:1、如來,2、應,3、正等覺,4、明行圓滿,5、善逝,6、世間解,7、無上丈夫,8、調御士,9、天人師,10、佛。

 

經文的這一段,總標了東方淨土的名稱,及佛陀的聖號。

 

曼殊室利,彼佛如來應正等覺,從初發心行菩薩道(1)時,發八大願。云何為八?第一大願:願我來世得無上菩提(2)時,若有眾生,為諸側逼切其身,熱病諸瘧蠱道魘魅(3)起屍鬼(4)等之所惱害,若能至心稱我名者,由是力故,所有側悉皆消滅,乃至證得無上菩提。」

 

【註解】

 

1)菩薩道:菩薩修行圓滿,自他二利,自未得度,先度人者,名菩薩道。

 

2)無上菩提:即無上正等覺。佛的圓滿覺,即是真正平等覺知一切真理之無上智慧。

 

3)蠱道魘魅:魘魅:用邪道致人死亡;蠱道:即把蟲放在器皿裏,讓它們自相啖食,取那最後存留的做成蠱,這種毒藥奇毒無比,可以使人失去知覺。

 

4)起屍鬼:對死屍念咒,使屍首活動起來。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