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三寶的修持_第七章、無上法與平等法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_三寶的修持_第七章、無上法與平等法


第七章、 無上法與平等法

  

涅盤妙心意玄玄 正法眼藏一理天

實相妙相無文字 佛味耕耘在心田

千經萬典  心法一篇  悟者微笑

迷人失蓮  正法眼藏  尋師開玄

  

  金剛經為學佛之主經,其中本寓藏極妙玄意。所以歷代以來,解經者雖多,然都因見仁見智之異,而觀點並無一致,但學佛修子必當有幾項基本概念,方能有所主宰也。佛陀一世說法,皆是應機而說,對症投藥,並無定法,是即以方便智說方便法,用八萬四千門,對治八萬四千煩惱是也。此正與孔聖之因材施教,孟子之「所以教者五」一樣,皆是根據「天地之道無棄物,聖人之教無棄人」之原則。普遍應機說法留經立言以度眾生。故佛在每次說法時期,皆有顯微之別,顯者乃法之表面,全憑言語文字表達,旨在破除眾生之煩惱,是「平等法」,而非「無上法」,亦即孔門所謂「教」者是也。微者乃教外別傳,不立文字言語之密法,專尚以心傳心,見性頓悟之道,此稱「無上法」,亦即孔門所謂「道」者是也。故佛陀一世說法,曾經四處十六會之廣大機緣,及四十餘年之長久時間,而得沾佛恩親聞法音者,更何止千百萬億,然實有得於己,而證造詣之實位者,當不出寥寥數人而已。其它絕大多數弟子,大法聞固聞矣,然因個人般若慧力之高低,故對法之理解上,則又各異其境。理解既異,則修持之究竟當然就不能一致,故如來佛之設教,正相同於孟子之「君子引而不發」一樣,但勉人致知力行之功,下露「心聆神會」之要,將「中道」於不言中立定,但待「覺者從之」是也。

  

  孔聖之言教亦同此趣,在其三千弟子之中,各個人之理解和旨趣,當然人人各異,故孔聖便根據是機,遂有德行、言語、政事、文學之設,依其所好,導歸其正。然此仍是「平等法」,仍屬於教化之內:而出乎此外者,尚有聖門心得之密法,於不言不露之間,而待傳於大智慧大根基者。故對冉閔之弟子而使成其德,對由賜之弟子而達其材,對樊遲等弟子而答其問,然在此教化之外,尚有一「有如時雨化之者」之心傳,而傳於顏、曾,以使成其道,是道方為聖門之究竟,並為「夕死可矣」之真諦也。然在三千弟子之中,只此二人而已,可見聖人之設教,因人之材資,是有不同傳法者。是以運用語言文字者,乃「平等法」。在施說「平等法」之場合中,再密意審察大智慧之弟子,另密傳其「無上法」。

  

  佛陀當然對諸菩薩所說以「無上法」為主,而對善男子善女人所說要以「平等法」為輔。此即佛陀之兩面權宜,教而無棄之道也。故世尊在靈鷲山說「法華」時,雖經八年之久,弟子號稱百萬之眾,然這仍是「平等法」之教化而已。而真正之無上法,卻在拈花示眾之一剎那,將大道之妙體所在,示露於弟子群中,而恰值大迦葉聆悟是機,乃破顏微笑,知佛陀之用意是以拈花試眾弟子之智慧,故於此一笑之瞬間,乃將大道心印了。而佛陀在只園精舍說「般若」時之用意亦同旨於此,而須菩提正是聆悟「無上法」之第一人,所以大道之授受,必賴授者和受者之恰機方可。如果只有授者之示妙指玄,而無受者之聆悟契覺時,則亦無所謂「正法眼藏」與「涅槃妙心」之無上法矣!

  

佛陀說法之用意既如上述;則經文佛典之文字間,當然是無真道可尋者。因為佛說當時尚不肯明洩,必待識者之聆會而於教外另授,故於文字間更是無正法可執,此乃可想而知。是以修道者,必當首先訪得明師之指傳,以知大道之體在,然後再體察經文之關要處,並向本身上返觀,於日常萬用之中契合大道之體用,如此不但可以洞悉經要,而且更能明會聖門傳心之道。有云:「唸經不如講經,講經不如行經」 。如果修士不明大道在我身之體處,不能以經意去契合心法,而徒自誦讀言傳,就是爛熟四萬八千部經,亦是搏沙作飯,畫餅充飢,除幫助作一些善行外,並不能成就妙諦也。至於「見性成佛」之道,更是談何易哉?

  

自古以來,各教聖人以及歷代修行人,他們累生累世的修煉為的就是找到這個心,因為明心、見性才能擺脫五行的制約,跳出六道生死輪迴之苦。因此才要千里訪明師,萬里求口訣,恭求明師指點迷津,傳法修煉,使之早日明心見性的最高境界。

  

詩曰:大道本來自身有,迷人不知向外求

   道本靈根身主宰,速訪明師參玄透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