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大學淺言新註(呂祖註釋)-1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_大學淺言新註(呂祖註釋)-1


大學淺言新註(呂祖註釋)- 1

  

自序

大學一書,儒教?聖外王之道也。體之分化,用之關合,無不皆備矣,誠修性了命之金丹,齊家治國之路徑。曩昔時,誤與諸經並齊曰:四書之一篇耳。於今捧視,迥與前異,不禁有今昔之感。降及末運,頻仍諸劫,濃雲毒霾,現出悽慘陰沈之幕。黎庶不窮其源,咸曰:數之所定,理不得而移之;劫之所至,人不得而挽之。溯流窮源,其弊焉在?究其劫始,乃係人人悉以儒教為腐,學經廢弛之咎耳。余因有鑑於此,繼之以思,如欲挽此浩劫,扶此狂瀾,除勸善以正人心外,非續之以根本解決不可。何曰根本解決?格物、致知二章是也。因道脈相衍至秦,運數應隱,故慘遭離火之焚,獨失格致二章,迷入門之階梯矣!如是已歷二千餘載,無復知其源者。時值三期,道劫並降,道以覺迷,劫以警世。此

皇天之妙用,世人惜未識哉!余恭奉

皇天明命,應運補述格致二章,使殘月復圓,光照全球,咸令登仁造域者,初步有所階梯耳。此所謂根本解決,根本解決後,始知明其明德為體,實踐親民之功為用也。如是則庶幾令天下後世有所憑照云爾。

歲在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歲次丁亥元月上浣孚佑帝君序於西京乾元堂

 

蓋學庸一書,乃聖門心法之傳,?聖外王之道也。自經秦火之後,獨失格物、致知二章,歷千秋而為懸案矣,雖經諸儒註解,但該二章仍缺如故,嗚呼!格物者乃大學初步階梯也。心物之隱微而不知慎,意惡之動機而不知遏,欲邁以上七條,是捨本而逐末矣!然秦火一炬,何以獨失此章歟?以其道脈之應隱耶?抑以其書之非時不洩耶?猶是群疑弗決矣 !降及末運,人心不古,皆因人人不知心物之慎,意惡之遏,何能明其明德為體,實踐親民為用哉 !是以純陽帝君有鑑於此,具悲天憫人之心,將學庸用淺言新註,內中精神洩盡無遺,俾使庸庸士庶,一見易於明瞭,咸知性理之大本大源不出己身耳。復將格物、致知二章應運補述,真是千古懸案,一旦解決,從此大學可全璧矣!此書一出,人人瞭解,恪遵奉行,可為救世之慈航也。小子智識淺陋,何敢作序,然有

帝君之命,不敢違逆,爰綴數語,勉附驥尾,尚望四海高明,不吝指教為幸,是為序。時在

民國三十六年歲次丁亥孟春山東於陵王心齋序於西京乾元堂

 

蓋學庸者,孔氏之遺書,啟發天下後世覺性之功、盡性之徑也。於何可見?首之三綱領已詳盡無餘矣!蓋以明德為體、親民為用,方可止於至善也。能知性之所止,止於無極;欲造無極,必須恪奉定靜安慮,循序不紊之路而作,雖奉定靜安慮之功,實際乃我性中所具矣!如欲求其身定、意靜、心安、性慮之功,非從格物入手不可。因其心物不格,紛繞其間,欲求其身定不可得。靈身弗定,意靜、心安、性慮三大聖功誠為艱矣!格其心物,則靈身、色身猶白玉之無瑕,漸入於定矣!身定則意靜,意靜則心安,心安則性慮起矣!性慮者,慮天下萬民不覺明德性也。由是勃然興起,以我先覺之性覺後覺,使各復其性,此親民之道之所由來也。然既明德足,親民之功欲罷而弗能者矣!降及末流,世風不古,好惡不公,咸以絜矩大法為無關緊要,相率置諸高閣,無有問津者。以致專尚奇異,奢風侈波泛瀾塵寰,若長此以往,微微道心,奄奄殆盡,世界前途,何堪設想?幸蒙師兄奉敕垂諭,大意謂欲想消劫弭禍,挽回狂瀾,非復尊學庸以為主旨不可,俯思先賢所註,文意深奧,凡學識淺者,多望洋興嘆!因之敬懇純陽帝君臨壇,以淺言新註,約月餘而全書註竣。捧讀內容,體用分明,理無不備。復蒙不密真寶,竟將格物全章文言應運補述,以啟群迷,使人人得覓造聖域之階梯也。查格物之文言,自經秦火焚失無餘,至今已歷二千餘年,莫明真義,良可嘆也!今得蒙恩補述,使眾生尤如撥雲見日,誠世界之大幸也。俯思佛恩如天,浩大莫名,務望學庸到處,希各沉心參悟,用以宣化,人心得平,明德必明,而天下萬國必實現大同矣!茲值註成付梓,因命作序以光聖典,小子自愧固陋,何敢作序,乃以佛命難違,謹作俚語,借附驥尾,尚望四海高明,不吝指教為幸。是為序。歲在

民國三十六年歲次丁亥春季山東長山朱秀梧序於西京乾元堂

 

大學之我見

大學一書,其意至深,其理至微,係無極大乘大法。復細觀之,亦係極簡極明之文,至平至庸之行也。嗚呼!聖人之道,原自平庸,不尚矜奇,人每視為平庸而弗踐之,誤矣!豈知平庸之道,正趨聖域之道也。惜乎!世人誠、恆、堅三字不能抱定耳。故學經諄諄誥誡,以勵後世,吾註解之下,不勝感嘆,聖人憫世之心苦,教誨天下後世之法密也。總言大學經旨,三綱領已道盡無遺矣!中令所謂半部論語而治天下,何用半部哉!學經之明德親民,用之以治國平天下而不盡也。曩昔堯舜揖讓,垂拱而治,萬民渾渾,其心樸樸,焉用鈇鉞而降之哉!究其治國之要素、教民之良法,不外自明明德實踐親民,以化億兆庶民咸明其明德。明德復初,見於言行,將其自治於一身,焉用法而轄之乎。人人各有自治精神,身心性融化一爐,歸於理域,不但在世為聖化之民,身逝亦證薩薩陀陀之仙。故大學之八條目,先以格物入手,何曰格物?內聖之初功也。於何可見?私慾淨盡,天理流行,性與天理,如長天秋水相映一色,明明德復。實踐親民之功為用,致我良知以外王也。此聖人所教為民父母者,應由是處入手,至懇切大學要之處也。如是則舉意必誠,動心必正,性為聖君,心作賢明之臣,以道化身,則身、心、性融為一矣!性本至靜,有感隨通,發於心而役其身,莫非皆道也。須知身、心、性亦有三大分別,性本至善,心本有善有不善,身本惡濁者也。如性秉其權,則心身共役,雖欲心之妄動,身之妄行,誠難為矣!故格物、致知、誠意、正心,此四部為內聖之體也。內體具足,溢於一身,則身不修而修矣!由身推用,何處?手?則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當何如也?內聖具足,見於言行,謙恭忍讓,兢兢持己,治家有道,處事秉公,夫有如是不家齊者,欲其齊家,如是則齊家之心也。齊其心則身未有不齊者,不齊其心而欲齊身,誠難為矣!一國乃各家宗之集,如果用齊家作起,內顧無瑕,施德於外,如春風到處,萬物然,明德感昭,群起相應。聖曰:速於置郵而傳命。誠然 !如是一國大治,咸知仁為體、義為用,尊卑禮讓,惠然和風,一國與一家、一身誠無異矣!猶文王以德化民,感昭天下,諸侯咸慕,士民引領,如是則未有不王天下者。故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此外王之用也。茍捨內聖之體而欲實作外王之用,吾知其非然也。

 

大學之定義

大學定義者何?以上大學之我見所論,此為萬民上者,應修內聖之體,以達外王之用。或曰:庸庸士庶,何可法乎?吾曰:非然。須知聖人立教之意,本不執定一端而論。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之語,由是可見梗概矣!無論尊卑貴賤,只要至誠不息,明性復初,及其止於至善,何分尊卑貴賤哉!朱註曰:大學者大人之學也。以吾所見非然,正與所論相反。我曰:大學者,正小人之學也。然既稱為大人,已內格無物,性珠圓明,效天之大,盡性之能事,何須又復學也。所謂大學者,正小人之所學,小人者細民也,因雖係細民,性之所具,與聖賢無異。茍能內格心物以覓良知,意之所發,誠必隨之;心之所舉,身必如之。如是雖身係細民,而學功已屆大人之境。嗟乎 !人不自學,猶密藏珍器而不知作何用也。大好明德埋於塵紛之下,極明皓月藏於濃雲深霧之中,人人恪遵學經奉行,始終不怠,雖大人亦非大人,小人亦非小人矣!及其造?,吾性無絲毫之差別。噫!世人不悟,何勝浩嘆!

 

大學之源流

大學源流,人咸曰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此其源流也。吾曰:非然。何知其非然也?我可以說:未有天地,而大學之道已在。大學之道,如經天之日月,行地之河海,織成錦繡乾坤者,大學也;長養萬物之功者,大學也。在未有天地之時,大學之綱領條目、文字畫面雖無,而經體、經用、經旨、經功則有矣,不過至孔聖時,得一貫心法,懷不二性學,將乾坤萬物之大學總括於書面耳。至於源流,相信不自至聖始,乃係天道以啟端也,願修道君子幸熟思焉。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字解】大學者,發揚自性之大也。明即切磋琢磨之功。明德即原性。親民即推自性之能事,化天下同胞,使各復其自性之謂。至善即無極境界。

【節解】大學之道,在人之性天中。既在性天中,又何必復學也?因其人落紅塵,氣稟所拘,物慾所蔽,將充份之性天而陷於萬丈塵氛之內,所以必須用切磋琢磨之功,以期復明性天也。大學者換而言之,即令人學習發揚性天之學也,雖係學天,而實不出己身耳。故先格心物、除私慾,原性復初,自身之內聖功夫則到止境,內聖之功具足即體固矣!復加以親民之用。何曰親民?民者,身中之良民也。良民者何?即性天也。使天下同胞各親其良民,即聖人所謂兼善天下也。然我一人性體靈明,皇天何喜?本乎皇天一視之心。願天下同胞,咸能用上切磋琢磨之功,復回性天之極大光明。由己推人,毫無人相,可以說明明德之功,係內聖也;親民之功,係外王也。內聖外王之功具足,一言而為天下後世法,一行而為天下後世則,在世曰聖賢,出世曰仙佛,至善境界不行而至矣。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

【字解】知止即知己所當止之境。定者羈心猿繫意馬,不能任其馳騁,使其有所歸宿也。靜者清靜無為,念茲在茲,朝斯夕斯也。安者身有所循,心有所歸,性有所安,各得其所,次第不紊也。慮者內功已足,而慮外功之弗成,抱悲天憫人之至慮,慮人不修性,慮世不清寧也。得者盡其性中之能事,廣建聖功,慈以化人,悲以憫世,三千大千視為一體,四億七千萬悉如同胞,由我性天之光明,而推及億兆同胞,各復自性,而我之佛果,不期其得而自得也。

【節解】以上三大綱領,人各能毅然作去,結果達到至極無以復加至善之境界。然初步欲學大學之功,須先心知止於何處?曰止於性天也。心有所歸,而性不問自定矣!性定之後,則此身若有若無,此心如在如不在,此性若非然而不非然也。清靜無為,渾然一理,靜若山嶽,動似河海,而達到真靜之境界,此所謂身有所循,心有所歸,性有所安矣!性既安則內聖之功具足,以下慮與得者,此其外功也,亦可以說是親民之道耳。內聖雖係具足,必以悲天憫人之心常抱,苦口婆心化世,一人性天未明,己之性天猶未明至極?耳。慮者,慮世界眾生不悟,慮社會同胞性天未明,此以眾生為慮,以天下為憂也。亦即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是也。量己性之所知,發己性之所能,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如春風到處靄然拂面,萬物為之芽,人人為之喜色也。如是眾生覺性,而己之外功得矣。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字解】物:即有形質之物。本:即發物之源頭。末:萬殊也。事:親民渡眾之事也。始:即開端。終:即結局。知:即明徹。先:即先天賦性皇。後:即後天生我父母也。道:即無極至境。

【節解】凡世界具體之物必有源頭,例如一株植物,源頭在其極細極微之顆種裏,此其物之本也。此株植物由根發本,自本生枝長葉,終於結億萬極細極微之顆種,此其末也,亦即由末返本耳。如物無本,則末從何來?無末則返本無從,本能生末,末復能返本也。至於人間,凡是一事多半有始無終,美滿之事情,結果陷於苦惱。如復性天之人,以親民之功,為己應份之事,朝斯夕斯,念茲在茲,乾乾不息之真精神而矢志前進,將以造至善之極?為終矣。茍其始勤終怠,莫言親民之事,縱極細極微之事亦萬無一成,我且拿個比喻:蒼天之始終也,試觀之,每年春夏秋冬,寒來暑往分毫不錯,從開天闢地為始,傾天陷地為終,無有一年不是如此,甚至無有一月一日一時不是如此者。大始大終,人何不法歟?果能如天地之始終,凡天事人事無一不成也。知所先後者何解?知者,明徹我形覺之先後也。能明曉性之源頭,身之由來,當然孝道是不可少者。然在一般明哲來論:順親之心,養親之身,大哉孝乎!殊不知盡先天之孝,亦在孝之一端也。何曰先天孝?天下眾生靈性,本是一所生,所以方稱世界之人皆我同胞也。此孝何盡?能將我性天復初,實現親民之功,俾兄弟姐妹攜手還原,共造無極境界,此謂孝先天賦性之,盡孝之大也。所以盡孝於先天,盡孝於後天,兩層大孝,可以說為並重也,果能如是則近道矣!亦曰造至道矣也可。然此節分析理氣象焉,物有本末,象也;事有終始,氣也;知所先後,理也;以理氣象而悟至道,庶乎其不差矣。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

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

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

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字解】明德:道心也,心靖息爭,大同之景象也。治:治理也。齊:齊家先齊心也。修:克己也。正:居中也,不偏不倚,大中至正。誠:無虛也。致:推廣也。格:除也,即格心物、驅身物也。

【節解】此一節乃由用返體也。言古代聖君賢相,將自己明德復初,而後實踐親民之用。欲使天下同胞,咸明其固有之明德,應當由何處入手?必須先將本國士民格其心物、致其良知,然後始能明其明德於天下。欲將國內士民格其心物、致其良知,必須先由家庭作起。諺曰:治國易而齊家難。何也?治國之道,除行仁政外,以法濟其所不足。齊家則不然,需用大化之力,先齊其心,舉家言行範於道德,咸能明其明德,而後家有千口,心只一心也。然欲齊其家,必須先修其身,修身之法無他,初步必須言行相顧,捨己從人,虛心容物,二六時中,如對鬼神。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戰兢自持,恐德不足以化他人,而況肆之乎!但欲作到此步,必須先正其心,心者一身之主,萬相之宗。心之所發,意必隨之;意之所動,身必行之。此心中立不倚,澄然如長天之水,萬里一色,浩然正氣,充塞兩大。欲作此步,非先從誠意上手不可,意何以誠?意者心之發,心發意隨,一體連貫。此意蕩蕩如虛空懸掛,本無?落,忽善忽惡,本無止象,如不加以誠字,則渺渺何??誠者何?即不虛之謂。意發中誠,身行合理,意存至誠,而心則大中至正矣。欲至此步者,必須致其良知,良知即自性也。致者,推廣行遠也。如良知埋沒,心意又安所歸乎!心既無歸,仍無止境,雖欲正而不可得。性者君也,心者臣也,意者民也,身者役也。君心克明,峻德是懷,而心、意、身始能共役,而踐之以道也。君失其位,則飛沙橫流,變吉祥為禍殃矣!而又安能得其道哉。欲致其良知,必須先格心物,將氣秉所拘,物慾所蔽,一切傳染之性咸去,恢復固有本然之性,則以上造詣不行而至矣。此章係由用返體,萬殊總歸一本,氣象終還一理。諺曰:水流千遭歸岱海。此之謂也。總言,聖經賢傳,佛學道典,千言萬語,不外一性,性之所發,理不得而奪之;理之所生,數不得而移之;數之所至,人安得而強之乎!欲移其數何難,遵循大學條目,實地力行,則命由我造,福自天申矣!信然。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字解】如前。

【節解】是以將後天一切氣秉所拘、物慾所蔽,傳染之性悉數格去,則猶撥雲霧而重睹青天矣!如是推廣行遠,致達我良知之所能,以盡其天職而化民也,意雖欲惡不得其伴矣!故曰誠。誠其意,意有所止,雖心發以不正,而意亦弗隨之,心安得不正乎!心居至正,覺心源漸趨性海,性安得不磊落光明哉!故格致誠正,內聖之功也。身既修,見於言行,大德所感,未有不俯首而受化之者。舉家心齊,始曰家齊。國者,一家一家所集合也。我家齊,眾家慕之。推廣行遠,咸向春風,復濟之以法,而國大治矣!國治,諸侯響應、朝野仰望,士民引領,安謂天下不太平乎!故修齊治平,外王之功也。體用分明,則內聖外王備矣!

 

 

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字解】天子:天下元首,替天行道,教養萬民者。庶人:萬民也。壹:無極代稱,數之始也。

【節解】天子元首替天行道,教養萬民,必須由己身作起。欲從己身作起,當先由何處入手?必自格物、致知、誠意、正心,次第不紊,循序而進,內聖之功方足,如是則性天污垢消盡,一身瑩瑩,潔白如玉,以不言化諸國,以立身教萬民,推廣行遠,天下萬民咸知修身為本,民已自治,何用被治乎?故聖君之治民者,非治民身也,治民心也;只治其身,不治其心,則捨本而逐末矣!如能治其心,而身無有不治者;空治其身,而心亦未有不馳者。故聖君非治民也,化民也。欲實現萬民皆得其化,非己身內聖之功具足不可。治民、化民,誠有分析,可不細思歟。所謂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其間泛濫無疆矣!可以說一個團體,為其團體之長即君,被其所使即臣。如一個商號,經理,君也,其下臣也。只要經理一身作則,言行合度,待人如己,未有其下而不盡忠於經理者。此從一個小範圍說起,任何團體皆然,由小推大,方能極言。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也。先由一個小團體之君臣,而推到整個天下之君臣;個個小團體,君明臣忠,則大天下之君臣亦然。此何理也?假如大天下之君臣,不順天之道,執天之行,安能化小團體之君明臣忠哉!故由各個小團體之景象,則自知大矣!此一貫之理,不可移焉,休謂君只言皇上,臣只言官也,一個團體莫非君臣,一個組織莫非君臣,世人休執一也。

 

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字解】本者格致誠正是也。末者修齊治平是也。

【節解】所謂其本亂者,乃格、致、誠、正四步功夫皆未循序作到,而欲實踐修齊治平之舉,誠為難矣!如同灌溉植物,不溉其根而灑枝葉,則愈灑愈枯,人可不自警歟!所以捨本逐末,乃是根本極大錯誤。厚者何?曰性。薄者何?曰情。應厚其所厚,薄其所薄為然,故道德君子未有厚者薄待,薄者厚遇也。

【總論】大學一書,雖曰大人之學。究其根源,乃人人之學也。人人各具天賦靈性,至圓至明,在聖不增,在凡不減;婦人孺子,莫非皆然。人在幼稚,性本至善,曰本然之性。身歲漸長,氣拘物蔽,曰傳染之性。人人各具其性大,惜乎不知覓耳,此所謂大而不知其大,小而反行小矣!孔子言,曾子述,一篇經文,總括意義,無非令人人各覓其大。何為大?曰性。何為小?曰情。如能將我具有之性大,下定決心,用上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功夫,將性大復初,則我一杯之水純潔,傾於大海之中,渾然焉分。然而性大者,非一人獨具,天下萬民悉具也。天下有一人未復其本然性大,則我性何足為大?所以大學之道者,即令人人學其覓性大之道也。欲覓性大,當學何功?須用格致誠正,循序不紊功夫,矢志前進,將人相、我相蕩然掃淨,視人猶己,性係同胞也。我覺性,同胞迷性,我心何忍?故應實踐親民渡眾,捨己從人,化人人為善之責,躋世界為大同之任。人人身有所循、心有所歸、性有所安,則我臻至善矣!何曰至善?能將我一杯之潔水,傾於大海之中,渾然不分,此至善也。假杯水有纖塵之染,則傾海之後,亦顯然有斑矣!至善者,無極真空也。我之性大與無極合並則我一身則非我矣!何也?大而無外,窮極乾坤,萬物即我也,豈視一四肢百骸之軀為我哉!如是則至善無階可升矣。此事縱婦人孺子各皆能之,惟人自棄,何勝浩嘆!故古聖教世,先令世人由格物之功?手,而達於上上之乘。茍一日克己,則即一日聖賢;終身克己,則即終身之聖賢,至善者身儲焉!願天下萬民迴光返照耳。其下,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之語,乃聖人循循善誘,引人入聖之法也。人能知物有本末,返躬自想,一物尚能返本,何況人乎!俗語曰: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植物尚能返本,人可不自警歟!人之本末為何?具性形兩層論:先天賦我之性,本源在何?曰真理也。後天生我之身,本源在何?曰父母也。先後兩層,大本大源,既已明曉,應當復性返本,歸於真理。盡孝抱本,順養父母,果如是如植物之返本,則誠若天地,恒若日月,安有事而不終始乎!由此明瞭先天、後天之分,洞徹本然傳染之性,則近於至善之道矣!聖人深恐天下後世之人,讀是書誠易,行是書則望洋生嘆耳。故先以物與事作入德之徑,曉先後之殊,則不難趨進至善之路,內聖之功具足,則外王如風行迅雷之速。綱領條目,一以貫之,真如矢之不倚耳。

 

康誥曰:克明德。

【字解】康誥:周書。克:能也。明德:本然之性也。

【節解】所謂克明德者,即是盡其明德之能事。明德何能?五常之德具焉。實踐五常,即率性之謂道,所謂發於明德,而終歸於明德也。或問曰:此何理也?我曰:五常係由明德所發,能盡其五常之能事,則明德始為明矣!

 

太甲曰:顧諟天之明命。

【字解】太甲:商書。顧:謂常自在之也。諟:猶此也。

【節解】所謂天之明命者,天以空洞靈明之真理賦於人身,曰性。性運週身曰命。然我命之由來出於性,性之由來出於理,命與至靜空洞之理天息息相通也。我之一身如小天地,一身可能融會三極,天之明,照我之命。故一念善,天必知;一念惡,天必曉。我心如廣播電台,心浪一發,則波波羅羅層層外出,乾坤雖大,頃刻即遍,此我心有所因,而天有所覺也。所以道德君子,目神注視。懼心魔之動,以保全上天命我之明德,而我亦須修性了命也。性何修?命何了?修性之法無他,格致誠正是也;了命之法無他,命富貴,借富貴以濟世;命貧賤,固窮以安命也,此所謂顧諟天之明命之總意矣。(三極者:無極、太極、皇極。)

 

帝典曰:克明峻德。

【字解】帝典:堯典。峻:虞書作俊,大也。

【節解】能復其峻大之德,以盡大德之能事也。

 

皆自明也。

【字解】見前,

【節解】所謂明德者,簡言即自性也。欲復其自性,是由己復。由自性之大,推以群性,復其眾生自性之大也。

 

湯之盤銘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字解】湯:商朝始君也。盤:沐浴之器也。銘:名其器,以自警之辭也。

【節解】凡古之聖君受天明命,承負大任,撥亂拯民者,皆先修其自性之功,以解生民倒懸之苦也。故湯之盤銘,非所以銘器,乃銘心也。銘器以身警,銘心以性警。故身浴易,而心浴難,心浴則浴性近矣。性浴而後,天理昭著,則即身中之小無極耳。所以欲用此功,身浴在於心浴,心浴在於性浴,日日自新,如江海之水,源遠流長,略無間斷也。茍不自浴其心,自浴其性,縱使江海之水以浴我身,於心性有何益哉?

 

康誥曰:作新民。

【字解】如前。

【節解】或曰:民亦有新舊乎?我曰:然。何謂新民?何謂舊民?所謂新民者,原性之民也。所謂舊民者,色身之民也。原性之民復初,運於一身,光潤全體,雖色身曰舊,則儼若原性之新矣!欲復原性之良民,其精良之法,前邊盡載,無容重述矣。

 

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字解】詩經大雅文王篇。邦即國。命即上天之明命。

【節解】德無舊,萬古常新,如蔚藍之青天,千秋不染其色也。復己明德,以化萬民,雖舊邦亦新,污瑕明德,雖新基亦舊。凡世間之事無不皆然,心台純潔,湛若秋水,雖溫故書,其味亦新。心台濃烏,萎靡不振,雖讀新書,其意亦舊,事無新舊,而在心台之潔與烏耳。

 

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

【字解】君子:即成德之君子。極者至善之地也,

【節解】所謂君子無所不用其極者,列分三等:曰理、曰氣、曰象。或問:無極極於何處?吾曰極於無。無者真空,寂然不動,感而遂通,無中妙有也。復問曰:太極極於何點?吾曰:極於太。太者氣天也,如將太下一點,用力推上去,即湛然為天矣!天者一大也,一為數始,萬事萬物之源。故堯傳舜曰:允執厥中。四字心法也。舜傳禹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十六字之心法也。此一伸直,通天徹地,橫貫四方,故伏羲氏仰觀俯察,一畫開天是也。將一作圈,則即無極之代稱,圓通靈明,無在無不在也。但此一,仍係有象。或問曰:一歸何處?吾曰:歸於無,無極本無一,此圈不過用以代之而已。氣乃一太之天,終有傾陷,歷盡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此天仍復歸於無極耳。故曰:太極極於太,此之謂也。或曰:皇極極於何處?吾曰極於皇,皇者何?性主一身,此身法天象地,性主之,豈非一身之皇乎。聖人復其本然之性,率性中五常之德實踐於言行,承道統之淵源,使萬民歸大化,天必降之以大任,作萬世師表也。故至聖乃為皇極之極耳。試將皇字拆開看,白王也。換而言之,即無後天之爵封,瑩瑩一白王耳,故至聖曰素王。然性者亦係潔白如玉一王也,故曰皇矣。然人皆賦有性皇,不過被心物所蔽耳。如格心物,己性復初,昭然宇宙,亦即太極之一大,展一化民,使天下士庶內復性皇,外踐忠孝,各親其親,各長其長,一大之能事畢矣。將一極於真理,歸宿至善,即返本還源耳。人皆聖賢之體,惜乎人弗悟也。是言象之君子,極於象質;言氣之君子,極於氣體;言理之君子,極於虛無,三等君子,即分聖賢愚,各有不同,惟人自造詣焉

 

詩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

【字解】詩經商頌玄鳥篇。邦畿:王者之都也。止:居也。

【節解】所謂千里之邦乃萬民色身之止處也。此係用淺意來論,極其深奧非然。人人各有邦畿,人人各有良民也。古人曾以己身法天象地,性者,身中良民也;身者,性之邦畿也。或問曰:上節將性比皇,此又比民,何其自相矛盾也?吾曰:非然。皇與民,後天之尊卑有別。性者,先天也。先天何有皇、民之別哉!故性曰皇可,亦曰民焉也可。如將我一身之邦畿,用上格致誠正,循序不紊聖功,次第進行,邦畿大治,原性復初矣。性者一身之君,如性攝其權,一身言行則不踰矩也。良民之性,止於一身之邦畿,不過臨時止處耳。一身邦畿大治,推己及人,兼善於天下,則身中良民之性,仍歸於無極矣。

 

詩云:緡蠻黃鳥,止于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字解】詩經小雅緡蠻篇。緡:詩作綿。緡蠻:鳥聲。丘隅:山角樹木密茂之處。

【節解】此孔聖引詩以誥誡天下後世也。言緡蠻之黃鳥,尚知止於丘隅,況於人乎。緡蠻之黃鳥止於丘隅,乃其止也。人生碌碌一世,營名利,結果止於墳墓,即為止乎?吾曰:非然。人須知其所當止之地,當止之地在何?反覆辯論,不外一性。首先復其性,則身中無極現焉。繼之用太極一大之功兼善天下,復將一大還於無極,咸令乾坤蒼黎明己性天,止於無極之處也。性知所止,則色身歿後,性珠圓明,萬古常昭。如孔聖一言而為天下後世法,一行而為天下後世則,不皆同人乎!有何聖凡之別?惟在知止不知止耳。

 

詩云: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

【字解】詩經大雅文王篇。穆穆:深遠悠久之意。於緝之於:音烏,嘆美辭。緝:繼續也。熙:光明也。

【節解】大哉!文王之詩篇也。文王受天大任,為紅陽繼承道脈之大聖。性天磊落,放大光明,推廣行遠,親民化眾,故岐地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湛然蒼天之蔚藍,明似秋水之無物。蓋文王治國,有何奇方歟?吾曰:無。人人固有之方耳,不外率性中之五常以見於外也。故為人君者止於仁,仁何解?仁居東方,其性秉溫,此先天好生之大德也。為人君應予效矣!謙恭忍讓以化眾,立德立言以教民,則仁猶未至極也。此何謂?先天生民曰大德,先天罰民亦曰大德,為人君者先復己性,放大光明,萬民咸慕,各皆自覺其性,雖立法而無犯,縱有越法者,施之以法,正施之以德也。如是,則與天地合為一焉。為人臣止於敬,敬者無不敬也。如曾子所謂:十目十手,臨淵履薄,戰兢自持,慎其所獨。先敬己心,繼敬己性,心性各得我之所敬,則我身之表外亦即無不敬矣。夫無不敬,則念茲在茲,朝斯夕斯,懼心物於動也。盡臣之敬,克君心非,引君以道而後已焉。為人子止於孝,人只知為後天父母之子,而不知亦為先天皇之子也。色身之源,父母生也;靈性之源,皇賦也。順親心、養親身,此所以盡孝於後天父母也。凡是一人皆係先天同胞,用以新民渡眾之功,化人人各復己性,挽狂瀾之既倒,躋世界於康樂,此盡孝於先天皇也。為人父止於慈,慈者,嚴慈也。教子以道,導子以德,真慈也。任其侈、任其奢者,婦人之慈也。故天威而不怒,而受威者知懼;施德於萬民而不居德,而受德者知德;此天地之嚴慈也。父母者天地也,生之、養之、教之、導之,啟發子之自動之性,鼓震子之自立之心而後已焉。信者:不欺之謂。試將信字拆開看,乃人言也。人與我言,我與人言,其間即含真信。夫信之普如土,莫非皆是,莫非皆用也。如土中生物,種甚得甚,毫不欺人。夫人失信,先自欺而後欺人,未有先欺人而後自欺也。信者,天之中、地之樞、身之主,通四端,兼萬善,信之偉用大矣哉!願天下眾生,突破塵緣,醒悟迷津,速登覺路,覓真信以返源,是吾所厚望焉。

 

詩云: 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如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慄也;赫兮喧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

【字解】詩經衛風淇澳篇。澳:於六反。菉:詩作綠。猗:韻音阿。僩:下版反。喧:詩作咺,詩作諼並況晚反。恂:鄭比讀作峻。淇:水名。澳:隈也。猗猗:美盛貌,興也。斐:文貌。切:以刀鋸。琢:以椎鑿,皆裁物使成形質。磋以鑢鐋,磨以沙石,皆治物使其滑澤也。治骨角者,既切而復磋之;治玉石者,既琢而復磨之,皆言其治之有緒,而益致其精也。瑟:嚴密之貌。僩:武毅之貌。赫喧者:盛大之貌。諠:忘也。道:言也。學謂講習討論之事。自修者省察克治之功。恂慄:戰懼也。威:可畏也。儀:可象也。

【節解】詩衛風淇澳篇上言:瞻彼淇水之隈,形容綠竹美盛之姿態。此何意?竹者:空虛也。人亦然,虛能容物,謙則受益,道德學問皆係有漸而入者。諺曰:泰山不卻拳石,故能成其高大;江海不擇細流,故能成其淵深。此謂虛中不虛,虛中伏實也。竹有虛心,兼有高志,是以竹可焚,節不可燬,此言虛心始能容物,定心所以立志也。然後用切磋琢磨之功,循進格致誠正之道,則自知嚴密敬慎矣。何曰嚴密?人身具性亦具魔,性弱而魔強,故君子懼內魔之生,怯外障之鼓動,所以嚴密保持性之圓明,武毅以震內外魔障,戰兢自持也。如一時不敬、一時不慎,有一線之可乘,則魔由隙而入矣,良可懼哉!嚴密敬慎以持內也,武毅剛正以震外也。秉天地之至公,養乾坤之浩氣,威而不怒,而受威者咸懼其威;德行溢外,雨露均沾,而被惠者咸感其惠,故德威兼備之磊落君子,萬民奉若父母,威若鬼神,焉有遺忘之理。是以如切如磋之功,道學也。何謂道學?先修至德以凝至道之學也。如嚴密、敬慎、武毅、剛正,持震內外,內魔已格,外障弗至,良知呈獻,天真畢露矣。意發必誠,心動守正,至德已修,至道漸凝,則漸造極矣。故欲修至德,必須依照格致誠正,次第自修,大學 - 26 - 以期性天光澤也。如至德全、至道凝,則人與天一體耳。不怒而民威於鈇鉞,民奉之若神明,事之如父母,而我教化遂普,萬民各親其親,各長其長,各復自性,性天空洞,放大光明,此所謂復己性,始能覺群性也。雖是衛人讚美武公,但我所註,恐武公不及,乃至聖之行也。人人奉此,聖由凡作。諺曰:聖人皆是凡人作,安有聖人作聖人。信然。

 

詩云:於戲!前王不忘。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此以沒世不忘也。

【字解】詩經周頌烈文篇。於戲:音嗚呼,嘆辭。樂:音洛。前王謂文武也。利者士農工商所求應份之利也。

【節解】文王至德,武王大德;文王承道,武王行道。故孔聖云: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先王承天之明命,負大任於兩間,繼天立極,以化萬世。然雖有先王之純德,必有後王之繼德,始能德昭萬古而不歿焉。故奉親奉心、繼親繼志。先王所賢,我亦其賢,我所賢,正先王之志也;先王所親,我亦其親,我所親,正親先王之德也。繼先王至德,普化萬民,人人咸知復性,人人咸知自正,人即各知自修,則萬民樂先王之所樂,憂先王之所憂,憂樂皆受之於先王也。先王教之利,而我自教自利,自教自利者,正所受先王之教利也。先王雖歿,而其大道大德可以與天地同齊,日月同明,萬古常昭。然先王之至德曰理,雖天地日月傾陷,而先王之德仍在,蓋天地日月亦弗及先王之至德歟。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無情者不得盡其辭,大畏民志;此謂知本。

【字解】猶人:不異於人也。情:實也。

【節解】聖人之大化,由此可見一斑矣。以無為化世,不言教民,大化普及,萬民自治焉。在未普及大化前,縱有爭訟者,聖人明德昭著,如日月經天,照臨萬物,無微不至、無微不察,如天地之賞罰善惡,絲毫不爽。無情實者,安能盡其辭乎!是非判清,曲直分明,使爭訟者咸知聖人之威,感戴聖人之德,雖始為爭訟,終歸於無訟也。故施教於魯國,三月遂大治焉。安用善於折訟而治民乎!此乃聖人親民之初功也。

 

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以下至(此謂知不致,不可以誠其意)乃呂祖補述格致二章。

 

所謂致其知在格其物者,心有所貪慾而性辟焉,心有所嗔忿而性塞焉,心有所癡奢而性蕩焉,心有所愛妄而性遷焉。

【字解】貪、嗔、癡、愛,四心物也。慾:近私也。忿:近恨也。奢:過度也。妄:非份之思也。辟:偏倚也。塞:滯結也。蕩:流動也。遷:更移也。

【節解】是以欲將良知良能推廣行遠,必須格心物也。心之源出自性,心乃性之靈苗也。心物之障,亦即性物之障矣!心物變化,瞬息萬千,總結不外貪嗔癡愛耳。貪中主慾,慾本私情,以後天私情,遂昧先天公理矣!至性安能不受其牽扯而偏辟於一隅也。嗔中生忿,忿極生恨也。須知世間之事,不如人願者,十有八九,遇逆境而不容忍,則怨天尤人之心起矣!此心一起,一恨天之不平,二恨人心不公也,則自性安能不受其牽扯而閉塞乎!癡者,相因生奢,癡心於功名,癡心於富貴,癡心者高望也。癡想不能如願則生苦惱,由是遂驕己傲人,縱心猿意馬放蕩無蹤,莫能遏已。如是則自性安能不受其牽扯而流蕩乎!妄靡不生於愛焉。此愛非仁人博愛之愛,乃血心愛聲色貨利之愛也。然愛者妄也,命中無應份之聲色,運中無意中之貨財,空愛而無實享則妄念熾矣!如是則自性安能不受其牽扯而遷移哉!故貪、嗔、癡、愛,相因而生;慾、忿、蕩、遷,隨波而至。是以欲將良知良能復初,推廣行遠,非徹底將此心之四物剷除不可。

 

是以欲格其心物者,必戒貪慾,則扶性辟為正矣。息嗔忿,則闢性塞為揚矣。消癡奢,則收性蕩為定矣。剷愛妄,則挽性遷為止矣。

【字解】戒者除也。扶者匡也。正:大中也。息:容忍也。闢:揭也。揚:放大也。消者滅也。收者回也。定:近靜也。剷:斬斷也。挽:旋扭也。止者有定處也。

【節解】此節緊承上意而言。心物所生,貪慾、嗔忿、癡奢、愛妄則性受其牽扯。故相因而生,性辟塞蕩遷焉。本然之性,遂受傳染之性所蔽矣!故欲致其良知,覺性之初當何如也?其良方下備載焉。性本大中至正,落於後天,遂受貪慾牽扯而偏辟焉。覺貪慾之非,有傷性正,戒貪除慾,則匡扶偏辟,復性本旨之正矣。性本能大能小,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落於後天,遂受嗔忿牽扯而閉塞焉。覺嗔忿之非,有傷性揚,息嗔忍忿,則闢破閉塞,復性本旨之揚矣。性本寧靜者也,落於後天,遂受癡奢牽扯而流蕩焉,覺癡奢之非,有傷性定,消癡去奢,則收復流蕩,復性本旨之定矣。性本知其所止,落於後天,遂受愛妄牽扯而遷移焉。覺愛妄之非,有傷性止,剷愛斬妄,則挽轉遷移,復性本旨之止矣。性正則不失其中和位育,性揚則不失其推廣行遠,性定則不失其幽靜穩固,性止則不失其登?造極,如是則性中全體大用完備矣。

 

是故君子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

【字解】慎:小心翼翼也。隱微:欲動未動之處也。遏:止也。動機:心浪之微波也。

【節解】三期時代,浩劫彌漫,究其劫源,乃起於心物之隱微耳。如貪慾、嗔忿、癡奢、愛妄皆由心物之不慎於隱微,遂相因而生焉。故心為大同之先導,心為浩劫之動機,心為萬事之源樞,心為鬼神之趨徑也。不慎於心物之隱微,則意惡流浪,遂相因而動機焉。聖人無他技,其心休休焉!無非慎隱微、遏動機也。然心意可敬亦可畏。可敬者,希聖希賢心也。可畏者,作奸作惡亦心也。噫!故欲致其良知,慎心物、遏意惡,乃為當前之急務矣。如格物功夫不能作到盡善而欲致其良知者,猶之築屋,基礎未堅,而欲上營其華,則恐危矣!捨格物而欲邁上七條,猶溉樹不潤其本而灑其末,為求其榮,則反枯矣!是故格物者,乃聖功之要領,願有志於道者,幸照吾言。躬行實踐,則心物可格,性體圓明,而至道凝矣。

 

故心物自蔽,身物自染。格心物者,復性初也;驅身物者,覺心源也。性心身者,一貫也。三者之不可離,猶植根本之不可分矣!性心居內曰自覺焉,身行著外曰覺人焉。故內聖外王之功,豈可缺一哉!

【字解】蔽:遮蔽也。染:薰陶也。初:本來面目也。驅:逐也,亦作除解。覺者明也。源者源遠流長,孳孳不息,而不染塵也。植:樹木類也。

【節解】性源者,理也。本性皓亮,落於後天,遂被氣象拘蔽,而心物遂起,心物遂起,猶雲霧之蔽青天矣。何謂心物?前章註之詳矣!無容重述。何謂身物?因其心物未慎於隱蔽,貪嗔癡愛遂滋蔓焉,行於身,發於外是也。故慎心物於隱微者,自性本來面目也;驅身物於昭著者,清心台之源流也。故自性在天曰理,賦人曰性;性主體骸曰心;心發而昭著曰身。名雖三,其實一貫也。理者根也,性者本也,心者幹也,身者枝也。根衰則葉萎,性明則身正;性、心、身三者之不可離,猶植物根本幹枝之不可分矣!故溉植須潤根,修身先覺性,性復其初,心有所依,則曰自覺焉。復加兼善之功,化萬民各復自性,曰覺人焉。故內聖外王之道,乃缺一不可也。至於心物、身物幾希之分,下文備載焉。

 

心物滋蔓,莫不自蔽己性焉。故聖人慎心物於隱微之間者,心物未動也。雖未動而持之一慎,則心物終無矣!心物終無,則至性常皓,至性常皓則即復性初也。

【字解】滋者生也。蔓者延也。持者守也。皓者亮也。

【節解】心物者貪慾、嗔忿、癡奢、愛妄是也。心之四物已生,則蔓延繁殖莫能遏已,遂將皓亮之至性蒙蔽耳。故聖人所謹慎者,隱蔽之處也,隱蔽之處者,心中四物猶未動矣。雖未動而不宜忽略焉!更須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兢兢持慎,以匡不逮,慎隱微更甚於昭著也。如是心物何由而生,心物不生,則終無滋蔓之時矣。性空心逸,如撥濃厚之雲霧而重睹蔚藍之青天,至性本體磊落光明乃常而不變,此至性之本來面目也。

 

身物昭著,莫不自染己心焉。故賢人驅身物於昭著者,以其心物未慎於隱微也。心物弗慎於未動之間,貪嗔癡愛遂熾焉,而現於言行矣!此謂之身物昭著者也。故驅身物者,即曰覺心源也。心者易動,深恐始勤終懈,是病焉,則身物復昭著矣。如能始終覺心則亦漸趨於覺性矣!及其成功一也。

【字解】昭著者顯明也。熾者猶火之燃物,始微而勢大也。趨者入也。餘見前。

【節解】身物者,心中四物已經動而顯明行於身矣。心物生於心、顯於身,則薰陶漸染,而心源遂被湮沒矣。故賢人只知有人心而不知有道心,只知驅身物於昭著而不知慎心物於隱微也。此何故?造詣不同也。身物昭著者,其弊在未慎心物於隱微未動之間耳。因其心物未動之時不加謹慎,則貪嗔癡愛遂如火燃物,其勢由微及顯矣!而現於言行也。身者,心之役;心物滋蔓,發於身,身安敢不惟命是從乎。賢人造詣雖不及聖,然能覺察身物之非,徹底驅逐,則即賢人覺心源也。心者流動遷搖,心何流動遷搖?以其不知所歸耳。心藏何處?曰:至性也。賢人未復己性而心安所歸乎?此心流動遷搖之由也。深恐驅身物、覺心源之事不能始終如一,仍被流動之心而移其志,則身物如故矣。如誠、恆、堅三字抱定,此心如矢,此意似刃,驅身物於荒夷,則亦能漸由覺心而邁上覺性之徑矣!由賢入聖,及其登?造極,一也。

 

此謂物不格,不可以致其知

【字解】見前。

【節解】是以心物不格、身物不驅,何能致其良知乎!

 

所謂誠其意,在致其知者,故心物未發謂中和,良知性也;心物既發謂動機,紛乘意也。是以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以復其良知而臻於至理矣。

【字解】紛乘:繞冗也。臻:至也。餘見前。

【節解】物格而後致知,良然。內聖之功,格致本也,誠正末也。故慎心物於欲動未動之間,以復其良知,以求至乎其極也。格致二部,已將內聖道盡無遺。內聖功足,則誠意不行而至者矣!猶植本直而末自立焉,故心者性意之中也。心之上則性,心之下則意矣。心物未發,即大中良知焉;心物既發,即意惡動機焉,是以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者,則性復矣。性本至大者,與理係一體也。良知良能,致廣推遠,以造無極而後已焉。

 

故格其心物,以致其良知者,內聖功也。聖足而後,則意不誠而誠矣,心不正而正矣。雖序有四,實則二焉。以其心意儲諸一身,故亦列內聖之功矣。

【字解】儲者藏也。

【節解】故格致之功,內聖之大本也。格心物以致其良知,致其良知,以極其至理也。心意者,性役也。性復而後,則誠正不行而至矣。故聖功序有四焉,曰:格、致、誠、正是也,其實即格致耳。聖人以其心意儲諸一身,故亦列內聖之功哉!故格致本也,誠正末也,本立而心意自誠正矣。

 

此謂知不致,不可以誠其意。(呂祖補述至此)

【字解】見前。

【節解】故良知得復,以求至乎其極而臻於理,則意不誠而誠矣。

 

閒嘗竊取程子之意,以補之曰:所謂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蓋人心之靈,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於理有未窮,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教,必使學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窮之,以求至乎其極。至於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眾物之表裹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此謂知之至也。(此段乃程子補述)

【節解】朱子名熹,有名先儒者也。格物是章,其言格物者,非萬事萬物之格也。朱子深得孔門之奧,以其未受心法之傳,故未造乎其極也。其言:格事物者,象也。身中機構,人莫測焉,身中小天地,窮其源理,則大天地瞭若指掌矣。故格事物之物者,不宜向身外覓焉,以其身外無道也。誠哉!賢人之覺心源而驅身物於昭著者矣。

  

《 接 續 下 一 頁 》  

  

友善列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