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一貫探原 : youto 一貫道 數位典藏 

 
敬 天 地 , 禮 神 明 , 愛 國 忠 事 , 敦 品 崇 禮 ,孝 父 母 , 重 師 道 , 信 朋 友 , 和 鄉 鄰 ,改 惡 向 善 , 講 明 五 倫 八 德 ,闡 發 五 教 聖 人 之 奧 旨 ,恪 遵 四 維 綱 常 之 古 禮 ,洗 心 滌 慮 , 借 假 修 真 , 恢 復 本 性 之 自 然 ,啟 發 良 知 良 能 之 至 善 , 己 立 立 人 , 己 達 達 人 ,挽 世 界 為 清 平 , 化 人 心 為 良 善 , 冀 世 界 為 大 同 。

1_一貫探原


一貫探原

  

  氣天、象天、雖分九重:而造曆之法,實本於三。

 

蓋宗動天為乾,而恆星天為乾之中,土星天為乾之下,此三重合而為天行健。

 

蓋宗動天之行度不可見,而以恆星天,每日繞地一周所過者為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繞地一周,復還於初起之度,為一歲之周。

 

  向下木星天為離之初,火星天為離之中,日輪天為離之成。木火一家,合而成離,中含一陰,故次健於天。一日不及恆星天一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不及恆星天一周,而復起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此氣盈之所自出也。

 

  向下金星天,為坎之始,水星天為坎之中,月輪天為坎之成。坎卦一陽陷於二陰之中,故行遲。每日不及恆星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不及日輪天十二度,十九分度之七。歷二十七日半,而與恆星天,復會於初起之度。二十九日半與日輪天復會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月。此朔虛之所自出也。

 

  合一「氣盈」與「朔虛」,而閨餘生焉。故乾為純陽,動中動,而行健。離為動中靜,而次健。

 

  坎為靜中動,而行遲。

 

  坤為靜中靜,而以不動為正矣。

 

宗動天雖一氣渾圓,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屈伸往來,默運四時,終始萬類。

 

然上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雖虛空寥廓,渺無際涯:氣之所至,以數推之,不差累黍:此七政之所以分,八卦之所以判,閨餘之所由起也。

 

黃帝之時,神龜出洛;風后則之,以演奇儀:大禹則之,而演洪範;文王則之,而翻卦象。

 

  或得其數,或得其象,踵事增華,而後天之大用彰矣!

 

  天現洛書,即現宗動天之大用也。

 

易曰:「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即言洛書之數也。

 

  嗟!自孔子逝,而微言絕,其文雖存,而解者鮮矣!

 

  愚生也晚,不得親見風后、大禹、文王、孔子,而師事之,幸餘編之尚存,反復玩味,久而不舍,似有神明啟迪於無言之表者:謹將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入用之處,筆之於圖,公諸同好,借以就正於有道者。【三五圖省略】

 

  神龜出洛,謂之洛書。其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數居中,以應八方:縱橫皆十五數。縱橫之數,始於八者,八節之謂也。推而至於二十四者,二十四氣之謂也。

 

  每氣十五日,五日六十時:三五一氣,一百八十時,三元一周,而復氣始交,此正參伍以變也。

 

  而曰:「參伍」者;宗動天,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升降一周。

 

  自一至九,陽氣上升,此太極之陽儀也,而春夏之元亨寓焉.。

 

  自九至一,陰氣下降,此太極之陰儀也,而秋冬之利貞寓焉。

 

  天統四德,即統四象也。四象非他,即春夏秋冬之謂也。春有立春、春分,秋有立秋、秋分;夏有立夏、夏至,冬有立冬、冬至,而八節分矣。此四象之所以生八卦也。

 

  自八節而推至於二十四氣,而參伍以變之實知者,已瞭然於心目矣。

 

「三五」而曰「參伍」者,氣非形質之比,雖有節次,實無間斷,分而未嘗不合。參者、混合無間之謂也。錯者、陽順陰逆,各行其道,流行不息。對待而觀,總不離縱橫十五之數。

 

  錯者分也,綜者合也。太極之氣,浮沉升降,默運四時;高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此象天七政之所以錯綜也。九宮迭運,陽順陰逆,此氣天九宮之所以錯綜也。

 

七政天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之變:三五而盈,而生震、兌、乾,此西南得朋之象:三五而虧,而巽、艮、坤,此東北喪朋之象也。而畫卦之本有自來矣。

 

  太極氣天,九宮迭運,年月日時,各有攸司,而序疇之法有其源矣。

 

  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自八推至二十四,自二十四推至七十二,七十二推至四干三百二十,縱橫十五,自然而然,絲毫不紊,此太極氣天之至妙者也!

 

達而至用,上推往古,下推來今,廢興存亡,吉凶悔咎,捷若影響,此又九宮之神乎其神者也!故,

 

風后得之而演奇,大禹得之而序疇,文王得之而演易,孔子得之而繫辭,古之聖帝明王,分田制祿,則以之為井田法;建邦設都,則以之為明堂位。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戰則以之為奇正變化,孤虛生死,向背趨避之用。

 

  此數乃後天之用,神化之易也。其縱橫錯綜,極之於四干三百二十,及七十二侯,每侯 六甲 ,六十時之積也。

 

  今此一盤,乃七百二十,縱橫十五之數,乃每候自甲子至癸酉,十時之積也。其下尚有五盤,因萍蹤百忙,未暇全及:好此者,即此而推,其後五盤,觸類引伸,自見其全。

 

  此書原為探一貫之源頭而作,象數之學,非吾人之急務,亦非吾人之正務,此處微露端倪,足見古聖之學,體用兼該耳。

 

一貫者何?

 

  宗動天一氣流行,默運四時,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氣旺則壯,氣衰則老,氣絕則死。有形之天地尚然,況人與物乎?

 

  此氣升降浮沉於太虛之中,雖視不見,聽不聞,而實體物不遺;體物不遺,則無物不貫也。

 

  蓋宗動之氣,化機流行,徹上徹下,天淵兩在;積厚有色,謂之「碧落」;未厚無形,謂之「虛空」;「虛空」、「碧落」,無在非氣,即無在非天也。

 

  如春氣至則向溫,夏氣至則向熱;秋之涼,冬之寒其義一也。

 

如春氣至,不曰春氣,而曰春天者;天即氣,氣即天也。此氣雖萬有不齊,實無時不運虛空,亦無時不在人物。關中、張子曰:「知太虛即氣,則無無」此賢人之造詣也。只知虛空即氣,虛空非空;而不知主宰虛空之氣者,猶有「理」在也。

 

理者不動天也,氣者宗動天也;理靜為經,氣動為緯;

 

經者、靜而不動,常而不變,故曰五常;緯者、流行不息,變而有常,故曰五行。

 

  此兩者,同塞宇宙,同貫萬物;同在無臭無聲之表,盡入不睹不聞之中;而有可道、可名,不可道、不可名之分:

 

  可道、可名者,宗動之氣,流行不息,有跡可尋也。

 

  不可道、不可名者,不動之理,靜而能應,神妙莫測也。

 

  不動之理,即河圖之所從出,此不易之易,理學也。

 

  宗動之氣,即洛書之所從出,此變易之易,數學也。

 

  七政天之日月,交易之易也。乃卦象之所從出,象學也。

 

   理學、數學、象學,即上中下,三乘之分。

 

不動之理,至妙至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入水不溺,入火不焚,穿金透石而無礙。

 

「理」,即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當二五之精,妙和之際,無極之真,即與之妙合而凝。二五之精,生有形之身;無極之真,作神妙無形之性。

 

   此「性」乃人生而靜之性,性善之性,恆性之性;亦即中庸所謂「天賦之命,本然之性」。虞廷所謂「惟微之道心」。西竺所謂「涅槃之妙心」,太上所謂「谷神不死,真常之性」。

 

   古人所謂「三教歸一,萬法歸一」者,

 

   蓋謂至靜不動天,神妙不測之理;包羅天地,養育群生。雖無聲而無臭,實無在而無不在。此理無所不理,萬物統體一理,物物各具一理,故天有天理,地有地理,物有物理,人有性理;三教皆人也,即皆有性也,性即理也。

 

  此至靜不動之理,猶大海之水也;物物各具一理,猶魚腹之水,息息與大海相通。

 

  所不同者:水有形而理無形,水無知而理有知;水有在亦有所不在,理則無所不在也。水有時而盡,理則無時或盡;水盡之後,而理復能生水也。

 

  古人多以水喻道者,兩大內外,能通者有三,而水居其末。蓋水能通在地有質之類,而不能通河漢星斗,欲通河漢星斗,必須化氣。

 

宗動之氣,上通斗牛,下通大地,中通人物,而不能通元氣之表,無極天、大羅天、天外天、生天生地之天,欲通天外天,必須化神。

 

  試問:四大部洲之人,人誰無性?有性即有理,物物各具之理,未有不通萬物統體之理者

 

  然通而不知其通,不得大通終通者:氣稟之拘,物欲之蔽也。迷真逐妄,流浪生死,不得明善復初,盡人合天,還歸聖域者,此其故也。

 

  三代而上,主傳斯道者,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也。

 

  三代而下,主傳斯道者,三教聖人也。

 

  故「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一十六字之傳,出自唐、虞,故世躋仁壽,治臻上理,此中天大同之盛也。

 

「維皇上帝,降衷於下民,若有恆性」出自湯誥。

 

「克明峻德」,出自《堯典》。大學之明德,中庸之率其本於此乎?                                                 文王演卦,周公明爻,孔子作傳:朱泗心法,祖述憲章,上律天時,下襲水土,良不虛也!

 

  繫辭傳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又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範圍天地之神,即至靜不動天,無極之理。理者神之體,神者理之用。神理者何?聖域之一貫也。聖域者何?至靜不動,無極理天也。孔子有見於此,故造詣至此:造詣至此,故與此天同體、同壽,永劫常存。此登峰造極,至極無以復加之地,故聖稱至聖,理稱至理,道稱至道,善稱至善,人稱至人,神號至神。

 

  如學不至此,見不及此,行不到此,得少輒足者,皆非到家之學也。何至之有?

 

佛曰:「一合理相」,老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釋、玄二聖,皆深造聖域,優入聖域者也:故稱「天人師表」。

 

蓋至靜不動天而下,為「宗動天」也。此天之氣,雖彌綸兩間,

 

而陰陽迭勝,五行錯雜,動而難靜,駁而難純;人自降生之時,呱地一聲,此氣由口鼻而入,此後天之性命也。故命曰:「氣數之命」,性曰:「氣質之性」,心曰:「人心」,神曰:「識神」,作七情之領袖,而後起之慾,有其根矣。

 

  若不明乎理,囿於氣中,卻慾調息,終身不怠,可成此天之果。

 

  縱能飛雲走霧,感而遂通。宗動天流行之氣,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終歸窮盡;此天既盡,成此天之果者,能不隨之而盡乎?

 

  釋曰:「饒經八萬劫,終須落空亡,仰箭射虛空,力盡終歸墮。」

 

  蓋謂修此天之果者而發也。

 

  此天之下,七政象天,取坎填離之法,本於象。取坎中之陽,填離中之陰,補離成乾,日月會合,結而成丹。木火一家,離日為性:金水一家,坎月為命;坎離顛倒,簇五合三,會三為一,性命雙修,亦大近理。

 

  所可疑者,中庸曰:「天命之謂性」,賦畀謂命,稟受謂性,賦畀、稟受,一理而已,原非有二也。故曰:「率性之謂道」。宋儒釋之曰:「性即理也,理即五常。」

 

  五常即至靜不動,常而不變之理天也。

 

  修理天之果者,則以性為理。修氣天之果者,則以性為氣。

 

  修象天之果者,則以性為離,為日、為汞、為龍、為鼎、為奼女。

 

以命為坎,為月、為鉛、為虎、為爐、為嬰兒。

 

  千名萬號,不勝枚舉,此等功夫;實不同於中庸,而大異乎中庸:中庸之道,孔子之道也,而可與之異乎?

 

  愚初立志學道之時,亦自象天入手,用至水升火降,法輪常轉而後,曾有詩曰:

 

「坐到忘時萬有空,冥冥杳杳一真宗,太虛廓落難尋找, 彷彿冰壺水月中。」

 

又曰:「水月冰壺亦消融,靈明體合太虛空,色空始見空空色,認得無皇萬象宗。」

 

  到此境界,無極、太極,理天、氣天,了然心目,始知三教聖人,皆以理天為最上一乘之天。回視氣天、象天,盡成糟柏。

 

  但願同志諸友,在象者莫囿於象,至氣者莫囿於氣,挽起眉毛,洞觀無疑,必到無極理天,與三教聖人,齊肩同壽而後已。

 

  一貫者,至靜不動天,以理貫萬物,乃河圖之所從出;為人生本然之性,道心、元神之源。欲回此天,必遵孔門之四勿,無佛門之四相,習玄門之清靜,功行圓滿,杆頭進步,一靜即超三界外,不勞彈指了修行。

 

  宗動天,以氣貫萬物,乃洛書之所從出,為氣數之命,氣質之性,人心、識神之源。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此賢關一貫之源也。

 

  七政象也,日月盈虧,為畫卦之源。如以日月盈虧生卦而論,則西南得朋,自震而兌,自兌而乾,此陽進之卦也:

 

  東北喪朋,自巽而艮,自艮而坤,此陰退之卦也。

 

  卦者挂也,日月懸掛虛空,而生卦也。

 

  爻者交也,日月相交,而生爻也。

 

  八卦只見六卦,六爻即是八爻者:乾爻用九,坤爻用六,九六非他也;九為後天之離,六為先天之坎,坎離者乾坤二用。六卦加坎離,而成八,六爻加九六,而亦成八。六卦非坎離不生,六爻非九六不變也。此天盤之八卦也,加以地之八方,以八乘八,而六十四卦完矣。

 

  八卦以陰陽二氣貫,二氣乃一氣之屈伸,仍是一貫也。

 

  河出圖者,現不動天,無極真理之一貫也,而本然之性,有其源矣。

 

  洛出書者,現宗動天,太極元氣之一貫也,而氣質之性,有其源矣。

 

  伏義畫卦,現七政天,懸象著明,自氣入象之一貫,此得之仰觀者也。

 

  又有自俯察而得者,中華大局:

 

  南方多暖,純陽之卦居之,故乾南:北方多寒,純陰之卦居之,故坤北:

 

  日生於東也,而離居之:月生於西也,而坎居之:

 

  西北多山也,而艮居之:東南多水也,而兌居之:

 

  寅為青龍之位,而震居之:申為白虎之鄉,而巽居之。

 

  震為雷,巽為風:雷從龍,而風從虎也。

 

    此南瞻部洲,一洲之易也,而三洲不與焉。盈天地間,無在非象,萍蹤筆墨,一時難罄,聊舉一二,以發理、氣、象之來源焉耳。

 

一元十二會,六會開物,六會閉物。自子會開天,為自無入有之漸。天、地、人、物之性,子會入理,丑會入氣,寅會入象,歷卯、辰、巳,六會而萬象全矣。

 

  午會傳道,為自有還無之漸;故由象悟氣,自氣還理,此盡人合天,賢關、聖域,造詣之次第也。

 

  人之恆性,皆自無極理天而來。自理入氣,則拘於氣稟;自氣入象,則蔽於物慾。而來路迷矣!而自性昧矣!開天收天,

 

維皇上帝之事也,

 

上帝不言,借人而言,此堯、舜、禹、湯、文王、周公、孔子,三教聖人,繼天立極,代天宣化之所自來也。

 

  蓋掌道之聖,天覺人也;代天宣化,人覺人也。天覺之人,謂之先覺;人覺之人,謂之後覺。

 

  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人人本有,然「迷」而不知其有;

 

「覺」則有而各知其有矣!

 

  歷代諸聖,教人之法,不過使之覺其固有之性,明善復初,返本還原而已。

 

  明善復初者,盡人也。返本還原者,合天也。

 

  盡人者、由象悟氣,由氣悟理也。合天者、人人各具之理,還於萬物統體之理也。

 

  萬物統體之理者何?至靜不動天也。

 

 

 

 

 

天、地、人、物之性,降下無極理天者,為自無入有。開物之世,歷代諸聖,奉

 

上帝之命,降下塵寰,各立宗旨,教化愚蒙,如

 

  孔子以克己復禮立教,

 

  老子以歸根復命立教,

 

  釋迦以離一切相,一合理相立教。

 

  老曰:「大道無形」,

 

  孔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

 

  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三教究竟,皆教人,由象返氣,自氣還理也。

 

  然非久居無極理天之人,不能知無極理天之道;非奉無極理天之命,不敢傳復還無極理天之法,不敢評無極理天之品。故儒至理天而成聖,釋至理天而成佛,

 

  道至理天而成仙。

 

  三教歸一者,歸於理也。縱使各據枝葉,不肯歸一,天定勝人,終歸於一也。

 

  一散萬殊,自無入有,由理入氣,由氣入象,六會開物之世也。

 

  萬殊歸一,自有還無,由象入氣,由氣還理,六會閉物之世也。

 

  此一之無所不貫,而原出自無極理天。

 

  「無極」之號,出自道經。孔孟之書,未嘗多見;至宋濂溪周子,著太極圖說,始曰:「無極而太極」。

 

  又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終曰:「主靜立人極」。

 

  《樂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

 

【無極】圖:仁義禮智 省略

 

至理渾圓太極先  徹終徹始徹中邊  大包覆載無形外  細入鳶魚有象前

 

二五合時周性命  一三判處貫人天  羲皇晝後真宗顯  聖聖淵源賴此傳

 

【太極】圖:元亨利貞 省略

 

聖聖淵源賴此傳  彌綸一氣即真詮  隨機赴感方方現  附物昭靈在在圓

 

蓍策非神神自有  卦爻是象象終捐  同流萬類微之顯  體具先天用後天

 

  故大學以定靜入手,佛、老以清靜為宗。

 

  無極者何?理而已矣。後之學者,大都以太極為理,以無極為無關緊要之道。

 

  豈知太極之圖,黑白已分,陰陽已判,陽升陰降,流行不息,循環往來。

 

  陽氣上升,自復至始,元亨出焉,謂之陽儀:

 

  陰氣下降,自姤至復,利貞出焉,謂之陰儀。

 

  升降往來,寒暑代謝,太極非氣而何?

 

  此氣下貫大地,上運星斗,一日繞地一周,每日過一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復還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歷三百六十歲,謂之一運:歷三百六十運,謂之一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而此氣一終。

  

繼 續 往 下 閱 讀 . . . . . . . .

  

友善列印頁